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閃耀五千年文明光輝的美麗之洲:良渚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新華社照片,在位於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內的反山遺址,這裏是王族陵寢所在的位置。

新華社記者 段菁菁 馮源

  7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良渚古城遺址公園有限開園,它將與良渚博物院一同引領當代人走近這片閃耀五千年文明光輝的美麗之洲。園內,一片片綠洲錯落分佈,古河道、濕地、林相等自然風貌恢復如初,莫角山宮殿區、反山王陵墓地等遺址宏偉呈現。

  此前一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正式將“良渚古城遺址”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良渚古城遺址作為良渚文化的權力與信仰中心,以建造於約西元前3300-2300年間的規模宏大的城址等一系列相關遺址,和以具有信仰及制度象徵的系列玉器為主的出土物,揭示了中國新石器晚期,在這一區域曾經存在過的一個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的、出現明顯社會分化和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

新華社照片,無人機拍攝的位於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宮殿區。

  伐木、搬運、修城,拍照、測量、記錄……良渚博物院展廳的一處復原場景內,橫亙著一尾良渚時期的獨木舟,一端連著古代先民的勞作情景,一端連著考古人考古發掘的場景。

  “良渚遺址的考古與保護,凝結了四代考古人和文保人的汗水和心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斌說。

新華社照片,這是位於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門口的石碑。

  1936年底,西湖博物館(今浙江省博物館)管理員施昕更的考古發掘,首次揭開了古城遺址的一角。1979年,新成立的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把良渚文化列入重點工作。在牟永抗、王明達等浙江老一代考古人的主持下,一座座土山顯露真容,一件件玉器驚豔再現。

  劉斌仍記得從反山遺址12號墓中捧出那件“琮王”時手上沉甸甸的感覺;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室副主任王甯遠回憶起通過研究衛星遙感照片發現中國最古老水利工程遺跡的時刻依然激動不已。

  作為遠古遺留至今的土遺址,良渚古城遺址對外部環境較為敏感,地處經濟快速發展地區,遺址保護影響範圍近100平方公里,處理好經濟發展和遺產保護的關係難度大。

  “從考古發掘那一刻開始,我們就同步考慮了保護工作。”在杭州良渚遺址遺產監測管理中心的監測大廳,良渚古城遺址遺產監測預警系統平臺正即時地對遺址進行動態監測。該中心主任郭青嶺介紹,為加強良渚古城遺址監測管理工作,及時掌握遺產保存情況及各種影響因素,監測管理中心把遺產區和緩衝區劃分為9個巡查區域,進行人工巡查。

新華社照片,人們在位於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文化瑤山祭壇遺址參觀。

  國內學者的努力,讓“良渚聲音”傳向世界。在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中國古代和中世紀史部門主任謝爾蓋·德米特裏耶夫看來,良渚文化的發現是“塑造我們對古代東亞歷史知識的最重要里程碑”;在英國皇家科學院院士、劍橋大學教授、考古學家科林·倫福儒心中,良渚古城遺址是“中國乃至全世界最偉大的史前文化遺址之一”。

  隨著考古研究不斷深入,遺產價值認知不斷深化。在良渚,遺產保護、居民利益和區域發展形成了良性互動關係。通過反哺遺產保護機制,從2017年起,良渚新城範圍內的土地出讓金按不少於收入總額10%的比例劃轉,專項用於良渚國家遺址公園建設。

  當地原住民也常常把“文保員”作為引以為傲的頭銜,良渚街道港南村村民康宏果說,文物保護不是一陣子的事情,是一輩子的事情。“為了五千年的文明,我們世代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