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關係治理之跨域南南合作~曾玉祥博士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編按:本文摘自曾玉祥博士所著《兩岸關係之治理:制度分析之觀點》第七章(兩岸關係治理之制度分析)第五節「兩岸跨域治理之南南合作」。

一、跨域治理之概念

    由於全球化、政治體制的轉變、人口發展趨勢等議題,使政府部門主導來回應公共議題的能力日益下降,傳統政府作為單一治理(指雙邊之互動)主體模式轉變為多元和整體模式,地方政府之管理轉變為地方治理(shift from government to governance),垂直關係變為垂直或水平關係,跨域治理概念乃應運而生。

(一)汪明生於《公共價值與跨域治理》一書中指出跨域(cross-domain)為多角色、多層次、多中心的跨域、以認知為基礎,以服務人民為本的公共價值為主軸的跨域。其概念分為﹕

1.空間、區位、部門之外,心理層面的跨域:指涵蓋傳統、現代乃至後現代,群體行為、個體的多方當事人。

2.知識專業領域﹕

(1)區域分析﹕對應公共事務管理參考架構(public affaairs management,PAM)(參考汪明生著作)中經濟、社會面的分析。

(2)判斷分析﹕對應PAM架構之認知,如區域分析、政策分析與專案分析。

(3)政策與專案分析﹕對應PAM架構中政治、政府、公共政策、公共管理的分析。

(二)跨域(crossing boundaries)指組織之間、管轄權限之間、部門之間的運作

,由於疆界的模糊化與社會對政府不滿程度增加,事務的不確定性和複雜性,政府處理事務必須朝向網絡、協調、協力及整體式進行合作,反應更高度的整合:共同計畫,共同冒險、策略聯盟、結合以及合併(註3)。研究重點包括水平協調(horizontal coordination)、協同政府(joined-up government)、整體政府(whole-of-government)、全局型政府(holistic government)、協力治理(collaborative government)。

(三)跨域治理(across boundary governance)係針對兩個或兩個以上的部門、團體或行政區域,因彼此之間的業務、職掌、功能和疆界相接及重疊而逐漸模糊,導致權責不明、無人管理,藉由公、私部門、民間團體以及非營利組織間的結合,透過協力、社區參與、公私合夥或契約,或政策協調(policy coordination)等方式以協助解決難以處理的問題(註4)。

(四)跨域治理係以共同協議為前提,具備充分的資金,有運作功能的組織,有約束力的管制以及具有共識的發展計畫等四項要素(參閱陳一夫等,跨域治理模式的建構與評估,《都市與計劃》)。

二、兩岸之社會發展階段

Inglehart(Culture Shift in Advanced Industrial Society)一書指不同社會的人民,其態度、價值、技術的特性有基本上的不同,換言之,它們有不同的文化,反映社會經濟、政治、和技術環境的改變,由經濟成長率及經濟發展,重塑政治衝突(譬如人民支持不同的政黨以達到不同的政治目的),這種過程稱為文化轉移。

Maslow(Motivation and personality)「階層需要(hierarchy of needs)」理論指出;物質主義(materialism)重生理需要及經濟安全,如身體安全(physical security)、維護能力、打擊犯罪、維持秩序、穩定經濟、經濟成長、打擊價格上漲。後物質主義(postmaterialism)重自我實現(self-actualization)需求,如美學(美的引用、信賴)、智慧(言論自由)、主權(低度非人性社會)及自尊(工作上、社區上及政府上說更多的話)。以價值為基準,物質主義選擇好的薪資、就業無風險,但後物質主義則選擇成就感、自己喜歡的工作。

基於文化轉移的動態概念,汪明生(《互動管理與公民治理》)將 PAM架構加入發展階段(時間)的分析稱為社會發展矩陣 (social development matrix , SDM)。以時間為縱軸,發展階段分為物質社會→現代社會→後現代社會,橫軸分為基礎分析、個體分析、群體分析。社會發展可分為傳統社會(traditional society)或前物質社會(prematerialist society)重視物質主義,現代社會(modern society)、後現代社會(the postmodern society)或後物質社會(postmaterialist society)重視後物質主義。

以社會發展矩陣說明社會變遷的過程及結構如表,參閱前篇汪明生著《兩岸南南合作跨域治理》之「社會發展矩陣圖」。

傳統社會在1950年以前,重貴族及封建。現代社會在1950-1970年,重經濟發展、集中化及工業化。後現代社會在1971-2100年,社會發展核心非加快經濟發展,係以增加人類幸福、提高生活品質為目標,著重變動及多元化;由於強調經濟成長的密度較低,導至經濟成長率較低 (Inglehart:Culture Shift in Advanced Industrial Society))。

條件面之發展為:

1.自然條件:物競天擇→人定勝天→天人合一。

2.社會條件:穩定和諧→開創精神→公私聯結。

3.實質條件:物質匱乏→供需均衡→多元多樣。

本質面之發展為:

1.資訊:管道不多→管道增加→多元化。

2.知識:經驗直覺→尊重專業→多元觀點。

3.價值:公私不分→私意識效率→公意識公平。

4.人際:情>理>法→法>理>情→情=理=法。

現象面之發展為:

1.經濟之現象:計畫經濟→市場經濟。

2.社會之現象:菁英→多元。

3.政治之現象:威權→民主。

4.政府之現象:科層組織→效能。

5.政策之現象:寡頭決策→政策參與。

6.管理之現象:層級威權→公共價值。

三、兩岸社會發展概況

兩岸社會發展之差異;

1.經濟之現象:兩岸已進入市場經濟。

2.社會之現象:中共為菁英領導,臺灣為多元領導。

3.政治之現象:中共為威權政治,臺灣為民主政治。

4.政府之現象:中共為科層組織之政府治理,臺灣為跨域治理或地方治理。

5.政策之現象:中共為寡頭決策,臺灣為政策參與。

6.管理之現象:中共為層級威權,臺灣為公共價值。

7.兩岸之中央治理不對接,地方治理則有共識。

四、兩岸跨域治理南南合作之執行

王英津(推動兩岸融合發展的理論問題芻議)指出;「臺灣民眾、社會團體或企業參與大陸的經濟建設,是為了實現自身的利益和價值,而不是為了兩岸統一,兩岸融合到一定程度,會出現瓶頸,就如同兩岸交流,進入某一階段,就很難再往前進,歐盟難以走向歐洲聯邦。從國外經驗來看,沒有案例表明,一個國家可以單單通過融合發展而自然而然走向統一,兩岸融合發展之意義,是通過替代思路和更新機制,以保證兩岸統一大業的早日實現」。基於此;兩岸跨域治理在促進兩岸和平統一,但不能保證兩必然岸走向統一,要推動兩岸統一還要有其他配套。

陳先才在「兩岸南南合作」(《人民網》)指出;兩岸南南合作為兩岸南部區域之間的合作,大陸南部指長江中下游地區、福建閩南地區、廣東地區、廣西以及雲貴川渝等大西南地區。兩岸南南合作都建立在一定的互信基礎上,當前兩岸關係趨冷,使南南合作只限於民間,兩岸南南合作的具體方法有幾點思路:

1.南臺灣經濟主要以農業為主,大陸南部之長江中下游地區、福建閩南地區、廣東地區經濟比較發達,為兩岸南南合作提供契機。

2.大陸南部可借鑒南臺灣在社區建設、商品精緻化、特色農業等方面的優勢,南臺灣商品可借重大陸絲綢之路行銷到歐洲地區,而上海、廣州、深圳等地區的高科技產品相對發達,可以幫助南臺灣相關工業產業進行升級改造。

3.兩岸可搭建一系列有助於兩岸南南合作的載體平台,如成立兩岸南南高校聯盟、南南智庫聯盟、南南社區建設聯盟、南南縣市聯盟、南南村里長交流聯盟、南南民間信仰交流平台。

五、小   結

兩岸關係治理之分析,中央治理部分,對一國的認知是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岸無共識,地方治理則兩岸有共識,建議兩岸關係治理以地方治理及跨域治理為優先,兩岸跨域治理之南南合作之主軸為「淡化主權、凸顯民生」,以城市與地區的民生發展作為檢視。這種「南南合作」應強調在經濟、社會、人文環境與條件相似區域或部門間的融合發展,兩岸中南部,在農業、傳統產業、觀光、社會文化方面相似度較高,有較大合作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