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黃海渤海候鳥棲息地申遺成功~開啟濕地保護新篇章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蘇鹽城濕地珍禽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濕地景色。

在江蘇鹽城,黃海濕地一處百餘平方米的灘塗上,生活著三百餘隻普通燕鷗。七月上旬,許多剛出生的幼鳥嗷嗷待哺,經親鳥精心餵養,不久即可翱翔。

濕地被稱為「地球之腎」,具有較高的生物多樣性。黃海濕地草木蔥蘢,長江、黃河裹挾的泥沙在此沉積,形成大片灘塗。這裡是「東亞—澳大利西亞」候鳥遷飛路線上數百萬候鳥的停歇地,也是江蘇鹽城國家級珍禽自然保護區。

七月五日,第四十三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世界遺產大會)在阿塞拜疆舉行,審議通過將中國黃海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該專案具有的「突出普遍價值」和中國政府採取的保護措施受到肯定。

「這把中國的世界自然遺產延伸到了海洋。」鹽城市委副書記、市長曹路寶感慨,「是一份自豪,也是一份責任。這意味著接受全世界更高水準的監督、進行更嚴格的保護,代表中國參與世界生態建設。」

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曹壘研究員介紹說,水鳥是濕地生態系統健康程度的極佳指示生物,其群落結構的變化反映著濕地不同營養層次的變化。

在江蘇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麋鹿在濕地生活。

本次申遺成功的區域位於江蘇省鹽城市,主要由潮間帶灘塗和其他濱海濕地組成,為勺嘴鷸、小青腳鷸等二十三種具有國際重要性的鳥類提供棲息地,支撐了丹頂鶴、黑嘴鷗等十七種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物種」的生存,包括一種極危、五種瀕危、五種易危物種。

整個「環黃海生態區」包括黃海、渤海和東海海域的一部分,位於亞洲大陸與太平洋之間,南至大陸長江口、韓國濟州島最南端和洛東江河口,北至黃海和渤海海岸線,被世界自然基金會列為全球生物保護關鍵區域。

在「環黃海生態區」渤海海域的北大港濕地,職業攝影師王建民的鏡頭裡,地表超過四十度C的高溫下,一隻環頸鴴不停地用羽毛沾水,給它的孩子降溫。

位於江蘇鹽城東部沿海的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一群白鷺在樹頂棲息。

年逾耳順之年的天津人王建民拍鳥、巡鳥、護鳥、救鳥二十年,是天津濱海新區濕地保護志願者協會秘書長,也是「中華遺鷗保護地」天津地區的負責人。

遺鷗,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中的易危物種。每年天將冷,遺鷗就飛來漢沽大神堂一帶的灘塗越冬;當天漸熱,它們會飛往陝西紅堿淖、內蒙古鄂爾多斯等地繁殖。

「適合遺鷗的生存之地正在減少,這裡的食物比較充足,特別是光滑河藍蛤以及其他蛤蜊豐沛,對遺鷗的日常補給至關重要。」王建民說,每年來此灘塗一帶越冬的遺鷗數以幾千計。此外,這片區域還生存有鴴鷸類等鳥類近百種。

曹壘指出,中國東部沿海豐富的資源為不同食性的水鳥提供了食物,例如水生植物的種子、葉和塊莖,以及浮游生物、無脊椎動物和魚類等。

王建民從小生活在沼澤、港、岔星羅棋佈的薊運河畔,濕地鷗禽翔鳴、蝦蟹肥美。二十一世紀初,身為職業攝影師的他,拍遍了中國大陸的大江南北後,卻發現他年幼時家鄉的銀魚紫蟹不見了,蘆葦叢中的禽鳥鳴叫稀少了,濕地盜獵時有發生,填海造陸正在使鳥類棲息地縮減。

近二十年來,他呼籲退漁還濕擴大棲息地,也召集志願者聯合當地監管部門打擊盜獵。有一年秋天,他們共清除三萬五千米鳥網,解救了五萬多隻回遷至此的鳥。「投身濕地保護,見證濕地生態恢復,重現候鳥翔集、飛羽驚豔,是我餘生的夢想。」王建民說。

隨著環黃海渤海候鳥棲息地申遺成功,業內人士認為,中國東部沿海曾經因發展經濟而消失或受到損害的濕地,將逐漸獲得科學的修復和恢復。

世界自然保護聯盟二○一二年關於「黃海潮間帶棲息地」的評估報告表明,整個「東亞—澳大利西亞候鳥遷徙路線」有十六處潮間帶水鳥生物多樣性關鍵區域,其中黃渤海區域就占了七席。

近些年,黃渤海鳥類調查等一系列針對此間鳥類的研究相繼開展,通過鳥類物種的科研專案,連接不同國家的科學家在遷徙節點加強監測、彼此合作,形成一定的國際影響力和關注度,也將有助於未來中國大陸及全球濕地的保護工作。(文圖/新華社 倪元錦、李響、李博、邱冰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