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慶坊的重生 中國老城復興記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改造後的永慶坊入口。

永慶坊曾是廣州市危舊房最集中的區域之一。二○一五年,當地政府通過BOT方式,引入大陸龍頭房企萬科參與,並賦予其十五年經營權。在改造中,萬科保留了原有建築的輪廓和嶺南建築民居的空間肌理,同時引入了現代元素。

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起點,廣州曾在一片帆影槳聲中將茶、絲和瓷器,經由中國南海、印度洋,運往遙遠的西方。同樣地,來自異域的香料和寶石也在這裏聚集與分散。

從清朝設立十三行開始,到一九八四年成為中國首批沿海開放城市,廣州依靠中國廣袤大地,成為與各國貿易往來的視窗,成就了其「商都」美譽。永慶坊距離廣州十三行舊址僅二點五公里,這裏彙聚了西關風情、騎樓建築、嶺南曲藝,是最具嶺南文化風味的地方之一。

近二十年來,廣州的城市骨架隨著一座座新城的興建而不斷擴大。老城區卻因投入不夠、理念缺失而逐漸衰退。舊城改造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此前,中國一些地方曾傾向于推倒重建,永慶坊的改造就經歷了從「大拆大建」到「繡花功夫」的探索歷程。

二○○六年,永慶坊所在的恩甯路片區納入廣州市集中改造決策範圍。因原居民的反對,恩甯路拆遷中止。二○一○年廣州亞運會的舉辦,給恩甯路帶來轉機。華南理工大學教授王世福帶領團隊以保護歷史文化為前提進行重新設計,並獲廣州市規劃委員會全票通過。但此方案因提出遷走全部居民而再度擱淺。隨後,廣州繼續轉變思路,不再強遷居民,選擇建築風貌保留完整、原居民較少的永慶坊作為恩甯路改造試點。

修舊比建新更花錢,永慶坊每平方米改造成本一萬元,而新房建設成本只有三分之一。但永慶坊日均人流量已增至一萬人次,商鋪出租率上升到九十五%。二○一八年,項目已實現收支平衡,預計回收週期為十二點五年。在王世福看來,永慶坊通過運營權市場化,讓各方在發展經濟與保護文化中找到了平衡點,還給城市留下了記憶,讓「老廣們」記住了鄉愁。眼下,比永慶坊片區大十倍的二期改造正在緊鑼密鼓進行中。

二期項目中,私家業主與公房各占五十%,各方力量博弈難度明顯增大。在政府主導下,恩甯路歷史文化街區共同締造委員會於去年九月成立,這是廣州老城更新項目的首個公眾參與平臺。二十五名委員中,居民占比過半,還囊括了專家顧問、商戶代表、媒體代表等。

相比新城建設「白紙上畫畫」,老城更新涉及到更多利益主體。而政策法規大多針對新城開發,涉及歷史文化街區改造的建設管理、運營維護的政策法規和操作規範尚不完善。目前,共同締造委員會已經運營超過六個月,它的成立有效化解了恩甯路改造的諸多矛盾。公共空間增加了,商業味降低了,原居民也更加合作。

廣州市委書記張碩輔表示,「永慶坊是歷史街區更新改造的新嘗試,願它成為『益生菌』,從共建共治共用層面貢獻一套制度規則,為中國老城更新改造提供樣本參考。」(圖文/新華社 周強、荊淮僑)

遊客在永慶坊的李小龍祖居門口自拍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