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長江生態 大陸漁民「退捕上岸」近28萬人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長江捕撈村漁民夏明星注視著被吊起的漁船,他手上的漁船編號牌也即將被收回。

位於長江中游的湖北省洪湖市螺山鎮長江捕撈村陰雨綿綿,起重機、挖掘機、切割工具發出的轟鳴聲不絕於耳,57歲的漁民夏明星看著他祖祖輩輩謀生的傢夥什── 一艘10多米長的鐵製漁船被拆解,久久不願離去,眼裡不自覺地泛起了淚花。

28萬漁民退捕上岸謀求新生

夏明星所在的長江捕撈村漁民作業場所,就在長江新螺段白鱀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中國大陸農業農村部近日發佈《關於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範圍和時間的通告》,約11萬條漁船、28萬漁民將逐步告別「水上漂」的生活,退捕上岸謀求新生。

長江捕撈村有56戶專業漁民,這次全部退捕上岸,漁船被拆解,政府給予漁民6萬元到10萬元不等的補償。村民理事會負責人周良告訴記者,45歲以下的村民大都已外出打工,或在附近工廠工作,像夏明星這樣50歲以上的漁民多以打零工度日。

同鎮的洪湖漁民徐保安2017年退捕上岸,現在和妻子在離家不遠處上班。「家門口上班,還能照顧小孩和老人,我倆每月還有8000多元工資,這樣的日子我知足了。」徐保安說,「剛開始也會有不適應,但禁捕是為了保護長江生態,為了子孫後代,我們總要勇敢地邁出第一步。只要不好吃懶做,岸上的生活一定更美好。」

長江新螺段白鱀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漁船拆解現場。

曾實施季節性禁漁惜效果不佳

最早提出「十年禁漁」的魚類學家曹文宣說,長江常年禁漁,漁民轉產上岸,魚類資源量將倍增,而且個體增大;經濟魚類豐富起來,一些珍稀魚類將有充足食物,長江生態系統就會逐漸恢復。且長江捕撈量不到水產總量的1%,捕撈漁業退出長江,不會影響中國漁業的持續發展。

長江曾是世界上水生生物最為豐富的河流之一,但水生生物資源衰退嚴重,長江特有水生物種白鱀豚已功能性滅絕;為淡水養殖提供優質親魚的長江「四大家魚」(青魚、草魚、鰱魚、鱅魚)萎縮。

漁民漁網的網眼隨之越來越小、越來越密,陷入「資源越捕越少,生態越捕越糟,漁民越捕越窮」的惡性循環。

面對嚴峻形勢,中國大陸18年前就開始在長江開展季節性禁漁,尋求人與魚和諧共處之道。2002年起,長江葛洲壩以上水域每年2月1日至4月30日、葛洲壩以下水域每年4月1日至6月30日,禁止所有捕撈作業;2016年,原農業部擴大禁漁範圍,統一並延長禁漁時間,禁漁期為每年3月1日至6月30日。

在春季魚類產卵的季節實行禁漁,直接養護了魚類資源,一定程度上保護了魚類的繁殖。但短暫的休養生息之後,長江漁業資源萎縮的趨勢沒有逆轉。曹文宣指出:「長江主要經濟魚類性成熟的時間是3年至4年,10年禁漁有望恢復魚類的種群數量。」

「上岸」後的徐保安(右一)在威弘鞋業公司生產車間內工作。

積極輔導漁民轉產轉業保障養老

「退捕還魚」的關鍵在漁民,難度也在漁民。告別早已習慣的生活,退回岸上重新出發,這是一次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巨變,不可避免地會給漁民帶來陣痛,但未來的日子不用漂在水上,還能保護長江生態,很多漁民表達了理解和支持。

「村裡的漁船去年初就已集中回收,禁漁後江裡的魚明顯多了大了,我們退出來是為了讓長江休養生息,對子孫後代好。政府也幫漁民轉產轉業,保障了我們的養老,一舉兩得。」湖北省宜都市枝城鎮白水港村退捕漁民魯家仁說。

白水港村村支書李春梅說,村裡有186戶漁民全部完成了退捕,每戶補了10萬元至17萬元不等,周邊的工廠較多,只要肯幹,總能找到活幹。

螺山鎮黨委書記樂觀暉說,自2016年漁民開始上岸以來,螺山鎮每年開展社會調查瞭解漁民的就業意願、薪資需求與技能學習需求,並依據調查結果組織專場招聘會與技能培訓班幫助漁民再就業。

「根據漁民的需求,我們已經組織過焊工、駕駛員、電腦操作、水產養殖等培訓班。」樂觀暉說,「我們每年還組織4場至5場專場招聘會,企業招工需求也在全年不間斷地向漁民發佈。」

人退魚進人水和諧、長江的故事

此外,考慮到漁民熟悉水性、對長江有感情,螺山鎮還準備了一批公益性崗位,招聘漁民成為護鳥人、護林人、護湖人,未來還將為他們提供更多類似的工作機會。

有了新的生計,才能確保漁民退得出、穩得住、過得好,從根本上保證他們不再重返「江湖」。

人退魚進、人水和諧。類似的故事,每天都在長江邊發生。(文圖/新華社 王賢、樂文婉、肖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