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民調與兩岸危機?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郭台銘或韓國瑜只要獲得國民黨提名,大概都能吃到比三十%略多的選票,所以並不是一定非誰才會贏、非誰不可,可是有「參選到底」的危機,誰會是第二個分裂泛藍的宋楚瑜?這是其一。

其次,如果「三國演義選舉(三腳篤,椅子至少要有三個腳支撐,端視力道在哪一方失去平衡之意)」,另一方的蔡英文與柯文哲之間確實存在明顯的泛綠之間的「棄保」,雖然他們目前都是二十%多一點的支持度,一旦發生「棄保」,重演去年年底台北市市長選舉的「棄姚保柯」的劇情,泛綠陣營以超過三成、逼近四成的得票率的些微差距勝出的機率始終不容被忽視、低估。

復次,「棄保」的被棄者,如果是柯文哲(淺綠反英),柯的選票較多不會流向被定性為退休族群、軍公教和外省籍長輩代表的韓國瑜;如果是郭台銘,則可能吸納很高比例的柯原來選票中的經濟選民、低政治功能選民、婦女選民、青年選民的屬性者,所以激發「棄保」,號召淺綠歸隊的同時,如果是在全民調階段操作「杜麗華陷阱」讓韓在初選勝出代表國民黨,將來還可以高比例阻斷「棄保」流向國民黨。

最後,為了激發「棄保」,蔡英文在兩岸關係上的肅殺路線還會在短時間之內一再利用「國安問題」加碼?艾利森教授所著「修昔底德陷阱:美國和中國正在走向戰爭?」的文章指出過去五百年共發生十六次類似的歷史,其中十二次發生戰爭,而衝突的導火索多係來自「第三方的挑釁」,他並指明目前中美之間的修昔底德陷阱極有可能因北韓問題(朝核危機)而掉入陷阱。

G廿之後,川普踏上北韓國境,和在此稍早之前習近平抵達北韓受大盛大無比的隆重接待,「見川普之前先與北京慎重無比的政治照會」已經是一個中美和兩韓共同管理危機的模式,顯見拆解「第三方挑釁」的參納和落實,確實是可操作的、穩定的、有效的。

G廿後,川習對話暫時達成一個比較小、比較窄的階段性協商結果,兩岸更不能在選舉期間,失去警惕;目前執政的一方萬莫因為選情告急鋌而走險,稍有不慎而成為「第三方的挑釁」,而另一方萬一未能克制逾越台海中線授人口實導致飛彈攔截、境外離岸指戰、宣布戒嚴的一起成為戰爭禍首!

但是,兩岸關係終究是兩岸之間的關係,台灣喪失民主正當性、執政者喪失民主合法性,兩岸關係會喪失共同管理危機的對話協作夥伴,兩岸必須自主管理的共同關係,片面歸咎於對方的固定行為模式,除了卸責叫罵,根本於事無補。

雙方必須有意識地將迫在眼前的危機納入管理,朝鮮半島已經置於管理之下,成功拆卸的一顆未爆彈,這是大國外交對人類和平的偉大貢獻;東亞西太平洋地區區域安全的威脅就剩下台海危機最突出,也未被納入有效管理,而有可能成為後果不堪設想的「第三方挑釁」來源?祝願台海和平,民族復興。(蘇嘉宏/大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