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話測得出來?充滿疑慮的測謊鑑定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前言

透過測謊測試所取得的鑑定報告,純就外觀來看,跟被告自白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會受到刑案偵查人員的青睞也不是不能理解,但如果就其實質層面更深入的探討,便會發現測謊鑑定遠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可靠,以測謊鑑定來輕易地對被告定罪更是魯莽而草率,本回就來帶大家看看測謊鑑定的價值,以及它作為證據會產生哪些問題吧!

測謊的本質

所謂的測謊,是指透過儀器來觀測受測者於回答問題時的血壓、脈搏等由神經交感等不由自主產生的生理反應,進而判斷受測者是否說謊,由此可知,測謊至多被評價為「對受測者的心理檢定」,和基於自我意志為供述的自白當然是天差地遠。

測謊的證據能力

證據能力是指一個證據有沒有資格在審判中被法官用來審酌犯罪事實,例如依刑事訴訟法一五六條第一項,刑求取得的自白就不具備證據能力,那測謊是否具備證據能力呢?我國法律對此雖然隻字未提,但我們仍能從法院的判決中得到答案。依多數實務見解,測謊必須在符合特定條件的情況下才具備證據能力,即被告在充分知悉自己權利的前提下同意接受測謊,測謊人員足夠專業且儀器精良,並且被告在受測時沒有受到不當刺激,符合上述,測謊才能作為證據。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有部分實務見解認為,就算具證據能力,測謊仍不能為犯罪事實判斷的唯一證據,一定要有其他證據補強。

測謊的證明力

至此,部分讀者可能會覺得,面對測謊測試還說謊,這被告肯定心裡有鬼啊,為何法院對測謊要設下這麼多綁手綁腳的規定?解答這個問題的過程將會涉及測謊最大的爭議問題─測謊到底可不可信?先談談測謊本身,如前述,測謊是透過受測者於回答問題時的生理反應來判斷說謊與否,如血壓升高,心跳變快,然而近年的研究報告對這項判斷方法多半保持懷疑及批評的態度,甚至稱之為偽科學,簡單來說,測謊恐怕並非足夠嚴謹的科學方法,可信度自然不會太高,再來談談受測者,既然測謊是以不由自主的生理反應為判斷方法,那如果受測者本事了得,能夠於一定程度上控制這些生理反應,那測謊的準確性也將大打折扣,如歷史上那些著名的有著高度病態反社會人格的犯罪者,說謊時仍能保持異常的高度冷靜,又或是曾經接受過應對測謊訓練的組織犯罪人員,測謊對他們而言甚至可能是求之不得;再來就是明明清白,但較為神經質的一般人,即便環境、儀器、施測人員的素質都非常高,面對測謊仍可能表現的非常緊張,以此,隨著受測者不同,測謊甚至可能出現「對犯罪者有利,對清白者不利」的荒謬結果。

結語

司法院於最近的刑事訴訟法修正草案中,也打算明定測謊只能作為彈劾證據(也就是對被告有利的證據)使用,而不能拿來認定犯罪事實,可見否定測謊已成大勢所趨,相信大家讀完本文之後,對於這個修正草案也能有一定程度的理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