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春半島的醫療問題,無解!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聯合報》94年1月9日「缺大醫院 恆春又多了枉死魂」的報導,就是恆春半島的醫療宣言。

上周高雄捷運公司賀姓副總經理赴墾丁參加員工研習,到風光明媚的鵝鑾鼻聯勤官兵活動中心附近晨跑,因心肌梗塞經緊急搶救無效不治,新聞還報得蠻大的。
這起醫療性的社會新聞見報,恆春人有兩種感觸:第一,恆春人若是這種死法,媒體根本不報,一定要外地人到恆春死了,才會大肆渲染,例如到恆春拍戲的劇組人員因腦溢血搶救不及,三軍聯訓基地的爆炸案、戰車翻覆,乃至於更久以前的南灣海上長泳溺斃案等。第二,基於此,恆春人爭取的心血管急救醫療設施,不單單只有恆春人用得到,一年七、八百萬的遊客、聯訓基地演訓的官兵,大家都有機會用到生死一瞬間的急救機制。
恆春半島無離島之名,卻有離島之實,要近不近,要遠不遠偏遠地區所產生的落後醫療問題,一直為地方所詬病,付相同的健保費,卻生死隨人。歷年來為恆春爭取提升醫療水平的動作沒有斷過,中央也非常重視,想要把這個問題根本解決,給它「一刀斃命」,但是,不論如何處理,想盡各種辦法,結論就是:無解,完全的無解。
恆春有三家比較像樣的醫院:衛福部的恆春旅遊醫院(名稱怪怪的)、基督教醫療團體支持的恆春基督教醫院,以及私人的南門醫院,三家醫院屬性不同,業務重疊,多少有些競爭。最早時,衛生署曾整合三家醫院的急診室為一個任務編組的急救中心,避免人力浪費,整合資源,提昇急救水平,這是恆春最迫切需要的救命醫療,後來,可能還是各有私心,最後解散。
衛福部在二○一三年曾經有一個構想,整合三家醫院為一個「聯合醫院」,針對三家醫院的屬性及專長分別發展不同的專科別,旅遊醫院負責內科系,南門醫院負責外科系,基督教醫院則專責婦兒科,這個「發想」其實很好。但是,三家醫院屬性各異,財務性質各有不同,要把到了醫院的病人轉到別家醫院,有點困難,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既然整合無望,就八仙過海,各自發展,於是在在地人縣長潘孟安力爭之下,政府斥資四點三億為恆春旅遊醫院改建醫療大樓,恆春基督教醫院也募款集資動土興建醫療大樓,規模較小的恆春南門醫院則想辦法與高醫合作。
期間,有一個很好的契機,潘孟安縣長利用中央執政的優勢,硬是向退輔會爭取到屏東設立屏東榮民醫院,可惜落點卻在大型醫院已經院滿為患,而且與高雄只有一溪之隔的屏北地區,成了效益大打折扣的錦上添花。如果,當初把這家屏東榮民醫院再往南推到恆春半島,或許就是「雪中送炭」平衡南北的雙贏德政,至少,可以就近照顧三軍聯訓基地及中科院九鵬基地等國防部的關係企業,以及有核災風險的台電核三廠,可惜了。
還有一件,就是在媒體炒作下搞笑的「空警支援急救後送」,此事還勞動政務委員唐鳳煞有介事出面開協調會,結果可想而知,空警隊一口回絕。其間牽涉到許多異想天開的技術難題,先把急救病人送到五里亭機場,同步申請空警調機接人,再送到小港機場轉送到大醫院,機番折騰下來,時間也差不了多少。於是,把問題擴大為「空勤在五里亭機場駐點待命」,這下又「頭大過身」。況且,何種危急的病患可以上機?費用誰出?賴賬怎麼辦?也不要想像上機的都是感人的搶救孕婦、獨居老人腦溢血、學童溺水等,如果是黑道尋仇火拼、酒駕撞牆、吸毒過量等重症,雖說就醫療的立場一視同仁,但是,難免有「機出無名」的質疑。
既然搶救要爭取時間,於是,爭取從南二高或八八快速道路終點,興建延伸到恆春的快速或高速公路,就成了另一個戰場。然而,就算爭取到醫療專用的快速後送到路,對恆春人還是不公平,沿途送醫不一定救得回來,而且,還要付一筆不便宜的救護車出車費用。
要徹底解決恆春半島的醫療問題,有三個要件,硬體的大樓、精密先進又昂貴的設備、高薪的醫師與負荷過重的護士等醫療人員。
蓋大樓,那是中華民國政府最擅長的專長,已經蓋了。
恆春半島最迫切需要的醫療是心血管疾病的在地急救,其要件就是尖端昂貴的設備以及願意常駐的急重症醫療團隊。心導管室或心血管急救部門,不是一位專科醫師幾個護士就可處理,必須是多人小組分工的團隊。衛福部一直不願意下重本在恆春投資,主要還是市場與效益考量。恆春半島雖有此需求,但是「市場」不夠大,投資設備養一組專業醫療團隊,完全不划算。據一項舊的資料,以一○五年為例,恆春半島每月平均因腦神經外科轉出的病人約九人,全年有一○一起案例,這樣的「市場」,如何養這麼昂貴的醫療團隊?這就是兩難,所以,無解。
常言道,能夠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所以,下重本添購整套先進的醫療設備,不是問題,問題在缺少操作設備的醫療人員。當然,政府還是有逼教學級醫學中心就範的工具。高雄醫學院對於恆春半島的醫療支援算是比教用心的,不過據醫界透漏的內幕消息,那是因為高醫在民國九十八年間爆發婦產科醫師詐領保險金的醜聞,衛生署以條件交換懲處,才強制高醫支援恆春旅遊醫院,乃至於高醫最近與南門醫院簽署策略聯盟,未來將朝高醫分院模式營運,或許都是政策主導下的發展。
其中的利器,就是醫學中心若能支援偏鄉醫療,在醫院評鑑上有非常大的加分效果,這是非常實際的政策工具。如果高醫能與南門醫院建立夥伴醫院之後,要整合公立的旅遊醫院,或將旅遊醫院委外給高醫經營,就是水到渠成,相關問題就解決過半,恆春基督教醫院可以讓它獨立發展,發揮互補功能。
至於錢的問題,老實說,恆春半島從不缺錢,貢寮的核四廠每年回饋貢寮鄉的經費超過三億元,比照核四廠回饋貢寮鄉的標準,核三廠每年回饋恆春的經費,少說也有二、三億,其中屏東縣政府分走七、八千萬,然後,用來在恆春舉辦風鈴季、音樂季、藝術季、國際民謠節,你也知道這種為消化預算的活動目的何在?肥了誰?而恆春鎮公所每年分到將近一億,全部化整為零用於所謂「社會福利」。過去兩年,恆春鎮公所舉辦引起非議的「全鎮大摸彩」,就是花這筆錢。如果這筆回饋金能從一開始就提撥二分之ㄧ或三分之ㄧ做為公益性的醫療基金,用於提升恆春醫療環境點火之用,作為恆春半島民眾的救命錢,他的效益,應該比政客用於變相買票,更有意義,其他的二分之ㄧ或三分之二,同樣可以回饋鎮民,不相衝突。
只是在政客惡意分贓下,原本可以發揮最大功效的公益基金,全部被誤用、亂花,錢能解決的問題,最後變成「錢」與「要解決的問題」都是問題。結論就是,繞一大圈,恆春半島的醫療問題,無解!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