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公論報公共論壇(廿六)─建設台灣科技島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出席論壇的來賓左起:HPE慧與科技公司顧問許鈞湞、高雄大學教授吳明淏、主持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陳宜民、高雄科技大學教授卓明遠、輔英科大教授蘇嘉宏。論壇內容詳見第八、九版。

發展科技要與產業結合滿足民眾的需求
主持人 陳宜民 國民黨不分區立委

距離總統大選不到50天,已經確定的三組總統候選人,對於如何建設台灣科技島,包括研發、生產、推廣、與發展等面向,都沒有提出具體的政見,顯然沒受到應有的重視。然而,這個才是台灣將來發展的重點,生存的命脈。民進黨因為已經執政四年,大概可以看出其發展科技島的具體作為,也可以作為檢討的依據。
四年前,民進黨政府上台後,有想要推動科技政策,但是,新舊的轉換不能太「戲劇化」,要注意新舊的銜接,過程很重要。以醫療來說,之前大型教學醫院或醫學中心配合衛福部的AI電子判讀計畫,把醫院的診斷X片,逐一把病灶圈記,然後送交通大學彙整以便將來做機器人診斷。然而,問題出在,各醫院及臨床醫師花了大筆人力物力支援,送出資料後,即與醫院無關。其間,也未徵求患者同意採用其X片資料,將來專利權歸屬如何計算,患者──醫師──研發單位該如何公平分配,都是問題、
前面所提是過去的問題,至於未來的問題是,一旦實施AI機器人診斷,醫院的人力配置,乃至於醫學院科系招生名額都須事先調整,以免將來工作被機器人取代而失業。最明顯的就是放射線科醫師將被機器人大量取代,以往二、三十人的編制,現在可能只保留二、三人。
政府在推動智慧城市、智慧醫療時,都要預先做好完整的評估與轉型計畫。
我的研究領域在預防醫學與疫苗研發,過去幾年因為基因工程突飛猛進,從基因體解碼、基因定序到AI大數據的運用,已經可以預判各人健康風險與用藥準則,已經進化到個人醫療與精準醫療。而實施這整套計畫最適合的地方就是台灣。台灣很早實施全民健保,1996年的納保率為99.9%,全民健保的資料庫非常完整,可惜的是,上傳的資料是申請給付的資料,而不是原始的病歷資料。換言之,因為患者的病歷沒有規格化,以至於無從建立全面性的電子病歷。一旦能建立全民健保的電子化病歷,不但各醫院的醫師可以分享就醫紀錄,節省大筆醫療資源,對病人也是一種方便與保障。重要的是系統化的資料庫,對於用藥、預防醫學、診斷策略都將產生革命化的影響。據了解,郭台銘參選總統初選所提的大數據健康政見,就是台大前任校長楊泮池所建議的精準醫療。
在這個科技化的過程當中,政府在推動政策,輔導業者時,法令也要適度的調整,例如,個人資料被運用,要建立倫理規範,在連結時其權益不會被非法誤用,讓民眾放心,例如,不會被保險公司做商業用途。
其次,就是政府在推動相關科技發展時,要思考產業佈局,與產業結合,同時滿足民眾的需求與帶動產業發展。試舉一個案例,李應元擔任環保署長時,社會已經關心PM2.5的汙染問題,那時已經有研發「空氣盒子」的計劃,大家都主張環保署不要採購大型的移動型空氣品質偵測車,改用「空氣盒子」,當時,如果由工研院及國科會投入研發,結合業者的生產計劃,讓自產的商品在國內有一定的市佔率之後,再擴大為可以外銷的國際品牌,這就是公部門的投資既能滿足民眾的需求,又能帶動產業發展的科技島模式。

對內不必擔心AI搶飯碗 對外積極擴張優勢
吳明淏 高雄大學教授

台灣是一個多災國家,智慧防災能為防災爭取更多的時間與效能,「防災如同作戰」,要充分掌握訊息與時效,但是,政府投入在AI智慧產業運用到防災這一塊,不是很成熟,國家資本在使用分配上「急就章」,不是那麼細緻化,為了發展AI智慧產業排擠其他用於民生的資源,而又消化不良,明顯在消化預算。
以國家資本投入某個新興產業,必須要讓產業走在前面,讓產業賺到錢,才能落實所謂科技島的建設。
不久前,到菲律賓交流,菲國政府竟然成立「國家防災部」,這就是台灣不及人家的地方,菲國就讓防災產業走在前面,研發、生產、製造各種防災產品,既扶植產業又滿足民眾需求,國家資源又做不浪費的合理分配。
台灣也有各種防災產業協會,生產相關防災產品,但是,都去搶食政府釋出的大餅,安於現狀,沒能基於產業發展的方向,滿足民眾的需求去開發市場,甚至做出品牌行銷國際。
科技島應該是以政策領導、規範、點火,讓產業走在前面,不要搞形式化的全能政府,要讓民眾有感,讓科技島的百姓感受科技帶來的幸福感。
如果建設台灣科技島是未來目標,國家存續的關鍵,就該建立正面論述,AI最重要的核心是Know-How,請民眾不要擔心,不要排斥AI。這就像四、五十年前,電腦剛普及時,很多人擔心電腦會取代人腦,會造成大量失業,但是,這種憂慮並沒有發生。AI的情況亦同,政府帶頭推動,與各產業對話,了解需求,學校教育也要提早因應,AI所帶來的負面衝擊,會被吸納,正面效應是對內升級優化,提升競爭力,讓產業升級,把市場作大,提高薪資所得,讓人人獲益。對外則是將AI成果輸出,對外發展,而不是鎖在國內。美國正陷入鎖國的狀態,台灣也已經鎖太久了,讓AI重新提振台灣對外的擴張力,當台灣人人都知道如何運用AI時,就可以到國外發展,例如新南向就是很好的市場。

AICT技術是整個科技島建設的重中之重
卓明遠 高雄科技大學教授

科技島的建置是一個很大的範疇,通常做科技研發時,一開始會鎖定比較小的範圍,例如智慧家庭,家庭是我們生活的重心,智慧家庭、智慧城市如果完成,差不多至少就落實一半,整個國家的智慧化也大概八九不離十了。
智慧化或自動化的元素和資通訊的基礎,再加上AI的技術,大概是我們在做智慧城市、智慧家庭或者是任何產業加值升級的一個經驗。我把ICT和AI合起來叫做AICT,這個技術大概是目前整個科技島建設的重中之重。再把它聚焦在智慧城市或任何一個產業的自動化,IOT資通訊具體的呈現,就是互聯網的技術。
互聯網基本上是萬物相連,任何前端的感測器不管是用在智慧防汛、防災,或者是用在工業工程的自動化或生產,或者是用在任何其他的環保或交通建設,其實感測是最重要的,透過通訊網絡把這些資訊再彙整到後端的雲端平台,雲端平台收集到非常珍貴、非常重要的所謂raw data,再透過AI大數據的分析,變成有用的知識。
接下來工廠和商業界,韓市長的國政顧問團就數位科技政策的部分有提出一個非常完整的論述,數位轉型事實上隱含的是高端資通訊的導入,輔導產業提升生產力,關鍵就在於資通訊和互聯網的技術。
台灣對世界缺乏著墨與互動,工業局目前有國際創新的合作計畫,但我覺得力道還是不夠的,應該是要透過法人單位像工研院、資策會,多增加與歐洲強國德國、英國、法國的接觸,這方面應該多多和他們合作。
再回到台灣,我覺得在科學園區的落實是不夠的,例如,高雄的軟體科學園區,我和資策會去盤點,發現至少有六成都和軟體產業無關,軟體才是我們發展的關鍵,包括預防醫學、大數據分析都和軟體園區有關係,希望韓市長如果當選,一定要好好重新盤點高軟園區。
提到工業4.0,應該要想辦法把作業員移轉到與生產技術有關的領域,不要只做簡單的現場生產,應該多編列和自動化生產技術有關的人力,同時做產品的改良。台積電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每年投入很多經費研發,公司引進工業自動化後,反而需要更多的研發,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來引導傳統產業提升自動化,因為自動化工業4.0不是一蹴可及,是漸漸從1.0、2.0、3.0發展過來的。
軟體不是北部的專利,還是要服務南部區域所有從高科技到傳統的產業,要成立一個數位轉型的科學園區,擴大整個軟體科學園區的功能,把通訊的技術和大數據的技術都納入。

台灣走科技島方向要靠產官學攜手合作
許鈞湞HPE慧與科技公司顧問

有人說台灣現在景氣不好、發展不好,其實並沒有,我們在整體的銷售和技術發展,普遍都是往上的。作為外商的唯一優點,是可以同時看到各國的發展及應用狀況,台灣有很強的硬體研發能力,但因應台灣產業型態,普遍都是代工、封測和硬體的製造,所以我們有很多台清交和國外回來的人才都往那邊擠,這樣是不對的。
數位轉型是一個很大的明確方向,目前真正執行比較透徹的是韓國和新加坡。台灣生活所接觸的都已經在強烈轉型,外面很多店面、門市都是空的,都沒有人在租,也很少人逛街,每一年電商的營業金額是逐步在成長。因應消費者行為、商業模式的改變,逼得企業不得不調整服務客戶的方向,甚至改變核心的商業行為和營運模式。
我們評估過,如果沒有做改變,再怎麼龐大的企業,可能三年就有可能面臨速迅倒閉的狀況。目前來講,台灣新興的熱門產業,都是在最近三年內興起的,外商的總經理大部分都是五十歲以下,軟體公司的總經理都是四十歲以下,所以他們思考的是台灣很多學者專家和政府單位所沒有想到的。
以研發面看中國的案例,中國在二○○八年加入WTO,事實上,以IT領域來講,他是一個三無的國家:沒有自己的作業系統、沒有自己的科技晶片、甚至沒有自己的科技運算能力,所以,二○○○年開始扶植華為,買遍所有思科的產品,運到深圳全部拆解,軟的硬的全部複製,改變成為華為特色的產品。
一句話,只有累積沒有奇蹟,我們不怕有一萬套功夫的敵人,但很怕一套功夫練一萬次的敵人,台灣走科技島方向,與AI有關係,其實也不用太害怕機械那塊,產官學合作,台灣有十幾萬個AI小公司,如果由政府來扶植,溝通上大家的語言一致,業界很會研發、賣東西,但最怕面對政府的紙上作業,常是聞之卻步。
很難想像,台灣很多健康指標根本不是台灣的,比如高低血壓、BMI等,都是取經於國外,這是因為我們沒有一個很大的數據庫,集中起來的數據又害怕被駭客攻擊,這個就可以取法阿里巴巴在二○○九年推動的五K計畫的經驗,可以動用五千台運算的資源去執行他想要做的事情,即使被攻擊也不受影響,現在即將完成十K,可以創造每秒一億筆的交易,這是台灣也做不到的。
這就是它避免掉平行運算的能力,因應短時間網路大量的傳輸及運算需求,都足以支持也避免被單一攻擊,十台電腦很容易被駭客同時攻擊,但是,攻擊五千台的電腦,難度就非常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