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不倫不類的國家自然公園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異曲同工?上圖,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拿「咾咕石」去蓋龍坑管制站(《聯合報》84年7月7日的報導);下圖,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挖了五百噸的咾咕石興建「黃宮」。

建設公司在壽山山腳下拆屋整地,挖了一個大窟窿,破壞了俗稱硓咕石的珊瑚礁石灰石,被環保團體大肆譴責,被有關單位究責。職司管理壽山的壽山國家自然公園在山上大手筆興建「黃宮」,挖了五百噸的的咾咕石去粉飾牆面、作圍牆,不但沒事,反而自吹自擂,歌功頌德,號稱為「會呼吸的牆」。這是什麼世代?什麼雙重標準?難道是「十惡不赦」、「百惡不罪」。

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的轄區不只壽山一處,另外還有半屏山、旗後山、龜山、左營舊城與打狗英國領事館,若要興建「營運總部」,不一定得在全面禁建的壽山頂,可以選擇其他地區或山下不敏感的地段而棲,如此一來,就不會有州官放火之譏,也不會動到就地取財「用咾咕石糊壁」的歪腦筋。

園方擇址於此,最重要的原因,當然是地理位置佳,視野一流,可遠眺旗津島、高雄一港口,是欣賞港灣美景的制高點。這也正應了「天下名勝官佔多」以及官府好大喜功,強佔地王的心態。

再說,既然還是「籌備處」,就得有籌備處的樣子,你終究不是正式的「管理處」,都還在籌備階段,只能因陋就簡,將就將就,豈有還在籌備階段,什麼事都沒幹,就大興土木先蓋辦公廳舍者?

壽山國家自然公園原先的籌備處在壽山動物園下方一片閒置的房舍,如此,適才適所,不是挺好的,何必惹塵埃?

《聯合報》於民國八十四年七月七日刊登了一篇「龍坑管制站  牆是珊瑚骨」的報導(參閱左上圖),記者搞不清楚狀況,針對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拿珊瑚骨「咾咕石」去蓋房子的事,不批反捧,被當地人痛批。

廿年後,我們營建署的國家公園管理單位,沒有記取教訓,竟讓歷史重演,而且越蓋越大,從一個小小的管制站,變成媲美圓山大飯店的黃宮!

整個建築要用到五百公噸的「咾咕石」,當然不是馬路邊撿來的,據主導此建案的籌備處主任許亞儒說明,咾咕石是從地層開挖出土,由於石材是國家的資源,所以,透過建築師的設計來做為整棟建築的牆面,而且,許亞儒又說,是把大塊的咾咕石打碎成規格化拼鋪做建築牆面。

因此,採山挖石是一罪,把巨石敲成碎塊,又是一罪,都是嚴重破壞生態之舉,如果換成老百姓如此這般,是該當何罪!

善 後 措 施

第一、移請監察院調查是否有違法與違反保護生態之失。

第二、敲掉這些犯罪證據的「咾咕石」,讓它們回歸山林,否則,只是永世展示破壞生態的證據。

第三、籌備處主任許亞儒已經榮升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慎防他在墾丁重施故技,因為墾丁沿海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咾咕石」。【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壽山國家自然公園原先的籌備處在壽山動物園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