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鹽城生態留白 為經濟發展添綠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在江蘇鹽城東部沿海的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拍攝的一隻白鷺和一群麋鹿。

海風吹動蘆葦蕩沙沙作響,成群的鳥兒在藍天上翱翔,在葦葉間穿行;結伴的麋鹿在矮草中嬉戲,在灘塗上奔跑——在大陸東部江蘇省的鹽城黃海濕地,隨時都能感受到這塊「自然饋贈之地」的生命活力。

鹽城位於中國經濟發達的長三角地帶,寸土寸金。然而,這裡坐擁兩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日前,鹽城牽頭的中國環黃海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成功列為世界自然遺產。

「作為東亞—澳大利西亞候鳥遷徙路線上的關鍵區域,這裡是給候鳥提供『救濟糧』的服務區,它們在此換羽、越冬、覓食、繁衍。」江蘇鹽城濕地珍禽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副主任陳浩告訴記者,每年春秋時節保護區有超過三百萬隻候鳥遷飛經過,有近百萬隻在保護區內越冬。

在保護區核心區內,除採取設置物理隔離欄、開挖物理隔離河道等保護措施,還有視頻監控廿四小時「站崗」,無人機海上守護。為防止保護區附近風電場對鳥兒造成干擾,保護區安裝了鳥類監測雷達。

作為濕地的「旗艦物種」,候鳥種群多寡、遷徙路線的變化是檢驗一個地區生態環境的自然指標。黃海濕地支撐了十七種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物種的生存,是世界上稀有的遷徙候鳥勺嘴鷸、小青腳鷸的存活依賴地,也是中國丹頂鶴的最大越冬地。

廿世紀八○年代初,當地盜捕鳥類尤其是丹頂鶴的行為較為猖獗,引發地方政府關注,下決心成立保護區。成立初期,當地人並不理解—人重要還是鳥重要?

「保護區附近都是漁業鄉鎮,當地人喜歡在此捕魚,挖一些貝類、小螃蟹等,很多人覺得打鳥也不犯法。」據保護區成立初期就參加工作的老員工賈翠梅介紹,隨著環保觀念的逐步提高和生計問題的解決,當地老百姓開始慢慢理解並支持保護區的工作。

更大的困難在於,發展的欲望對保護區的衝擊。沿海開發如火如荼的那些年,保護區巨大的土地資源是各方覬覦的「蛋糕」,經常要與企業等博弈。

「曾經有人認為保護區面積太大,影響發展,希望能夠縮小保護區面積。但是我們還是堅持將沿海濕地『留白』,進行最嚴格的保護。」鹽城市委書記戴源說。

鹽城積極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生態文明理念,對保護區周邊環境進行更嚴格的清理整頓與生態修復。七點九萬畝濕地得到恢復,分佈在緩衝區、實驗區附近的多家飼料加工廠等企業先後拆除。為了保護勺嘴鷸的棲息地,當地政府下決心停止圍墾條子泥區域的近百萬畝沿海灘塗,並停止在鳥類遷徙路上建立風機。

經過三十餘年的堅守,濕地保護正成為鹽城社會各界的共識,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由「兩難」向「雙贏」加速轉變,守護濕地的生態文明理念已滲入城市骨髓,成為當地地域文化的重要涵養。

江蘇省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安全保衛處處長劉彬告訴記者,「農民看到溜出保護區的麋鹿在自家農田啃食莊稼,都不會驅趕它們,而是打電話給我們,讓我們趕緊把鹿帶回去。看見麋鹿陷入魚塘、水渠,也會及時聯繫我們,並幫助我們一起營救。」

為進一步凝聚生態環保共識,鹽城在今年評選出首屆「生態衛士」五名,充分激發市民生態環保的榮譽感與熱情。

鹽城「為鳥讓路」的同時也充分考慮周邊居民的生存與發展。除了給予生態補償金,鼓勵農民種植保護區內動物愛吃的作物,當地還大力發展生態旅遊等,反哺當地居民及濕地保護。

「未來,我們在繼續嚴格保護濕地的同時,還將堅持綠色發展,以成功申遺為新的契機,加快鹽城產業轉型,吸引高端人才和綠色產業,讓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相輔相成、相得益彰。」戴源說。(陸華東、邱冰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