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粉絲經濟”帶動中國大陸偏遠鄉鎮走出貧困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新華社照片,清水江上的翠翠島。

新華社長沙11月25日電(記者劉芳洲、張玉潔、黃康懿)

  清晨,霧氣朦朧中,35歲的船家女曾德秀輕輕撥動船槳,載著當天第一批慕名而來的遊客行駛在清水江上。木漿拍打著水面,人們心中對邊城的想像與現實重疊而又有所不同。

  85年前,沈從文一部作品《邊城》讓湘西大山裏的一座小鎮家喻戶曉。85年過去,它給這座小鎮居民帶來的不僅是名氣,更是實實在在的收入。

  湖南花垣縣邊城鎮原名“茶峒鎮”,這裏土家、苗、漢三民族聚居,三省市交界,與重慶秀山、貴州松桃兩個少數民族鄉鎮僅一步之遙。2005年,因同名小說《邊城》聞名世界而更名。

  《邊城》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純愛故事,描繪了湘西地區特有的風土人情,在中國近代文學史上具有獨特地位。

  35歲的船家女曾德秀被稱為新時代的“翠翠”,與小說裏的女主角一樣,她自小跟在爺爺身邊划船,一家人靠水為生。

  “我十幾歲的時候就學會了划船,有魚就打魚,剩下的時間擺渡。”曾德秀說。她對家門口的清水江和自家的小木船有著深厚的感情,最常看到的就是船槳激起的浪花。

  日復一日的生活因為慕名而來的遊客開始有所改變。曾德秀的小船上有了零零星星的觀光客,他們乘船在清水江上觀光,聊著《邊城》的故事。

  “大部分遊客都是因為讀過《邊城》這本書,而對這裏產生了嚮往。”曾德秀說,遊客多來自城市,來到邊城只為尋找書中描寫的那份寧靜。

新華社照片,邊城的居民在清水江邊洗衣服。

  然而,遊客並不是每天都有,船工的收入自然也不固定。曾德秀的父母與愛人離開家鄉,前往附近的城市打工,她的零散收益不足以使生活水準得到有效改善,在國家的精准扶貧政策下,2014年,她成了邊城鎮的建檔立卡貧困戶。

  直到2018年4月,她聽到一家即將入駐邊城的旅遊公司可以收並船隻、提供崗位元的消息。

  “我一點都沒有猶豫,馬上就同意了。加入公司後我不僅脫貧了,還有了規律的工作時間和穩定的收入,生活有了保障。”曾德秀說。

  如今已是湖南邊城曲樂文化旅遊開發公司正式員工的曾德秀,每天穿著整潔的制服,為遊客講解安全知識後才啟動船槳。在碧綠的清水江上,她總有講不完的邊城故事和唱不完的苗族山歌。

  曾德秀家幾十米外,一座看似普通的三層民居裏又是另一番天地——湘西特有的“黃金茶”香氣四溢,天井內的青石板上泉水潺潺,這是57歲的丁洲為遊人打造的邊城情景。

  十年前的一次邊城之旅,把這位原本的過客留在了這方寧靜之地。這家名為“悠然居”的民宿,是她沉澱了5年後開始營業的“作品”。

  “我希望每一個住客都不只是‘過客’,能真正品味到邊城的文化內涵。”石雕、陶罐、床頭一本供人隨時翻閱的《邊城》,都是丁洲寄託在物品上的邊城內核。

  隨著民宿的不斷發展,丁洲雇用了16名當地員工,一些想要發展民宿的當地居民還上門討教經驗。“邊城人的奮發上進,讓我看到,邊城的明天將會更好。”丁洲說。

  “邊城旅遊專案的規劃之一是要還原書中的邊城風貌,給遊客以沉浸式體驗。”曲樂文化旅遊開發公司副總經理田輝說,專案建設期三年,將打造水上情景劇等特色項目,遊客進入邊城後甚至可以使用只通行于古鎮的“銀元”。

  田輝說:“今後,會有更多本地居民參與邊城旅遊,邊城也歡迎外來人才的到來。”《邊城》故事中,青年天保和儺送都在心傷之下離開故鄉,而今天的邊城鎮上,已經出現越來越多的外來面孔與年輕面孔,他們中有從事旅遊策劃的大學畢業生,也有尋找機遇的創業者。

新華社照片,繁星點點下的邊城夜景。

  邊城鎮2019年全鎮工作計畫中指出,要加大對已建景區、現有景點以及茶峒古建築的修繕和保護力度,加快邊城旅遊配套設施的項目建設,拉長旅遊產業鏈條,繼續發展吃、住、購、娛為一體的旅遊產業。

  新時代的“翠翠”曾德秀在波光粼粼的河上,一邊劃著槳,一邊笑著說,“三五年後,你們再來邊城看一看,肯定更不一樣了。”

  距離這本書初次出版85年後,邊城的人們相信,更好的明天一定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