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源野生動物見聞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新華社照片,西寧,2019年8月22日,藏野驢與狼群在鄂陵湖邊對峙。

新華社記者劉詩平、韓方方

  初秋時節,走進黃河源頭,鄂陵湖、紮陵湖煙波浩渺,赤麻鴨、斑頭雁或嬉戲于水中,或休憩於岸邊;成群的藏野驢、藏原羚在湖邊草地上時而低頭進食,時而抬頭張望;鷹隼則飛翔於天空,或停落在人工搭建的招鷹架上。

新華社照片,西寧,2019年8月20日,這是黃河源頭的一群藏野驢。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攝

  8月20日,記者從鄂陵湖水位元站前往黃河最上游的紮陵湖水位站,道路兩旁,各種野生動物不時闖入視線。隨著三江源保護工程的實施和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的推進,生態日漸恢復,野生動物種類不斷增多,黃河源頭成了它們自由活動的天堂。

  “原先我們來鄂陵湖和紮陵湖進行水文觀測時,很少見到藏野驢、狼、藏原羚、熊。現在,會時不時地看到藏原羚、藏野驢、狼等這些野生動物。近年來,雪豹、白唇鹿等瀕危動物種群也出現在了這裏。”1986年就在瑪多黃河沿水文站工作的黃河水利委員會瑪多水文勘測分隊隊長張紅兵說。

  今年年初,科研人員在黃河源頭開展調查時,通過紅外相機兩次拍攝到一隻雌性雪豹及其幼崽。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管委會生態保護站站長馬貴告訴記者,前一段時間,在黃河源園區監測到了雪豹。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態系統健康與否的氣壓計”之稱,雪豹被觀測到,顯示這裏的生物多樣性不斷豐富,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生態的好轉。

  記者在湖區短短幾個小時之內遇到了幾個令人難忘的場景。當天下午2點10分,記者在從鄂陵湖前往紮陵湖水位站的湖邊路上,見到一個由5匹狼組成的狼群在驅趕藏野驢以尋找弱小的獵物,最後將目標鎖定在一隻與父母親在一起的小藏野驢身上。公驢和母驢雖然與狼群展開了角鬥,用後腿跳踢狼群,但小驢依然沒能倖存,被狼群咬死。看見我們到來,狼群悻悻地離開了,藏野驢夫婦則悲痛地守在了小驢身邊。下午6點15分,當我們從紮陵湖返程再次路過時,母驢依然守護在小驢身邊。

新華社照片,西寧,2019年8月20日,母藏野驢守護在已經死去的小驢身邊。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攝

  對藏野驢夫婦來說,這一切可謂極其不幸,但動物界每天都在上演著這一幕,也顯示了黃河源頭生態的修復狀態,藏野驢多了,狼多了,生物多樣性更加豐富了,黃河源頭上演著動物界的悲歡離合,演繹著無數生命的躍動。

  黃河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她的源頭位於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國家公園體制的實行,為的是保持自然生態系統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保護生物多樣性,保護生態安全屏障。按照規劃,2020年將正式設立三江源國家公園,綠色發展方式成為主體。可以期待,黃河源頭的野生動物將更加繁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