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宜民事件」看雙標黨、雙標政府與雙標社會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無所不在的「雙重標準」是整起事件的核心問題。

國民黨立委陳宜民日前赴外交部抗議綠網軍逼死外交官蘇啟誠,因誤認便衣女警為外交部員工,拉扯之間打掉對方帽子及發生推擠,但並未造成該女警受傷,不過事後仍遭警政署依妨害公務罪函送,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管碧玲也決定以黨團提案送交紀律委員會處理。

反觀太陽花學運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等二十二名帶頭的滋事分子,佔領立法院破壞公物還造成多名執勤員警受傷,最後法院竟以「行使公民不服從以及抵抗權」全部判決無罪,反倒是十四名員警被裁決一百一十一萬國賠。

兩相比較之下,令人一時之間對是非曲直產生錯亂,同樣是抗議事件,卻是截然不同的待遇。國家機器抓小放大,執法雙重標準,拿官箴當兒戲,如何讓全民信服?徒留黑手干預司法之非議。

太陽花學運起因於學生反對《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遭強行通過審查,法院認為被告發動運動,是行使公民不服從以及抵抗權,即使造成員警受傷的事實仍視而不見,據以宣判一干亂民無罪,無異默許「造反有理」。

反觀堂堂立法委員只是向外交部表達外交官之死禍首來自綠營豢養的網軍,即遭動用五百警力以對,混亂之間爆發輕微肢體衝突,卻遭放大檢視,難道國會議員抗議外交部縱容駐外代表瀆職害死優秀外交官,反倒「師出無名」,不是「行使公民不服從以及抵抗權」?

陳宜民最後為避免影響國民黨明年總統及立委選情,被迫出面表示會以最謙卑的態度接受批評。但整件事警方就沒錯嗎?誠如他在臉書所說的,依據《警察職權行使法》第四條的規定,警察行使職權時,應著制服或出示證件表明身分,並應告知事由;警察未依前項規定行使職權者,人民得拒絕之。

陳宜民還原現場表示,當時的情況確實很混亂,在第一時間因為女警穿便服,又戴一頂紐西蘭英文字的帽子,拿著她的手機在拍攝,他以為對方是外交部的官員在搜集資訊向上通報,所以才會走過去問她的單位,並請她出示證件,但她只低著頭站在那邊。

陳宜民也舉過去政治人物無故遭警臨檢、蒐證的例子。兩年前高雄市政府副市長、行政院客委會主委李永得,出門買東西穿夾腳拖、手提紙袋,僅因神色匆忙就遭到警察覺得可疑而臨檢;十二月五日,時代力量高雄鳳山區立委候選人陳惠敏也指控,高雄憲兵隊以「支持者」、「鳳山警局」等身份欺騙跟拍、蒐集其選舉團隊情資。

其實,陳宜民要捍衛的是人民免於被政治偵防的自由,這點訴求卻完全遭外界模糊焦點。他說,面對成為常態的政治偵防,面對自己無力阻止政府預算的網軍干政,面對未來全國人民都可能成為蒐證對象,面對政府權力的無限制擴張、凌駕在人民的國會之上,他以未能盡到立委之責對每一位台灣人表示非常抱歉。

最後,陳宜民反問內政部長徐國勇,「你認為人民合法的走在路上,可以被沒有穿著制服或警徽標識的便衣員警與情治單位拍攝嗎?」徐國勇當然有拒答的權利,但國家機器淪為東廠,「綠色恐怖」疑雲罩頂,執政黨的公信力正一點一滴在流失中,這是不爭的事實。

一旦人民覺醒,準備用選票表達保衛民主自由最後一道防線的時候,恐怕也是執迷不悟的民進黨繼去年九合一選舉後,再次受到嚴厲教訓的時刻了。【臺灣公論報記者南方亮/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