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海戰125周年:中國大陸打撈「沉滅的歷史」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這是停靠在威海灣的“定遠紀念艦”。新華社記者 王陽 攝

新華社記者蘭恭來、王陽
    125年前的9月17日,黃海大東溝,天空暗淡。清政府北洋水師旗艦「定遠艦」面對來到家門口的侵略者發出「怒吼」,中日甲午海戰就此打響。這一戰,在幾代中國人的記憶中留下傷痕。
  2019年9月2日,山東威海,劉公島,風輕波平。中國大陸考古學家宣佈,歷經2個月的水下考古調查,已基本確認「定遠艦」沉滅位置。一批沉艦遺物出水面世,再次引發人們對這段悲壯民族記憶的探究。 
  「定遠艦」是清政府委託德國伏爾鏗造船廠建造的7000噸級一等鐵甲艦。作為當時的「亞洲第一鐵甲艦」,「定遠艦」的出現一度震撼了日本。在海軍文化濃厚的日本,一個名為「擊沉定遠」的遊戲在彼時日本孩童間流行起來。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在後續的威海衛保衛戰中,定遠艦不幸被日軍魚雷艇偷襲中彈受損,隨後緊急移船到劉公島東村外擱淺,不久即因戰局崩潰主動自爆以免資敵。曾經被譽為「永不沉滅的定遠艦」,就此沉滅海底,沉睡百年。
  今年7月起,中國考古學家以2017年、2018年的水下考古物探、潛水實地探摸結果為基礎,組織水下考古技術人員開展了為期2個月的威海灣甲午沉艦遺址第一期調查專案,採取抽沙揭露的方法瞭解殘存艦體的保存情況。

威海灣甲午沉艦遺址第一期調查專案在水下發現的一塊屬於“定遠艦”的鐵甲(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供圖)

  在繁瑣冗長的水下考古中,一塊鐵甲的發現打破了平靜。
  「這是一塊長28.73米,厚14寸的鐵甲,根據北洋水師船艦編制,只有比較大型的船艦才有這麼大的單塊裝甲。經過對照,我們發現了它與當年設計建造合同的要求基本吻合,這成為此次考古調查推斷的重要依據。」山東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水下考古研究室主任王澤冰說。
  中國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研究員周春水對比著「定遠艦」設計圖告訴記者:「我們通過文獻考據和多種技術手段的交叉印證,認為這塊鐵甲應為‘定遠艦’被拆解後脫落在海底的一部分,加上一塊銅銘牌的文字資訊,最終基本鎖定我們水下考古抽沙區域位於‘定遠艦’第42到47肋骨處,工作區位於‘定遠艦’主炮臺、彈藥倉附近。」
  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水下考古研究所所長薑波說,這是2014年以來北洋甲午沉艦系列調查與研究工作的又一重大成果。
  目前,中國大陸水下考古只有約40年發展歷史,常年活躍於一線的水下考古人員僅60到80人。2009年後,中國水下考古工作才進入快速發展階段。
  中國考古學家介紹,除了考古實力所限,「定遠艦」殘骸所剩不多,是難以搜尋的主要原因。史料記載,甲午中日海戰結束後,定遠艦遭日軍大肆拆卸,武器與艦材被當作戰利品運往日本。如今,在日本福岡有一座「定遠館」,就是用定遠艦的遺物建成的,這也是定遠艦現存遺物最多、最集中的地方。
  近年來,除「定遠艦」外,北洋水師艦隊中的「致遠」「經遠」兩艘主力戰艦也先後被發現。如今,兩艘沉艦部分出水文物,正在位於青島的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北海基地進行修復。
  基地修復工作負責人劉勝介紹,水下文物修復耗時長,需克服文物出水後的環境變化,修復中脫鹽、脫水環節最為重要。
  在劉勝的工作室,木質、橡膠、金屬、陶瓷等各類出水文物正在進行有序修復。據劉勝介紹,一塊約8釐米長、5釐米寬、帶有「經遠」二字的木牌,是目前較有代表性的出水文物,今年7月剛剛完成修復。
  「水下文物主要以原址保護為主。是否打撈要看是否有文物利用需求,修復人員、修復時間是否充足等,這需要打撈、文物修復、考古等各方面專家綜合考慮。」劉勝告訴記者。
  專家認為,「定遠艦」等甲午沉艦考古調查收穫的成果,有利於深入推進甲午沉艦調查與研究工作,對甲午海戰史、海軍史、艦船史研究具有重要的歷史與科學價值。
  從2015年發現「致遠艦」,到2018年發現「經遠艦」,再到如今找到「定遠艦」,甲午海戰沉艦的考古發現,讓不少關心中國近代史的人們心懷感慨。
  「甲午海戰是中國人心中的一道傷疤,清政府的失敗讓中國深陷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苦難境地。」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院院長郭陽說,近年甲午沉艦考古發現,能讓中國人以史為鑒、珍愛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