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公論報公共論壇系列(廿三)──屏東縣立委選情與候選人競選策略分析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引言

明年的屏東縣立委選舉,因為屏東縣人口嚴重外流,立委選區由三個瘦身變成第一(北區)及第二(南區)兩個選區。在國、民兩黨先後完成提名之後,北區是由國民黨提名的葉壽山挑戰民進黨現任的立委鍾佳濱,外加無黨籍的蔣月惠參一腳。南區則由國民黨提名的新人、屏東縣現任議長周典論的女兒周佳琪挑戰民進黨現任的立委莊瑞雄。
屏東縣傳統上是綠色天下,尤其現在民進黨更是從中央到地方掌握一條龍的執政優勢,國民黨要扳回一城,實屬不易。去年參選屏東縣長落敗的蘇清泉,對此體驗尤深,但是,再接再厲,瞄準四年後的縣長選舉,爭取以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的高度,協助、輔選南北兩區的立委提名人,共同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蘇清泉(中)希望爭取國民黨不分區立委,與北區的葉壽山(右)、南區的周佳琪(左)組成鐵三角,翻轉屏東的立委選情。

儘管民進黨沒有建樹但是屏東還是鐵板一塊

主持人 蘇清泉 東港安泰醫院榮譽院長

台灣最大的問題,在於推動總統直選後,台灣並沒有變的更好,二、三十年來一直沒有進步。現在大家共同美好的記憶是蔣經國在位時的半威權統治的時代,那是台灣最美好的年代。
最近民進黨政府以「撿到槍」的心情迎接中美貿易戰爭的轉單效應。我最近有個在大陸生產自行車的台商朋友尋求轉單。他說,增加二十五%的關稅,勢必抬高售價。嘗試轉移到越南設廠組裝生產以降低成本,想盡辦法也只能節省十%的成本,售價還是壓不下來,而且,美方認定組裝的零件超過六十%,就是大陸貨,未必能躲過二十五%的關稅課徵。
回到屏東縣,過去三、四十年來,屏東縣幾乎沒有任何進步性的改變,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嚕。尤其對於農民的照顧,想辦法提高其收益的政策與輔導措施幾乎付之闕如。
以我最近親身接觸的案例來說,屏北地區是台灣檸檬的重要產地,檸檬價格的高低影響農民收益至鉅。最近檸檬大豐收,產地有三種差距非常大的採收價:第一種是野放式亂噴藥的檸檬,一斤三至四元;第二種是有生產履歷的,一斤九至十元;第三種是零檢出的無毒檸檬,一斤賣到廿元。同樣種檸檬,政府的農政單位為什麼不輔導農民去重高價位的檸檬?任由農民去種植低產值的農作?
第三種零檢出的無毒檸檬是由一家「軒禾農產運銷合作社」輔導生產,種植面積約一百公頃,嚴格教導農民遵守用藥與施肥的農技,做到零檢出的無毒檸檬,市場售價自然可以居高不下。
至於第一類有農藥殘存的檸檬,除了品質差外,其價格低至三四元,也是被大盤中盤計畫性殺價剝削的結果,他們藉口你品質不好又大量採購,以低價一次買個五十噸,以量制價,然後,存放在冷凍倉儲,再銷售給市面上那些茶飲飲品店,賺取暴利。農民被剝削,消費者吃到不安全的檸檬,累積幾年後又機轉成各種癌症,增加健保的支出又犧牲百姓的健康,這筆帳怎麼算都划不來!政府為什麼不作為?
我舉這個例子,一方面是說明民進黨在屏東幾乎沒有建設性的作為,連最支持他的農民都無心照顧,可是,說來奇怪,屏東縣的鄉下農民還是死忠支持民進黨,是一個無法撼動的綠色板塊。雖然,面對蔡英文低落的執政績效與聲望,他們變得沉默,但是,沉默並不表示他們不再支持民進黨,或可以改變態度支持國民黨,他被激怒了,還是會反擊,這是我上次參選屏東縣長最深刻的體驗。
二○二○選舉台海安全情勢不容過度樂觀

蘇嘉宏 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

這次總統大選必定綁七十三個選區立委,選票互相拉動,政黨板塊可能會有很大落差,可分成國家認同、政黨認同及候選人認同等三個層次來看。國家認同上,韓國瑜和郭台銘是中華民國派,蔡英文是我國派,故意隱諱中華民國,但又不敢自稱台灣共和國;政黨認同上,蔡英文雖然遭到小綠挑戰,但泛綠還是比較凝聚,郭台銘如果參選就是無黨籍。
候選人認同上,民進黨最糟糕的就是普遍反蔡英文,韓流之所以成為韓流就是反蔡英文,目前韓國瑜、郭台銘、蔡英文三人都沒有政見,每天都是在無止境的排列組合,是以為台灣人民喜歡看這齣戲嗎?把台灣人民當什麼?這樣對嗎?泛藍也是一樣,以為黨提名了,選民就要排隊支持投票嗎?有些人目無基層、目無選票,所以沒有把握反蔡英文的時機好好來做,未來韓是否還能擎起反蔡英文的大旗,他的代表性和正宗性好像正在流失,這點是他非常致命的關鍵。
但郭台銘可以拿到泛泛藍非韓的票,也可以拿到台灣民眾黨非蔡的票,不可小覷。郭如果投到台灣民眾黨,政黨票算在台灣民眾黨頭上,韓國瑜就解套了,因為這樣藍軍就不會去投郭。所以郭台銘唯一勝選的空間就是用無黨籍的身份。
另外,我們不要把自己的選舉看得很重,以為民主多了不起,其實大陸國勢起來之後,漸漸的過去在乎的事情也已經不在乎了,政黨輪替再輪替,哪個候選人當選,都不再重要了。當台灣自己還矯情自傲民主時,人家根本就已經不在乎這件事情了。
台灣與北韓是中美貿易衝突中最有可能的挑釁來源,其中北韓問題在大陸與美國有效管理下刻意降低危險性,只有台灣現在是沒有受到控制、沒有受到管理的,所以在二○一九、二○二○年的選舉中,台海的安全情勢是不可輕忽、不容過度樂觀的。
期待結合社會菁英解決屏北人民困苦問題

葉壽山 屏東市前市長、高雄市社會局前局長

台灣過去每一次選舉都是民主的進步,但是否符合基層的期望與國家發展的蛻變?選舉在台灣從過去的重要性,到現在已淪為形式。台灣不管是中央或地方選舉,選舉人的投票行為意向是根據國家認同、政黨傾向、候選人喜好度而定的,這次雖然是中央選舉,但與地方有很緊密的連結,要思考台灣經過多次選舉洗禮有沒有進步,候選人有沒有進步,民主素養有沒有進步,民主價值下的社會、經濟有沒有進步。
從一個旁觀者的客觀角度來看,選舉就像答考卷,每次同樣的題目都選同樣的答案,明知道是錯的,但是,再一次選還是答錯,反而落入這樣的循環,所以北京國勢起來以後,對台灣的選舉熱度已經沒有那麼看重了。
我離開政壇一段時間才又回來,認同蘇教授剛剛講的,台灣不要把自己的選舉看得那重,學術界對次選舉以平常心來看待,我們面對那麼多的支持者,要用我們的思維、用我們的政見、用我們給選民未來的期望下去選,也要更感性去為人民解決問題,
屏東人民的苦,為什麼經過二十年了,問題還是沒有辦法解決?我以一個參與這次立委選舉的人來說,只能瞎子摸象看問題,不敢說多深入去了解,但很疑惑屏北地區,人民生活這麼困苦,為什麼沒有辦法解決?大家都視若無睹,百姓的生活真的很艱苦,生活不好會衍生社會問題,接下來再由社福單位接手,到底要如何解決?這是我從選舉中學到的,其實,不管台灣是菁英政治是基層,社會菁英一定還是存在的,透過選出社會菁英大家一起來解決問題。
現在優先的議題是為什麼屏東的檸檬可以掉到一斤剩三元?政府在某個程度上長期壓低農產品價格,並利用進口來調節行情,不讓消費者買到高價,相對也剝奪農民等生產者生存的空間,等到農民受不了跳出來,政府再祭出補助安撫。那為什麼不提出長期的農民政策,以負責任的角度來解決?不一定要提出討好農民的計畫,但不能放著不解決。
除了農業,交通及觀光也是重要課題,希望東西快速道路從九如延伸至里港、鹽埔,到高雄車縮短至二十五分鐘,同時也爭取高鐵延伸到屏東並增設屏東及潮州站。這次投入的是一個艱困的選區,但我們心中無選舉,希望把所有的資源一起跟屏東鄉親分享。
民進黨在屏南佔優勢國民黨翻盤要很大努力

林育先 前國民黨屏東縣黨部代理主委、書記長

今年一月宣布投入立委黨內初選,六月三十日不幸落敗,在這半年時間勤走基層發現到很多問題,包括蘇教授提到的兩岸關係在選舉所佔的份量已經沒有過去那麼重,大陸當局對台灣選舉有關心,但已經沒有像過去挹注資源及包機回台投票等實質政策上的幫助,漸漸大陸內部媒體也不報導了,只剩特定政治媒體會報導,個人覺得大陸對國民黨的關心程度也已經消失了。
從初選跑基層也發現,屏東這二十一年來都是民進黨執政,人口持續外流,從九十三萬人掉到八十二萬人,甚至今年第一季還流出了四千五百人,大家變成用腳來投票。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屏東與高雄只相隔一條高屏溪,六十五以上老人家到高雄市設籍,健保費用享有補助,很里長都說,很多里內還是住在里內,但戶籍已經不在了,凸顯屏東社會福利確實比人家差。
另外,屏東大專以上青年失業率也是全台最高,將近百分之八,歷年來都是全台倒數前三名,原因是薪資一直比不上大都市,屏東基本上沒有什麼年輕人,願意留下來的可能是考上公務人員,大部分很難留在家鄉服務,或者走向創業之路,但青創淪為政治人物在政績發表上的成果,並沒有永續。
政府組了一個台發會,號稱是幫台灣打市場的國際隊,在佳冬戰備跑道旁開闢了一個園區全部種香蕉,剛開始也找了很多大學農業本科的學生參與,結果我去看了以後,發現種出來的香蕉,不要說賣到國際,就算在台灣本地也很難賣,結果這個計畫今年也停掉了。
屏東是一個相對比較封閉而且拒絕競爭的地方,網路社群媒體帶風向,對年輕人影響很大,在兩岸關係緊繃下,會影響到的就是靠觀光生活的恆春半島,但不是全盤,在二十一個鄉鎮中,東港、潮州也受到很大影響,但很多地方還是民進黨的鐵板一塊。
坦白說,民進黨在屏南仍具優勢,國民黨本來就相對居於劣勢,藍綠選票大部分是三七比,去年比較好點,回到四六比,現在還是差不多維持四六的盤勢,就算民進黨中央執政不好,支持者民調出來,民進黨莊瑞雄的支持率還是最高的,要翻盤很難,還需要很大的努力。屏北選區面對民進黨的鍾佳濱,相對差距會比較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