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南南合作跨域治理~孫文南院/汪明生/許綿延 2019.8.2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兩岸南南合作跨域治理示意圖
本文作者汪明生教授。

壹、背景
2016年5月起,蔡英文政府主政下的臺灣,未能賡續兩岸的「九二共識」,兩岸交流的現象面已陷入冷縮狀態,必須以創新發展的精神來尋找新思路。
由於世界上的發展中國家絕大部分都處於南半球和北半球的南部。於是從1960年代開始,這些國家之間為擺脫發達國家的控制,發展民族經濟,開展專門的經濟合作,即稱為「南南合作」。國際社會中的「南南合作」機制,系指發展中國家之間的經濟技術合作,而「兩岸南南合作」指的是兩岸南方區域之間的合作,可視為兩岸「次區域合作」的一種形式創新或探索。冀在兩岸陷入冷縮期間,以加強兩岸南方地區相似度較高且有較大合作空間的農業、產業、觀光、社會、文化方面為重點,並結合地區第三部門間的合作,透過水準協商,對等尊嚴和公開透明的原則,引導多方參與,推動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
貳、30年來南台灣社會發展變遷
1990年代開始迄今,世界歷經了快速的工業化、市場化、與城市化,然臺灣則於近30年來因為「重北輕南」的施政,形成了較為明顯的地區差異與社會變遷。台灣自北而南,由體制內外檢視,已呈現金字塔結構的現代社會,多中心結構的後現代社會,倒丁字的傳統社會,與多數底層的原初社會型態。社會發展階段由原初社會、傳統社會、現代社會而至後現代社會,形成了四種社會結構;其中領導者與政府的介入角色與方式,可大致對應道德經第十七章:「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之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

圖1:台灣30年來社會結構的發展

對照台灣發展變遷,已然形成了四種社會結構,以濁水溪為南北分界,新竹以北的體制內(如政府),大致對應三角形金字塔結構的現代社會,而體制外(民間團體)則為複合多中心結構的後現代社會(臺北市)如上圖中①與②;至於濁水溪以南,其體制內(如政府)較接近倒丁字型的傳統社會,而其體制外(民間基層)則為多數底層的原初社會,如上圖中③與④。
從社會發展矩陣(Social Development Matrix, SDM),如圖2觀之,
社會發展階段的時間軸(天)分為:
傳統社會(前物質主義)、現代社會(物質主義)、後現代社會(後物質主義);
基礎分析(存量)的條件面(載體)包含:「自然、社會、實質」(地);
個體分析(流量)的本質面(本體)包含:「資訊、知識、價值、人際」;和
群體分析(流量)的現象面(主體)包含:「經濟、社會、政治、政府、政策、管
理」(人)。

圖2. 社會發展矩陣

傳統社會的主要呈現系為穩定和諧,而非發展,現代社會的主要面貌即是發展開創,後現代社會重視個體自主、包容差異與多元發展的人性化社會。以南臺灣的高雄而言,目前仍處於傳統的社會,必須仰賴有識之士的菁英們,引領風騷,教化民眾,作出符合倫常和公平、公正的個體認知與判斷,才能逐漸影響社會,產生正流量,挹注社會的存量,從量變到質變。
30年來的台灣,歷經政治解嚴、政黨輪替,已由公民自發啟動兩岸交流,2018年的草根民主已開始翻轉高雄。多年以來的兩岸交流,可謂北京關心政治,北台與各省市關心經濟,兩岸共同都忽略了社會。無論經社深化融合,抑或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皆須同時搭配惠台、主動積極入台。

叁、跨域治理
一般所謂的跨域,常以具體有形的空間、區位與部門為主,大致對應公共事務管理的自然、社會與實質等載體條件面。然全球化下的區域與社會接軌所呈現的傳統、現代乃至後現代發展階段之間的交錯融合與變化的現象,明顯對應公共事務管理的經濟、社會、政治,政府、政策、管理等群體行為的現象面,以及個體認知的本質面。
而治理是指公共管理者、多方當事人與複合領域專家等,個體與其他個體間,為達群體之共同目標,所進行水準協商的活動過程,
公共事務的核心就是跨域治理,「兩岸南南合作」跨域治理是因應兩岸關係發展的新變局和新形勢下的新思索。其最大的利基可以體現在: ①以所謂第三部門的民間社團對接,②只談民生發展、可以淡化主權爭議,③切中南臺灣是兩岸大局的癥結與關鍵所在之問題。而在公共事務領域中,所謂的跨域治理尤指跨越社會發展階段的特性。
肆、兩岸社會的核心價值
大陸自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的經濟崛起,儼然就是資本主義的翻版,因此捨馬列主義而強調是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2013習近平揭示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就是: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等12項。綜觀這12項社會核心價值就是中華文化的精神與道德的底蘊,配合著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正大步邁向現代化社會的轉型。

依據中華民國憲法,我們的國體是以中華文化為之根,三民主義為之本的五權憲法制度,但台灣在1995年大學廢考三民主義,到2006年三民主義課更名為「公民與社會」,2016年後蔡政府的去中反統,中華文化逐漸被所謂的台灣本土文化取代,台灣社會的核心價值究竟為何?也是在摸著石頭過河吧。
伍、當前臺灣民眾需建立正確的兩岸認知
臺灣民眾正日益成為推進兩岸關係進程的主導力量,而臺灣民眾的認知和判斷成為其中的關鍵。而大陸對台尤其是民間與南台灣的兩岸交流,基本上應是爭取民心的內政,而非訴求主權的外交 。

一、兩岸大局的關鍵癥結是在南台灣
聚焦民生社會發展,並持續擴大寬面交流,以高雄作為突破口的兩岸城市試點合作即是選項,然而需由適合的民間產學在地團體通力配合。

二、民間社團公民自發
2018年12月在高雄召開「兩岸公共管理」論壇暨第三屆「孫中山與公共事務」論壇。30年來歷經民主轉型社會變遷下的高雄,以民間產學、公民自發方式,聚焦民生發展、圍繞各類公共領域課題事務,民間團體或待開展、或正引領、或已發揮、或尚穩健、或需聯結,必須一貫秉持傳承,每遇內外變動時,歷經考驗的志士仁人,應以天下為己任精神,捨我其誰。

三、以互動管理推進南南合作及兩岸融合
「兩岸南南合作」框架上,在沒有兩岸政府機關參與下的兩岸交流機制,必須以第三部門的民間社團做為橋樑,可以觸發參與的學者專家深思:如何經由臺灣民間產學建構與推進兩岸經社的融合發展,這種互動管理的研究方法,在兩岸交流融合發展的時機上正逢其時。

四、兩岸城市試點合作
面對當前兩岸複雜特殊的內外情勢,以爭取促進南台灣小微企業與青年就業為主的兩岸交流固然是重點,然而過程操作與配套措施同樣重要。也就是經濟效率的市場理性應輔以感性人文的社會(基層弱勢)關注,此亦應係心靈契合的「兩岸一家親」的核心部分與具體實現。

汪明生教授(前排右四)出席「2019海峽兩岸與港澳產學合作發展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