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懸絕壁之上的郭亮村 一條掛壁的天堂路改變命運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建立在峽谷絕壁上的郭亮村,位於河南省輝縣市郭亮村位於太行山腹地一面高約300米的垂直懸崖上,長約2000多米的巨大懸崖,像一道屏障,隔開了村莊與外界的聯繫。

郭亮村座落在太行山深處,隸屬於河南省輝縣市沙窯鄉,海拔1700米,以自然風光和雄奇險絕的掛壁公路聞名,2018年,來訪遊客達140萬人次。這個只有300多人口的懸崖村,幾乎家家戶戶都從事餐飲旅遊業,人均年收入3萬元以上。

然而,就在幾十年前,這裡還是一處與世隔絕、靠天吃飯的貧瘠之地。「高路入雲端,望頂眼欲穿。一時不小心,腳錯歸黃泉。」村裡流傳至今的順口溜記錄了人們當年的出山之苦。郭亮村祖祖輩輩下山的路是一條始建於宋朝的「天梯」,共720級臺階,縱貫百米懸崖,由凸起的岩石和在岩壁上鑿出的石坑組成,最寬處1.2米,窄處僅0.4米。

遊客在郭亮村觀景平臺參觀。

那時候很辛苦,外邊的東西進不來,新鮮山貨出不去,山楂、柿子都是曬成幹兒賣,豬養到五六十公斤就不敢養了,太沉了抬不動。由於山高路險,村裡一貧如洗,外面的姑娘不願來,娶媳婦基本靠換親。

最難的是看病。一旦有人患急症,需要8個壯勞力協作抬擔架,順著「天梯」用繩子一截一截往下續,4個小時後才能到達最近的醫院,許多人因耽擱救治而喪命。一些有門路的村民,乾脆投親靠友搬出大山。

1972年,當時的村幹部下決心給大夥兒尋條生路。經過動員,村裡挑選了13名硬漢組成突擊隊,他們腰繫粗繩,淩空作業,用鋼釺、鐵錘在太行絕壁上鑿洞修路。此後,越來越多人加入了修路的隊伍。

經過5年風餐露宿,投工3萬人,清理石渣2.4萬立方米,一條長1250米、橫亙於海拔1700米峭壁上的絕壁長廊修通了,這就是如今的掛壁公路「郭亮洞」。

河南省輝縣市郭亮村的絕壁峽谷

「我出去當兵時,走了2個小時從天梯下去。1979年從部隊轉業回來,公路已經修通了,夜裏十點多到山下,順著公路1小時就到家了,雖然周圍一片黑,但心裡美滋滋的。」40多年過去了,64歲的村民申河山仍然記得第一次穿過「郭亮洞」時的喜悅。

1975年,申河山高中畢業。當時公路正修到緊要處,他義不容辭上了工地,打錘、除渣各種活兒都幹過。半年後他應徵入伍,帶著路沒修通的遺憾離開了家鄉。後來家裡來信,說大卡車開到了家門口,他激動得把信拿給每一個認識的戰友看。

車輛行駛在河南輝縣郭亮村的「絕壁長廊」上。

驅車行駛在郭亮洞,光線忽明忽暗,沿山體外側的洞壁上掏出了30多個「天窗」,當年用來清理石渣的窗口,現在成了通風透光的觀景臺,仿彿給對面山崖套上了大大小小的天然畫框。

郭亮洞打通了上山的最後一公里,太行山的壯美景色、懸崖村的民俗風情,以及絕壁長廊本身,都對外界構成了很大吸引力,路一修通,遊客就進來了。

從上世紀90年代起,郭亮村的旅遊業日漸紅火。這裡除了是休閒度假目的地外,還是數百家劇組進駐取景的影視基地和攝影愛好者、美術專業人士青睞的寫生基地。借助網路,這個昔日養在深閨人未識的懸崖孤村,一度成為聲名遠播的網紅打卡地。

一輛汽車行駛在河南省輝縣市郭亮村的絕壁公路上。

遊客連年增長,去年共140萬人次,門票收入1.2億元,郭亮村現在村裡家家戶戶有產業,要麼開餐館、旅店,要麼擺攤賣土特產、紀念品。

漫步郭亮村,上百年歷史的老屋仍在,新的建築拔地而起,形成了奇妙反差。人們曾經想要逃離的地方,現在是充滿生機和活力的沃土,不僅外村人聞風前來尋找商機,靠讀書走出大山的許多年輕人也回來了。

「村裡跟過去不一樣了,只要有想法就能找到施展空間。」32歲的申洪旗是一家民宿的老闆,大學畢業後,他返鄉接手父親的生意。十年來,他把一個農家樂改造成了擁有專業會議室和35間高標準客房的現代民宿,在多個知名旅遊服務平臺保持郭亮周邊的訂房率、好評率第一。

像申洪旗這樣的返鄉大學生,郭亮村有十幾個。作為村裡的長輩,申河山提起他們時,言辭中毫不掩飾讚賞和欣慰。他說,幾十年來,村裡最大的變化是人,過去看是窮山惡水,飯都吃不飽,最羡慕平原;現在也有心情觀景了,人人都覺得家鄉好。(文圖/新華社 雙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