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縮人生智慧的極短篇大師鍾玲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詩人汪啟疆(右)贈送鍾玲(中)《老戰役的故事》一書,書中有一幀鍾玲小時候的全家福照片,彌足珍貴。

身兼作家和學者雙重身分的鍾玲,在文學界與學術界都有極高成就,活躍於台、港、澳等地,研究領域涵蓋中美文學關係、美國詩歌與小說、台灣文學與女性文學等,擅長詩歌、小說、散文,出版過《大輪迴》、《天眼紅塵》、《大地春雨》、《日月同行》、《芬芳的海》、《霧在登山》等十六本,近來雖然年事已高仍創作不輟,以傳達「人生的意善與人的自我提升」自許。

鍾玲祖籍廣州,抗日戰爭勝利前生於陪都重慶,兩歲半即隨就任駐日使館武官的父親遠赴東京,五歲時又隨父母由日本遷台,一九五一年定居南台灣高雄,從小就喜歡看書,包括翻譯小說和中國古典小說。高雄女中初中部升高中部時,一個暑假就讀了一百本劍仙小說,引發她對寫作的興趣,也對她未來的文學生涯產生影響。

高中時開始嘗試投稿,文章曾刊登於台灣新生報副刊,讓她對自己的文筆更有自信。考上東海大學外文系後,還到中文系旁聽,也繼續投稿當時著名的文星雜誌及中央日報副刊。大學畢業後考上台灣大學外文研究所,讀了一年後負笈美國,攻讀威斯康辛大學麥迪森校園比較文學碩士及博士。

在美國教書時候於一九七七年和著名武俠片導演胡金銓結婚,並移居香港,夫唱婦隨,兩年後曾擔任胡金銓電影《山中傳奇》編劇,一九八三年鍾玲短篇小說《大輪迴》曾被胡導改編成電影。可惜兩人於一九九○年前後仳離,成為文壇與影視界一大憾事。

鍾玲(左二)與澳門大學鄭裕彤書院同事。

鍾玲曾任教紐約州立大學阿爾巴尼校區比較文學系、香港大學中文系翻譯組與臺灣中山大學外文系主任兼研究所所長、文學院長、高雄大學教務長、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院長及協理副校長、澳門大學鄭裕彤書院創院院長,去年自學術界退休。

最近她由九歌出版社出版新書《深山一口井》,共收錄六年來五十六篇極短篇新作,每篇小說短短兩千字以內,卻是對生活種種經驗的感悟,就像書名《深山一口井》中的「井」一樣,是她人生希求的「智慧之井」。

她說,近二十年大學行政工作佔去太多時間,讓她無法專心從事最愛的寫作,在新書發表會所進行的「我從哪裡得到力量寫作」的演講中,她還自嘲說:「我是一位被行政耽誤的作家」。不過她規定自己每個月寫一則極短篇,取材於周邊親友遭遇、媒體報導與自我的想像,內容蘊含深刻的人生體悟。

鍾玲的創作可以視之為智慧結晶小說,常常帶讀者進入人生的小領悟。她能在很短的篇幅中,鋪陳人物和背景,發展出意想不到的情節。著名作家奚淞就評論,鍾玲的小說「不只用字精簡、形容準確,更存一份溫柔敦厚用心。此心或潛伏、或顯露,自由穿梭在事實與虛構交織的文本中。哪怕只是點滴小悟,也足以開啟心門,直到靈光燭耀的境界。」

鍾玲出版新書《深山一口井》。

許久未與書迷見面的鍾玲,選在誠品書店高雄大遠百店舉辦《深山一口井》簽書會,南部地區文學界、藝術界與教育界人士超過百人參加,喜好文學的忠實讀者也有幸一睹大師風采,創造不少感動。

知名詩人、前海軍將領汪啟疆帶來一本由海軍出版的《老戰役的故事》,其中一篇描述鯁門島海戰中人物畫像的《永定艦中校艦長鍾漢波》,正是鍾玲的父親。書中並有還是娃兒時期的鍾玲與弟弟鍾堅及父母的全家福,照片彌足珍貴,汪啟疆特別把這本書送給鍾玲,讓她非常感動。

另外也值得一提的是,當天一對來自台南的文青夫妻沈俊宇、吳少鈺,其中吳少鈺還是來自廣州的自由撰稿人,是鍾玲的小同鄉,兩人特地帶來十年前在二手書店找到的鍾玲一九七○年七月出版的《赤足在草地上》,請鍾鈴簽名。這是鍾玲二十五歲時寫的第一本小說,距今已經接近半世紀,意義極為重大。【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台南的文青夫婦特地找出鍾玲(中)半世紀前寫的第一本小說《赤足在草地上》請她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