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信治國真的很難!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對於郭台銘爭取國民黨黨內初選提名的「負評」,迄今為止,基本上都是圍繞在他的鉅億身家這個財富問題上;媒體則是聚焦在郭台銘的真實接地氣的表現,因此所產生的與固有的理所當然認知之間的巨大反差。

說到頭,除了兩黨黨內初選紛紛擾擾的相關議題之外,幾個很想當總統的人都還是在日復一日地進行「媒體鏡頭前的行為藝術」、「努力當網紅的表演」,具體治國的理念與台灣發展方向偶有帶過,音量微弱,是想把台灣政治玩得民粹到底?

若說台灣的民主政治可以只是種政治行為藝術?但是,治國首重誠信,卻不容置疑。既不該有「一邊選,一邊改(初選內規)的提名」、「溯及既往地毀棄既已確定的『退休處分』違憲剝奪人民財產」、「卸任正副元首外訪『禁足』期滿前夕,政治突襲延長境管期限」,也不應該是「五日京兆」,還沒來得及做出一丁點政績,就要去「征服宇宙」的。

論語:「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足食」、「足兵」與「民信之」三項,用今天的庶民語言就是「經濟」、「國防」與「人民相信政府」,而其中最重要的應該是「民信之」,其次才為「足食」,其次的其次才是「足兵」。

用這個論語的「傳統標準」來衡量當今的政壇,姑且不論怎樣讓人民「足食」、「足兵」的討論現在就已經成了其次又其次者,部分朝野政客更是已經讓二○二○總統競選成了撕毀政治誠信的比賽,這類人縱使將來用盡手段當上了總統,也必定會是個誤盡臺灣、無誠不信的詐騙竊國者。

相較之下,剛剛起步的郭台銘算是個政壇新鮮人,尚未有牴觸「民信之」、「無信不立」這項天條的負面事蹟,加上他對稍早之前預測中美貿易衝突的趨勢,並下了一個甚有見地的註腳:將來的全球經濟會是「One World, Two System!」;批評蔡政府應對無策之餘,他還霸氣地說:還好沒剩幾個月了,我們大家再忍一忍!頗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果若再能進一步提出「足食」、「足兵」的跨區域發展的「政見」,爭取早已經厭棄政客謊言、玩弄民粹的人民的向心,或有可能成為新的政治選項?例如:求真務實,臺灣需要重新全盤審視都會跨域生活圈變遷之事實,重新調整行政區域;還政於民,市縣合併後人民在地政治參與(區長官派、鄉鎮地方自治)的機會被無條件政治沒收,導致人口流失、鄉鎮沒落、城鄉落差;台海和平,建設岡山空軍基地為南台灣軍民兩用之適合大型客貨機起降之國際機場;地方治理,引進日本觀光鐵道經驗,闢建以東港為起站的墾丁鐵路,紓解屏鵝公路甕塞亂象,繁榮屏東海線鄉鎮等等,人民望治之心,若大旱之望雲霓,這一切請先從「誠信治國」做起。

蘇嘉宏博士(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