四川阿壩藏區有位雲端上的“網紅”第一書記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張飛(右)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縣美興鎮甘家溝村通過直播平臺幫村民賣蘋果(1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夢馨 攝

新華社成都1月13日電(記者楊迪 盧宥伊)

  “這是產自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縣的高半山蘋果,口感脆、糖分高,吃起來甜爽。”1月8日下午,張飛一手持自拍杆,一手拿著咬了一口的蘋果,通過短視頻直播平臺向天南地北的網友推銷。他的臉頰上還帶著蘋果一樣的“高原紅”。

  張飛是小金縣美興鎮黨委宣傳委員兼甘家溝村扶貧第一書記,目前在快手短視頻平臺上擁有82.5萬粉絲。不過,和普通的帶貨網紅不太一樣,這名“網紅第一書記”的直播間是小金縣的藍天白雲雪山,是阿壩藏區的脫貧攻堅一線。

  當天直播的地點在甘家溝村1組村民張憲國和畢含珍家的院子裏,位於海拔約3000米的高半山,距離縣城有40分鐘左右車程。兩位老人都已60多歲,文化程度不高,過去要是想賣蘋果只能用背簍裝上,跋涉一兩個小時的山路背到縣城去,一天下來也就掙四五十元。今年,張飛聽說老人家囤積了近千斤蘋果,就提出通過網路直播來幫他們賣蘋果。

  這場“雲端直播”最高峰時吸引了超過5000名網友同時線上觀看。很快,原定的40箱蘋果就賣光了,他妻子李萍的朋友圈裏還不斷有人留言想要。加上左鄰右舍的幫襯,近千斤蘋果一下午全部賣出。看見張憲國老兩口笑得見牙不見眼,帶著妻子早起搬運包裝、組織直播的張飛也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1986年出生的張飛是安徽省宿州市泗縣人,在四川當兵退伍後來到小金縣工作。2016年,張飛從小金縣文旅局派駐到甘家溝村做扶貧第一書記。

  甘家溝村位於大山深處,平均海拔3300米,交通不暢,村民多靠種養殖和外出務工維持生計。在走村入戶和老百姓聊天、宣講政策的閒暇時間,張飛會把值得記錄的東西拍下來傳到短視頻平臺上。

  最初,他只是拍拍藏家的淳樸生活,介紹村裏的農副產品和自己的工作。慢慢地,他的粉絲漲到了一兩千人,網友開始詢問是否可以購買村裏的產品。張飛意識到,這或許是幫助當地農副產品商品化、帶動老百姓增收的一條新路子。

  “一開始,老鄉們不理解我,我心裏也打鼓。”張飛告訴記者,那個時候甘家溝村的通訊和道路都還不是很好,常常是拍完視頻要下到山腳才能發;如果有網友買蜂蜜、野菌子,得用摩托車挨家挨戶馱好幾趟。

  村民也將信將疑。甘家溝村2組村民劉邦憲對記者說,一開始覺得“照相”很羞,“每次張書記來我都躲躲藏藏的,也不覺得靠手機就能把香腸臘肉賣出去”。

  但張飛還是堅持做視頻、開直播,還不斷學習視頻創作技巧以獲得更多關注,“帶貨”規模越來越大。到2018年底,張飛已經積累了6萬多粉絲,當年他賣出了30多萬元香腸臘肉;2019年夏天,他又幫助村民賣出了30多萬元的松茸。

張飛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縣美興鎮下馬廠村的“忘憂雲庭”農家餐廳通過直播賣香腸、臘肉(1月8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夢馨 攝

  劉邦憲家裏的臘肉過去放三年都吃不完,現在一下就賣出去,一年能有上萬元收入。這讓她也躍躍欲試想要學習做直播。

2019年7月,張飛拍攝的一段10秒視頻,引爆了千萬點擊率,讓他成為真正的“網紅”。視頻中,他和家人圍席而坐,飯菜冒著熱氣,遠處的蒼山雲霧繚繞,景色壯美。這是他在小金縣美興鎮下馬廠村的家門前的一塊空地,擺上桌椅就能吃飯,閒暇之餘也能喝茶、曬太陽,並且正好能看到對面山上的甘家溝村。張飛把這方小天地取名為“忘憂雲庭”,因為只要望著這番美景,他就能忘掉煩惱。

  張飛和“忘憂雲庭”走紅後,不斷有網友表達了要來欣賞美景的想法,前前後後有200多人。考慮到山村裏確實沒有能力接待,張飛勸住了這些網友,但也從中獲得了“靈感”:依託優美景色和原生態的農副產品發展鄉村旅遊。

  “儘管甘家溝村的26戶貧困戶已經在2017年全部脫貧,但他們仍然需要依靠產業來持續增收。”目前,張飛正在起草規劃,準備在2020年春天推出一個網路眾籌專案,籌資興建星空民宿、雲端瑜伽館等設施,提高接待能力,吸引更多遊客前來,幫助甘家溝村和下馬廠村實現長遠發展。

  根據中國互聯網路資訊中心發佈的統計報告,截至2019年6月,中國短視頻用戶規模為6.48億;短視頻加快與電商、旅遊等領域的融合,探索新的商業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