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浩大的錯誤施政比貪污還可怕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說起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成立的故事,是蠻曲折的。

之所以要在壽山成立國家自然公園,是因為陳菊競選連任,需要一些政績妝點。但是,要憑空成立一個不夠大又不夠小的國家自然公園是不可能的,因為沒有法源,因此,要先修法取得法源基礎。然而,要去修各方角力、爭議十足的《國家公園法》,那比登天還難。《國家公園法》自民國六十一年公布迄今四十七年,多次由行政機關推動修法,全部胎死腹中,無一成立。只有在九十九年十一月十二日由立法院三讀通過《國家公園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只修正第六、八條條文,並增訂第廿七之一條,內容全部是配合成立「國家自然公園」,由修法的大費周章,可見工程之浩大。

當時由國民黨掌控的立法院,毫無敵我意識,甘願配合民進黨團的運作,給陳菊的連任添嫁妝,這涉及政黨之爭,不提也罷。純就法案本身的正當性、正確性、可行性與功能性而言,可說是一部荒謬的歪法、惡法。

國家公園是舶來品,全世界成立國家公園的國家為數不少,可是,從來沒有一國在國家公園之外,另外成立面積較國家公園為小的「國家自然公園」。台灣的國家公園建制本來已經偏小,島內的六座國家公園全部加起來還比不上外國的一座國家公園,亟需合縱連橫整併為較大的國家公園,便於管理。現在倒反其道而行,在已經偏小的國家公園成立更袖珍、更小型的國家自然公園,精耕型的國家公園更容易因為過多的破壞性建設,反而危害生態與自然,壽山國家自然公園與墾丁國家公園就是一例。

再從實務面來看,中華民國的行政部門與立法院辛苦聯手,將很難修法的《國家公園法》修成增加「國家自然公園」。如果比照壽山的條件,此法一過,台灣幾乎可以成立少則幾十座,多則上百座國家自然公園。然而,將近十年,從頭到尾就只成立了一座「壽山國家自然公園」,僅此一家,別無分號,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不是一部非常怪異的法案?「國家自然公園法」成了「壽山國家自然公園」的專利法。

若是如此,那麼它的命運,就是兵分兩路,第一再修法,廢掉「國家自然公園」這個全球所無,台灣獨創的怪胎;第二,就是把「壽山國家自然公園」改編為以其他保護區為名的生態區,回歸常軌,或降編交由高雄市政府管理。【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