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芝榛以爭取保險理賠守護弱勢族群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張芝榛以保險理賠專業回饋社會。

從秘書業跨行保險理賠業,張芝榛婉拒公司開的底薪,只靠幫客戶申請理賠賺取獎金,為的是激發鬥志,不讓自己過於安逸。身為單親媽媽的她,有著俠女般的古道熱腸,憑藉保險理賠專長行俠仗義,為弱勢族群爭取該有的權益,協助有困難的家庭度過危機。她也是國際青商會一員,「取之於青商,用之於青商」,對參與公益活動不遺餘力。

張芝榛是台中人,曾任飯店總經理秘書,五年前參加后里青商會,在這個平台獲得成長及人脈的經營,來到高雄進入晛能法律聯合機構工作後,會籍轉至左營青商會,今年就接任會長職務,抱著服務社會的理念,進一步參與社會公益。

張芝榛(右三)熱心推動捐血救人活動。

二○○九年左營青商會與德播會開始合作展開捐血活動,每三個月一次,目前已邁進第十一年,透過「捐血一袋,救人一命」的義行,持續向熱情民眾募集鮮血,每年募集近兩千袋鮮血,對解除各大醫院的血荒幫助不小,多次獲捐血中心表揚。除了傳承辦理捐血活動,張芝榛也熱中培育志工的工作。

張芝榛任職的公司專門處理勞資糾紛、車禍事故調解及各項保險理賠,包括爭取社會福利及尋求社福團體資源,她曾協助家境清寒的腦麻學生向保險公司爭取福利,另外充滿愛心的她也從自己的工作所得中,提撥十分之一捐給腦麻協會。

張芝榛(前排中)與左營青商會的好夥伴。

張芝榛說,偏鄉的民眾因為知識關係,對於保險權益不太懂,在理賠上屬於比較弱勢的一群,因此只要聽到有人遇到困難,她就會挺身而出。她說,其實投保後就享有很多保障,但很多人不清楚,讓自己的權利睡著了。她的工作就是在理賠的黃金時間裡面,把握時效向保險公司爭取保戶該有的權益。

她說,其實學生平安保險很有用,一年保費才一百五十七元,但每年有兩萬元急難救助金、五萬醫療費用,二十萬重大傷病及一百萬失能與殘廢理賠,小朋友如果有發展遲緩現象,可根據不同等級申請四十萬或一百萬不等理賠及九十萬生活補助。

張芝榛以自己的保險專長為弱勢謀福利。

張芝榛表示,她協助的個案中,很多都是學生,包括腦麻或發展遲緩的孩子。如果家裡有腦麻或發展遲緩的孩子,家長能安心工作嗎?她能發揮的功能就是代替他們向保險公司爭取福利。曾經有一位從小腦麻的孩子,在她努力下,申請到了一百萬元的生活費用,對本來即將斷炊的媽媽有如天降甘霖,也讓她重新燃起對生命的熱情。

另外有個案是一位家庭環境不是很好的十九歲大學生,騎車撞上路邊的無牌車導致腦部重創、四肢暫時性癱瘓,卻是求償無門,媽媽還得大老遠從彰化騎車到台南來照顧兒子。張芝榛首先幫媽媽買了意外險,再幫兒子從學生平保險中爭取到八十萬,然後又加碼從學生平安險附加的團保找到一百六十萬元。

她說,因為孩子是撞到路邊的無牌車,她從等同是強制險的國家特別補償基金再申請到兩百萬,再加上孩子原本在全家超商打工,也剛晉升正式員工享有勞保,媽媽起初想幫孩子辦勞保退保,可以一次領兩百萬,但張芝榛認為孩子以後如果痊癒重出社會,沒有勞保是不行的,於是她勸媽媽不要辦退,從勞保團保中幫忙找了一百六十萬。孩子的勞保繼續加保,張芝榛也額外幫他從勞保爭取了四十萬。

一年後孩子恢復很快,可以開口說話了,幾乎和正常人一樣,但術後可能有癲癇的後遺症,幸好當初堅持沒有辦理退保,否則後續根本無法再請領任何補助了。

兩年多下來,她已經幫助不少類似的個案,絕大部分都是弱勢家庭。她說,以她的能力,如果捐幾百元或幾千元,對需要幫助的人來說是杯水車薪,也無法幫到太多人,但她透過自身的保險理賠專長,一次可以讓一個家庭解決燃眉之急,相較之下更有成就感。【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