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五年、二○一七年的英國留脫歐與公民投票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金髮英國首相波利斯強生(Boris Johnson)上個星期應該度過了他人生中相當挫折的七天,這位自兩年前就在脫歐公投宣傳上鐵心寧可死在臭水溝裡也要脫歐的漢子,到目前為止所放出的幾個大絕都被擋下來。國會休會被拒、同志倒戈不讓他順利無條件脫歐(但卻又不是退黨加入工黨)、解散國會大選表決落敗、自己的親弟弟挺不住辭職。

還好這位鐵漢算是承襲了溫斯頓丘吉爾那種打死不退(就是打不死的小強同樣說法)的性格,相對於梅伊在記者會上那一抹委屈的淚光,雖然面臨到這麼排山倒海的衝擊,也要義無反顧的堅持做下去,繼續做這個首相,讓保守黨繼續執政。

從前年英國決定要辦脫歐公投起,前相卡麥隆也好,第二女英相梅伊也好,一直到目前的強生,幾乎塞滿了各種電子網路臉書或所有媒體,我們好像忘卻了英國還有一個叫工黨以及一位叫柯賓的人物,更無從想到還有第三黨自由黨的存在。保守黨自己演出留脫歐內鬥大戲的二年來,吃瓜群眾只記得英國國會裡保守黨各種層出不窮卻又黔驢技窮的脫歐方案。

各號保守黨人物在跟容克(歐盟主席)的口水戰,更是連英吉利海峽對岸的歐陸人都瞪大了眼睛,難以相信這個在一九七五年一樣通過公投,堅持留在當年還叫做歐洲共同體的英國佬們,玩著似曾相似的把戲。

話說當年英國工黨在國會勝選之後辦了是否要留在歐共體的公民投票,打破了這個議會民主、菁英民主始創國的歷史記錄,也讓一直以來對民粹式直接民主深不以為然的英國資深政客體驗到操弄群眾與揮舞權力的新玩法,當然也讓英美學術界對民主與權力有新的認識。工黨被學者給予狡詐、算計、權謀等毫不留情的評論,並被認為這項歐共體公投給了傳統民主與責任體系最差的示範。

姑且不論英國人從一九七五年到二○一七年公民投票留脫歐的反覆性格,這些日子以來,保守黨卻是聚足了世界的眼球。先是卡麥隆在選舉時力克工黨掌握了西敏寺多數,公投辦理階段保守黨各方人馬對留歐與脫歐對立的場面,讓其他政黨只能當二號人物。脫歐後雖然重創了卡麥隆,接下來繼柴契爾之後的女首相梅伊讓全球觀賞到她優雅的風采。

只不過花無三日好,她的微笑漸漸隨著脫歐情勢日漸嚴峻而消減的同時,辛辣的強生接管了唐寧街府邸。英國政治面貌在這幾年的交迭下,如一道道色香味相異的菜色,上了平民百姓的桌台,而主理這些令人毫不厭倦口味的掌杓之人,恰恰就是保守黨。

直到今天為止,脫歐的嚴重後果還尚未發生的現在,至少保守黨可以欣然繼承四十四年前學者給工黨的同一評價:狡詐、算計、權謀!如果保守黨真的再辦一次其結果顯然留歐的公投,或是保守黨讓英國最終脫不了歐,相信我們不會驚訝。(衛芷言博士/高苑科大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