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保護時刻警惕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兒童與少年的保護不論官方與民間社會都應時刻警惕,執法部門依法行政的決心千萬不能龜縮、卸責!近年來,兒虐通報的案例逐年攀升到一○七年逼近六萬件;用一○六年已經確認的完整數字來看,全台灣有一百五十五名十八歲以下的兒童或青少年是因受虐兒在通報之後死亡,這個數字,相當於每周平均有三名兒少死亡。台灣早就不是第三世界國家,嬰兒夭折率極低、少子化問題嚴重、高等教育資源過剩等等,一些現象遮蔽了前述殘酷、辛酸的數字。
日前新北市某托嬰中心負責人等因兒虐事件遭到地方政府裁罰並公告姓名,另移送司法偵辦;衛福部卻僅因業者訴願行政罰法與刑法「一事不二罰」,即自行此取消公告。然儘管地檢署進行偵查期間,依照行政罰法第二十六條第一項,同一行為觸犯刑法和違反行政法時,雖應由司法機關刑事偵審優先為原則,但可能與刑事判決之罰金同性質的重複處罰者,僅限行政裁罰的罰緩,故除了罰鍰以外的沒入或其他種類行政罰,因兼具維護公共秩序,行政機關仍得自為裁處。衛福部做為全國最高兒少保護機關認事用法尚且如此顢頇糊塗、畏首畏尾,遭到民代、家長質疑挑戰後隨即恢復公告,形同自打嘴巴,公權力機關執法的社會信用已然無端受到嚴重破毀。
兒少保護問題的嚴重性,或許官方連執法都欠缺自信只是冰山一角,家庭終究才是最重要的保護網,北部一個長期致力兒少保護的醫學中心揭露一項數字,近五年六十七件重大兒虐事件中,三分之一其實是「已知個案(不是第一次發生的)」,如果能夠立即介入支援、提供資源給這個脆弱危殆的家庭,兒虐或可減免;台灣二○一八年底列管的受虐兒竟然高達六四四三人,二○一七、二○一八年被通報「家內事件」的孩子遭父母(監護人、照顧者)虐待疏忽殺害致死有四十四人,誰不讓他們長大?施虐者中高達七十六%是父母,這個數字著實令人驚訝不已。因此,地方社政機關的輔導、衛生機關的醫療、警政機關的巡邏、志工團體的協助等諸多公私部門的早期協力介入模式是深值探討、實踐的。
兒虐案件之所以被揭露必須要有通報來源,幾年來主要通報來源有三成以上都是來自教育人員,兩成以上是警察,而兒虐的醫療資源提供者醫事人員出面通報的只有六%。各地醫師公會理論上是一個最強有力的遊說團體,醫師自己在健保申報的權益事項上壓力向來不容小覷,對於兒虐事件有無裝聾作啞之嫌,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如何透過保障基層醫師通報後免於安全侵擾的疑慮?至少警政機關應該即時支應通報醫師於其家宅、醫療院所設置巡邏箱加強巡邏,給予通報者實質安全支持,以及對施虐者形成「見警萌退」的心理強制。多做一點,兒虐少一點!
(蘇嘉宏博士/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