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迴改為何只做台東段?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這裡是「台26線阿塱壹段」的楚河漢界,柏油面路段是已經完工的台東段,小水坑開始是禁止施工的屏東段。

針對最近十分熱門的「蘇花改」話題,做為「蘇花改之父」的前行政院長、交通部長毛治國於一月五日投書《聯合報》,暢論這條「改來改去」公路誕生的始末。毛部長終究是技術官僚出身,對於政策規劃與執行,有超越政客及一般學者型政務官的灼見。他的識見高度、專業以及解決問題的堅持與論述能力,讓人佩服。

毛部長分析「蘇花改」最終必須興建的道理,他說:「任何公共政策都有三條腿:經濟發展、環境保育、社會公平與安全。但過去對蘇花交通改善,始終都只從發展與保育來看問題,完全忽略它更根本的社會公平與安全議題。本人『重新定義』蘇花交通改善目標,不在發展,而是提升山區路段抗災能力與行車安全;所以它的課題是在達成社會公平與安全前提下,最大程度做好環保。」

因此,在確定社會公平與安全前提下的制高點後,「蘇花交通改善就從『該不該做的原則問題』轉為『如何做的技術問題』。」而且,把名稱改為較緩和的「蘇花公路山區路段改善工程」(簡稱「蘇花改」),以此創造建設、環保兩派理性溝通基礎。

從同樣是貫穿台灣後山的「蘇花改」,來看重要性不亞於「蘇花改」,但是,里程數與工程難度遠遜於「蘇花改」的「台26線阿塱壹段」。同樣從「任何公共政策的三條腿:經濟發展、環境保育、社會公平與安全」來思考,顯然「阿塱壹改」的環境保育與經濟發展及社會公平的衝突性都沒有「蘇花改」那麼尖銳與激烈,更符合毛部長的理念,「阿塱壹改」的工程不是「該不該做的原則問題」,而是「如何做的技術問題」。

但是,在「重北輕南」的慣性思考,以及缺乏像毛部長這樣的官員出面以提升高度來化解爭議,最終卻是環境保育派佔上風,硬是壓制了發展及社會公平性,而讓,「阿塱壹改」非常不榮譽的夭折。

「阿塱壹改」死在「最後一哩路」的影響,不只是活生生切斷台灣後山最南端的銜接貫通,他隱形的影響卻是讓「南迴改」只做終點端的台東段,而不做起點端的屏東段。

最近「南迴改」風光通車,而有「北有蘇花改,南有南迴改」齊名的南北雙嬌,一時也帶動一波慕名與趕時髦的主題式旅遊。然而,台東段拓寬後,讓屏東人有些吃味,納悶「平平」是一條南迴公路,為何只做台東段,不做屏東段?照理說,或者以重要性來說,應該都是「有始有終」,先做起點端的屏東段,豈有從屁股往前面做的道理?道理就在「台26線阿塱壹段」已經完成所有興建工程的準備工作,甚至台東端都已完工,但是,屏東縣政府卻活生生禁止在屏東端施工。

有此慘痛教訓,公路總局不論是基於前車之鑑,或是「懷恨在心」,「南迴改」就只做終點端的台東段,給你們一點「不尊重專業」的顏色瞧瞧。因為就怕哪天「南迴改」屏東段要施工了,屏東縣政府又突然冒出個什麼保護區,不給施工,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戲碼再玩一次?而且「南迴改」屏東段要保護的自然區域,遠多於「阿塱壹改」,不須冒此風險。

當屏東縣的政要向公路局爭取及早拓寬屏東段時,公路總局主管說,這區區十一公里,從規劃到完工要再等十年,才能達成南迴全線雙向通車的目標,平均一年做一公里。

以「南迴改屏東段」陪葬「阿塱壹改」,值得嗎?【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