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變成大法師的恐怖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年改三釋憲」讓大法官會議現出原形,「國家最後仲裁者」的大法官們變成驅魔抓鬼,滿口咒語,無人能懂他們胡言亂語的大法師,那是比被驅趕的妖魔鬼怪更恐怖,因為眾人將「寧可相信世上有鬼,不要相信大法官那張嘴」。

整齣「年改三釋憲」大戲的裡裡外外,一共有四大關鍵問題:

第一、大法官會議沒有正本清源清楚解釋「法律不溯既往」與「信賴保護加誠信原則」:這兩項是立國根本,大法官應重申立場並為之背書。如果要推翻這兩大法治原則,應清楚論述,而不是含混籠統,一筆帶過,或引喻失義,以枝節否定大是大非。

民國九十三年大法官釋字五七四號解釋清清楚楚標舉,「法律不溯及既往屬於基本人權保障」的原則。該釋憲案理由書中提到:「自法律公布生效日起,向將來發生效力。」「向將來發生效力」是何等深奧又莊嚴的宣示,直到法律修改而後止。而新訂的法律或制度,也只能「向將來發生效力」,而無權、無法溯及既往。

然而,今日的年改卻「向既往發生效力」,這是何等荒謬的歷史倒車,清算過往,整肅在此前提下盡忠職守的前人。此例一開,整個國家的運作包含公、私領域都將面臨缺乏互信的不可預測性。

二、御用大法官的質疑與真相:釋憲一出,由於與大家的基本認知有極大落差,舉國譁然,紛紛質疑蔡英文的「御用大法官」搞鬼。蔡英文總統四兩撥千斤說「現任大法官多數是馬前總統提名的」,這又讓白癡的馬英九罪加一等,原來年改是敗在馬英九之手。

據統計,馬英九提名的「御用大法官」有八位,蔡英文提名的「御用大法官」有七位。照理是「馬御用」可以左右全局,問題是,「馬御用」的大法官有四位變成臨陣脫逃的常業犯,倒戈成為「蔡御用」。

蔡英文當選總統,大權在握後,提名大法官與監察委員時,是採「贏者全拿」的霸道方式,所提之人都是「陳師孟級」的鐵桿鐵粉。反觀馬英九這位出身法學界、與司法界有豐沛人脈的法匠,則是博採眾議後先行自我平衡,針對保守派、自由派、偏藍、偏綠、中立,按精妙比例平衡式提名,以免大法官會議淪為一言堂,以確保憲政體制與民主精神,問題是誰跟你玩這套?以至於造成今日窘境,這就是馬英九「御用大法官」質變為蔡英文「御用大法官」的根本原因。

三、無條件恢復原狀的解套方式:釋憲失利後,大家迅速轉移戰場,把希望寄託於總統大選。問題是藍軍顧慮到年輕一代的選票,欲語還羞,遮遮掩掩,深怕得罪下一代,而不敢大膽推翻不仁不義的「蔡式年改」,明言一切照舊,恢復原狀。

根據第一點的分析,「法律不溯既往」與「信賴保護加誠信原則」本無討價還價的折衷價碼,要,就是全盤接受,不要,就是全盤推翻,正義之事只有無條件恢復原狀。

下一代要擔心的是這個既無「誠信原則」又「法律溯及既往」說翻臉就翻臉國家體制的傳承,將危害世世代代。

再者,被虐心的這一世代,並沒有要求下一代來養,他們的努力與付出以及所儲備的國家資源與財力足夠「自養自足」,沒有債留子孫,也沒有向下一代「相互剝奪」。

四、最嚴重的後遺症是,造成國家極大的矛盾:國家──政府體系可以這樣說話不算數,溯及既往,推翻保證,重新議價。試問:民間企業可否比照如此釋憲的精神,將議定好要給退休勞工的退休給付,以景氣不好、生意不好、企業經營困難、老闆沒賺錢,甚至以政府都可以任意調降退休給付等理由,隨意斵砍?任意調降?

民間企業你膽敢砍看看,政府將追殺你的無限責任,一直到你傾家蕩產、家破人亡而後止。問題是,賊仔政府可以這樣胡搞,為什麼民間企業就不行?怎麼「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戲碼,一再上演,而以此為經典。萬一,這些老闆與夥計的官司一路打到大法官會議,請問,偉大的大法師將如何驅魔抓鬼?【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