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元人民幣背後的故事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新華社照片,遊客在重慶奉節白帝城觀賞三峽夔門風景。

新華社重慶11月20日電(記者婁琛 夏曉 趙宇飛)

  萬里長江上,夔門斷崖壁立,高數百米,寬不及百米,是最陡峭、最富傳奇色彩的峽谷——三峽的入口。

  在中國的神話傳說中,夔如龍,僅有一足,盤踞在呼嘯奔騰的江水中,令人充滿敬畏。

  夔門險峻的風景讓人們著迷,也成為人民幣上具有代表性的風景之一。1999年,中國人民銀行發行第五套人民幣,10元紙幣背面的圖案正是夔門。

新華社照片,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10元紙幣正反面。

  8月,央行發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10元紙幣背面圖案依然是夔門。20年間,很多人通過人民幣領略夔門的峻秀。

  26歲的胡紅在夔門所屬的重慶市奉節縣長大,現在遠眺夔門的白帝城景區當講解員。

  “我小時候,這裏遊客很少,水面比現在低很多,但現在每天多的時候有一萬多人前來參觀。”胡紅說。

  和長江上游許多地方一樣,湍急的水流和狹窄的河道曾讓遊客和商人望而卻步。但隨著世界上最大的水電工程三峽大壩建成,水位上漲,大型船隻可以通行。現在,旅遊業成為長江沿線很多城市的支柱產業。

  奉節縣有2300多年歷史,被譽為“中華詩城”。李白、杜甫、蘇軾、陸遊、白居易等文人墨客在此留下傳世名篇,很多詩歌是關於這裏絕美的風景。2003年,三峽蓄水後,奉節老縣城開始沒入水下,10公里外的新縣城,高樓大廈依山拔地而起,熱鬧而繁華。

  愛好詩歌的胡紅希望未來有更多的人來領略奉節的歷史文化,享受詩歌。

  像胡紅一樣的年輕人更關心的是未來,而74歲的趙貴林仍在堅守歷史。

  他建成了一座民間博物館,收集、展示老照片、書籍和傢俱,還保存了上世紀三十年代當地民居的風貌。

  在他的記憶中,奉節老縣城非常擁擠,許多人生活在貧困之中。“每家人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是去倒尿罐,一般人家裏都沒有廁所,縣城裏相隔很遠才有一個公共廁所。”

  現在,奉節新城擁有一流的基礎設施,人民生活富足。70年來,隨著中國的發展,人們建造新的家園,創造新的財富,有了新的夢想。重慶這座擁有3000多萬人口的內陸城市與外界產生了前所未有的緊密聯繫,在互聯網經濟、交通、公共服務、新興產業和對外貿易等領域都取得了巨大進步。

  54歲的重慶人徐榮燦在山區長大,小時候家境貧困,“家裏養雞下了雞蛋不捨得吃,賣了雞蛋給我湊學費”。

  作為一名企業家,他個人財富的積累帶有鮮明的時代印記。追逐著改革開放的浪潮,徐榮燦曾經營咖啡廳、涉足外貿服裝產業。2008年,他在重慶打造了第一家奧特萊斯商場,售賣歐洲奢侈品。

  他引以為傲的商業模式擴張到了中國十幾個城市。“小的時候看見新衣服,比如一件T恤衫,就很興奮、很想買。現在,三、五年不買衣服也不缺衣服穿。未來的消費趨勢在由物質需求轉變成精神需求。”徐榮燦說。

  2018年,徐榮燦的公司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了房地產投資信託產品,以較低成本獲得約50億元人民幣的融資。這一境外融資項目是在中新(重慶)戰略性互聯互通示範項目框架下實施的,這個中新兩國政府間第三個合作專案涵蓋金融、航空、物流運輸和資訊通信技術四大領域。

  重慶市中新示範項目管理局局長韓寶昌說:“中新互聯互通專案在金融領域的合作,為西部企業打開了一扇開放合作的大門,有效地促進企業降低融資成本,提高融資效率。”自2015年11月啟動以來,中新示範專案為西部企業融資累計超過100億美元,融資成本平均降低1.4個百分點。

  重慶與新加坡的合作輻射四川、陝西、青海、新疆、廣西、雲南等中國西部省區,帶動這些地區企業實現境外融資,創造新的財富。

  中新示範專案為重慶等西部地區打開了連接東南亞的南向通道。而2011年從重慶開行的中歐班列則打通了橫貫亞歐大陸的西向通道。今天,像夔門一樣險峻的峽谷和遙遠的距離不再是山城重慶發展的障礙。重慶與世界的距離正在縮短。

  作為中國中西部地區唯一直轄市和西部大開發的重要戰略支點,重慶在抓緊機遇,為人民帶來更多福祉。

  中國人民銀行重慶營業管理部副主任王江渝表示,目前重慶著力金融創新,更好地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支持企業更好地走出去、引進來。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更有能力參與陸上國際貿易規則的制定,去激發和滿足更多對國際貿易和融資規則的需求。”她說。(參與記者:張翅,實習生陳勝對本文也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