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水中大熊貓的江豚情緣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江豚寶寶和母親在洞庭湖中嬉戲。

初夏,洞庭湖水位逐漸上漲。和往常一樣,何大明開著船在江豚的主要活動區巡護。「這個季節,小江豚會跟著媽媽一起活動,它們需要換氣,經常露出水面。」何大明說著,從湖面突然躍出兩個黑色的身影,優美而靈動,他的眼睛笑成了一條縫,「真是讓人越看越愛」。

江豚是大陸特有珍稀淡水哺乳動物,主要分佈在長江幹流、洞庭湖和鄱陽湖。由於數量少於「國寶」大熊貓,且有著憨態可掬的外形,江豚被人們稱為「水中大熊貓」。

廿世紀八十年代,洞庭湖魚類有一二○多種。何大明家祖祖輩輩以打魚為生,他身材魁梧,接過了祖傳的手藝。在他的記憶中,童年時被漁民稱為「江豬子」的江豚和其他魚兒在洞庭湖裏自由嬉戲。

近年來,無序采砂破壞了湖灘、江岸,破壞了魚類的產卵場,大噸位的船舶航行、停泊擠佔了魚類洄游的通道,洞庭湖漁業資源持續減少,江豚的難覓蹤影成為刺眼的標誌之一。

江豚的處境也反映著人類的窘境。漁民們發現,洞庭湖裏的魚兒大量減少,使用自然的方式捕撈往往收穫寥寥,有人繼而使用「電打魚」等使魚類「斷子絕孫」非法捕撈方式,陷入惡性循環。

一些漁民隱隱地意識到,飲鴆止渴的捕撈方式已難以持續。「江豚處於長江生態系統營養關係的頂端,是長江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健康狀況的標誌。」中科院豚類研究專家王丁表示,「可以說,江豚的前途就是漁民的未來。」

二○○三年,何大明在打魚時遇到了一對江豚母子,因水位降低,它們被困在蘆葦蕩受傷了。 他照料了這對母子四個月,直至康復。江豚母子重生了,何大明也決定帶領漁民兄弟「重生」,九個漁民兄弟花了近三十萬元買了巡邏船,加上自家漁船改成的小型巡邏船,江豚保護隊成立了。

通過每天的巡邏,漁民們建立起來約四平方公里範圍的江豚集中棲息地。這塊棲息地並非官方指定,也沒有圍牆和標誌,依靠江豚保護者們每一天日以繼夜的巡邏隔絕外界的危險。江豚極有靈性,開始三五成群遷徙而來。

對江豚日日夜夜的悉心保護照料,使他們獲得了「江豚奶爸」的美譽。江豚的保護離不開政府力量和民間力量的結合。現在,漁民們在巡護時只要發現非法捕撈的船隻,就會迅速聯繫漁政執法部門,漁政人員馬上進行調查處理。

在漁民們看來,江豚的保護更依賴大環境的改變。禁止采砂、關閉污染企業、規範畜禽養殖……近年來,湖南採取一系列強有力的措施改善洞庭湖生態環境,二○一八年洞庭湖十一個國控斷面水質總體為輕度污染,較前兩年有明顯好轉。

根據農業農村部發佈的資料,二○一七年長江江豚種群數量約一○一二頭,其中洞庭湖一一○頭,儘管種群數量極度瀕危的現狀沒有改變,但迅速下降的趨勢得到一定程度遏制。

「保護不能靠一個人、一個群體,只有全社會都關心和保護江豚,江豚的明天才有希望!」何大明說。(圖文/新華社 史衛燕)

洞庭湖扁山島,江豚保護志願者長期在島上駐守,驅趕非法捕撈者,扁山島周邊形成江豚活動「安全區」,許多江豚晚上來扁山島水域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