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獵、禁槍的社會氛圍與獵槍無罪化【打獵打到釋憲的王光祿案(上)】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不論原住民與漢民族都有以獵槍狩獵的需求,圖為滿州鄉長余增春(右一)為遏阻獼猴肆虐農作,號召農民以獵槍嚇阻獼猴。(滿洲鄉代會前主席莊期文/提供)

獵人打獵被捕、被判重刑、最高檢察署為他提起非常上訴、最高法院承審法官聯名提請大法官釋憲,希望將部分法條宣告違憲,台東原住民王光祿因此案而全國知名。他因為持有「非自製獵槍」獵捕「為逾越環境容許量」的保育動物長鬃山羊及山羌各一隻被判處重刑。

案情緣起於二○一三年七月,布農族男子王光祿由於年邁的母親想吃野味,便在臺東山區狩獵,在獵到一頭台灣長鬃山羊與一頭山羌後,被警方逮捕,並以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和《野生動物保育法》予以起訴。

臺東地方法院經審理後,將王光祿以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部份判處徒刑三年二個月,獵捕保育類動物部分判處徒刑七個月,合併執行三年六個月徒刑,併科罰金新臺幣七萬元,案子一路打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更將該案駁回上訴定讞。

二○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最高法院檢察署認為,王光祿案判決可能造成原住民族發展其特有文化之歧視,而且,原審依《野生動物保育法》判王光祿七月徒刑,也有適用法則不當之問題,經檢察總長顏大和核定後,該案被提起非常上訴。

二○一七年二月九日,最高法院審理非常上訴案,並開啟全程網路直播,創下中華民國司法史上以網路直播開庭過程的首例。同年九月廿八日,最高法院合議庭認定該案有違憲之虞,裁定停止審判,並由合議庭法官共同具名聲請釋憲,這也是最高法院有史以來首次提出釋憲聲請,為了一樁打獵案。

大法官會議受理釋憲案,一拖兩年,迄今沒有下文,顯然大法官會議意見分歧,「釋」不出來。原住民團體為聲援王光祿發起連署,請大法官召開言詞辯論庭,希望透過大法官與原住民獵人的對話,讓各界理解並尊重原住民族傳統習俗及價值觀。

這起牽連甚廣的司法案,不只牽涉到原住民的文化權,若能比照辦理,也涉及眾多平地漢人的狩獵權。尤其是案情與「罪行」相對輕微的恆春半島以鳥仔踏誘捕伯勞鳥案或許有一線生機,因此,對於大法官會議抱以重大期待。

大法官不能隨行政單位起舞,掩蓋漢人狩獵權同樣的被剝奪這事實。槍枝牽涉到的不只是狩獵,自衛、射擊運動、科技研發、娛樂紓壓、治安都和槍枝有關。如果用釋憲來維護了原住民的狩獵人權,但是,以行政權剝奪擁槍自由的大問題依然存在。

在一個成熟的法治國家,政策應該是透過充分的辯論形成的。在整個社會大多數人的支持下,一樣有可能訂出限縮擁槍自由的法律,譬如自衛只允許使用不易隱藏的獵槍等。但不可以放任在戒嚴時期擁有自衛槍枝者在禁槍政策三十年後仍然處於主管機關警政署所稱的「過渡時期」數以千計的繼續持有,這是對守法人民嚴重的歧視。

司法系統的功能在排難解紛,大法官是這個系統的最終仲裁者,不是來為行政院做橡皮圖章,在媒體中黑手的引導下,維護了五十六萬名原住民的狩獵權,然後繼續剝奪兩千三百萬人民的擁槍權。王光祿的人權維護不需要勞動到大法官,行政部門在每件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案件中對獵人的濫權追訴和偽證就足以阻卻違法。因此關鍵在於王光祿必須補強非常上訴的理由,最高法院能拿出擔當,清盪昏霧、橫掃塵飛直接依法判決並成為典範。

在仇獵情緒下,王光祿的背後全台灣有幾千件的不法起訴和不法判決的受害者,其中屏東縣最多。王先生的案件如果不要僵在那邊,能在明快的判決下停止牢獄的威脅,就可以讓每個同性質涉及保育動物不法案件的受害者能鼓起勇氣為自己爭取非常上訴並得到適當的補償。

原住民在戒嚴時期是允許自由購買散彈槍、前膛槍、空氣槍狩獵,這甚至包括了有來福線的普通步槍,自民國六十年一月六日.到民國八十六年五月廿八日實施的「臺灣地區獵用彈藥獵槍配件供銷管理辦法」第四條第一款規定可證:「獵用彈藥獵槍配件供銷及修配,依左列規定辦理:一、高性能殺傷力強大具有來復線之獵槍所需彈藥,專供山地原住民射殺兇猛野獸之用,應由山地警察派出所詳實證明,附獵彈購買證明,登記購用。平地狩獵戶不予供應。」(這裡的「山地原住民」是「平地狩獵戶」的對照組,簡稱「山胞」,就是現稱的「原住民」)獵人一向擁有的自由持有強大火力獵槍的權利是如何被非法剝奪的呢?這就要探討獵人王光祿「未經許可」持有非自製獵槍行獵觸犯了《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這部分。

王光祿案中這個罪名判的刑最重,三年兩個月。「未經許可」有罪代表「如經許可」就無罪,但前提是可依法提出申請。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六條之一第一項規定:「第五條及第六條所定槍砲、彈藥、刀械之許可申請、條件、廢止、檢查及其他應遵行事項之管理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主管機關有依法訂定適用於每位國民以及所有槍砲彈藥刀械的管理辦法嗎?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是民國七十二年六月制定公布的,在民國九十年十月卅一日增定的該法第六條之一出爐後,內政部於民國九十一年十月二日以內政部台內警字第○九○○七六四一六號令訂定發布「槍砲彈藥刀械『許可』及管理辦法」。自此,以「槍砲彈藥刀械」這些「物」為管理對象的「槍砲彈藥刀械管理條例」增加了以「行為與自由」的「管理與限制」,如「許可之申請」、「許可之條件」、「許可之廢止」、「許可文件之檢查」。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三條規定:槍砲、彈藥、刀械管制之主管機關:中央為內政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縣(市)為縣(市)政府。但如眾所周知,中央的內政部與警政署無權管理任何火砲、直轄市政府及縣市政府被非法架空。警政單位職司治安維護與犯罪偵防,槍枝為打獵謀生、自衛、射擊運動等用途之工具,不可僅因警政單位有大量自衛的需要就便宜行事將所有槍枝委託警政署管理。況且,這個藉法條授權行政單位訂定的辦法剝奪了所有其他人民持槍自衛、狩獵、從事射擊運動、娛樂的自由是違法與違憲的。

中央法規標準法第五條第二款規定:關於人民之權利、義務者,應以法律定之。同法第六條規定:應以法律規定之事項,不得以命令定之。「槍砲彈藥刀械許可及管理辦法」的訂定本身就是違法,內容更是違憲的。(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