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個 蔡英文、韓國瑜 互為對方的最佳助選員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上圖;二○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大排長龍直到開票都未散去的選民,就是最好的全程監票員,完全無做票的空間。下圖:二○二○的總統大選,空蕩蕩的投開票所,提供了上下其手的想像空間。

從前,有個蔡英文:不管你討厭或喜歡蔡英文,有兩件事你一定要清楚:第一,蔡英文最大的成就,絕對不在於她兩任總統的政績,從歷史洪流的角度來看,蔡英文的政績一定敬陪末座,否則二○一八的選舉,不會因為「討厭民進黨」而輸得如此難看,至於下一個任期,在大權獨攬後,只會更殘,不會更好。

第二,蔡英文最大的成就,在於兩度逆轉民進黨跌至谷底,經他的仙女棒一揮,又逐步翻轉或快速翻轉,進而反敗為勝。第一次是因為陳水扁的貪腐,民進黨在二○○八年被馬英九徹底打趴,蔡英文接手後四年扯平,八年逆轉且大勝;第二次是在二○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民進黨再次跌至谷底,但是,蔡英文硬是利用「討厭韓國瑜」加「討厭習近平」漂白了「討厭民進黨」,而有二○二○不可思議的逆轉秀。

前面是幫水扁擦屁股,後面是幫自己善後,蔡英文都是高手,若論治理國家,她應該是由根本毀壞了這個國家,至於原因為何?跟她對這個「國家」的認知與感情有關,這應該是蔡英文的終極歷史定位與定論。話,只能說到這裡。

蔡英文以拳擊賽的「KO(knock out)對手」而風光上任,理應可以展翅高飛,但是,唯一能把她拉回地面的細索就是「論文門」。蔡英文博士的論文問題有幾種結案的方式,如果是走學術途徑,最後會淪於各說各話,沒有定論。如果是走法律途徑,當法院必須就雙方所提出的證據,就真偽做出一番認定時,後續發展就難預料了。「假如我是真的」,所有問題迎刃而解。反之,「假如她是假的」,後果將非常嚴重,整個國家都將陷入「偽」字標籤的危機,蔡英文能否幹完任期,都很難說。

當然,總統有刑事案件的豁免權,然而,如果蔡英文以總統的身分要求停審時,不就正是不打自招?自認「此地無銀三百兩」?況且,如果國內停審,堅持到底的彭文正等人,就到倫敦向博士論文原產地的英國法院遞狀提告,終究還是要透過司法途徑判定真偽。屆時「假如她是假的」,這個出口轉內銷的官司,所裁定進口的是假貨,就是足以動搖國本的國際醜聞。

話,只能說到這裡。再說下去,將面臨「社維法」與「反滲透法」的伺候,就此打住。

而這種忌憚言論自由的情境與心境,就是前面所言,蔡英文終極定位的事證之一。「她推翻了『那個』,卻又拿『那個』來治理她的國家」,這句話有語病,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她沒有參與推翻『那個』,卻拿『那個』來治理她的國家」。

從前,有個蔡英文與韓國瑜互為對方的最佳助選員:個別論完蔡英文與韓國瑜,再來看這對最佳拍檔所合演的民主大戲,二○一八年與二○二○的兩次選舉。一句話可以形容他們「福禍與共」的關係,那就是:「蔡英文與韓國瑜互為對方的最佳助選員」。

民進黨主席卓榮泰被問到,蔡英文憑什麼連任?他說「就憑對手是韓國瑜。」這或許是選前的選舉語言。但是,選後游盈隆所說「沒有過去的蔡英文,就沒有今日的韓國瑜;沒有今日的韓國瑜,就沒有今日的蔡英文。」就驗明兩人政治雙胞胎的正身。

從前,有個民進黨:經過幾次民進黨總統的執政,以及幾次總統大選出神入化的魔幻手法,可以確認「民進黨治國沒半步,選舉全撇步」。民進黨堪稱地表上最會選舉的政黨。只要他掌握選舉機器,他就可以保證永續執政,一次都不會失手。

從前,有個史達林:台灣的選舉跟史達林有何關係?當然有,因為史達林說:誰去投票不重要,誰去計票才重要。這才是這次選舉的眉角。

二○二○的總統大選開完票後,去掉「輸不起」的情緒反彈,對於選舉過程中投票、開票與計票有「鹹魚」的質疑,還算是「基於合理的懷疑」。

首先,二○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因為公投綁大選,投票煩瑣,選舉人無法快速去化,在投開票所外面大排長龍的選民,直到開票都未散去,他們就是百萬大軍的全程監票員,想要動手腳的人,完全沒有「空間」。到了二○二○的總統大選,公投與大選脫鉤,空蕩蕩的投開票所,提供了上下其手的想像空間,只要有心,一定能。

其次,最關鍵的唱票與計票,因為現在允許民眾攝錄影,根據幾則視頻的畫面,可以發現有些投開票所完全違反中選會投開票作業的SOP規定。中選會規定:選票從票箱取出後,逐一唱票,而且,高舉過唱票員的肩膀,讓現場人員確認其唱票是否有錯,然後唱一聲,記票員記一票,這才是「中選會」的規定。絕對不可以整疊取出,整理分類後,再密集唱票。

這次開票作業之所以那麼快,就是因為投開票所都是採用後者的方式,其中的技術性弊端有三:第一,選務人員在按候選人分類時,把甲方的票放在乙方,尤其是把廢票塞給某方;第二,唱票沒有照規定高舉,讓現場人員確認,掩護第一項的作弊行為;第三,整疊唱票時,幾乎以翻書、點鈔票的速度一唱一諾,後者根本跟不上,唱歸唱,記歸記,可以順利完成「以多報少」及「以少報多」的目的。

至於對於監票的質疑,中選會有非常義正詞嚴的統一說法,而且,每次都說「投開票時也有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等政黨推派的監察員在場監票,不可能有任何作票的可能」。然而,事實上,各政黨幾乎棄守投票的全程監控,以及監督開票的具體作為。

如果有所謂科技報國,或所謂的「政治電子化」,請科技專家研發一套完全無法被操弄作弊的投票機以及避開黑手的計票系統,否則,再用這套老古董的投開計票的作業方式,就可確保「史達林們」永續執政。【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