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只初見》驚豔高雄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人生若只如初見》全體演員上台謝幕,獲得全場如雷的掌聲與尖叫聲。

由北京市海澱區出品的《人生若只如初見》,是以清代著名詞人納蘭性德傑出的藝文生平為主軸的中國古典舞(台)劇,五月廿八日在高雄市立社會教育館連演兩場,為文化荒漠高雄帶來令人感動的甘泉。

女主角盧氏出場的畫面。

為什麼北京市海澱區要委託北京舞蹈學院製作這部舞台劇?他的藝術成就與價值何在?我們先談這個人,再來談這部劇。納蘭性德又名「納蘭容若」,「納蘭」其實是「那拉」的另一種漢譯,納蘭性德的滿姓正是葉赫那拉,葉赫那拉家族最顯赫的是清王朝最後一位真正的統治者—慈禧。

第一幕《別有根芽》的畫面。

納蘭性德在文學上的地位是「清朝第一詞人」,現在聽起來不痛不癢,但是,當時滿清才入關不久,第三代就有對於漢文化與中國傳統詩詞如此深的造詣,甚至超越其後二百年的全清朝,可見其在文化轉換工程的難能可貴,由此而衍伸出納蘭性德在民族上融合滿漢,在文化上促進融會的歷史地位。

第二幕《天為誰春》,納蘭性德與盧氏纏綿的舞蹈。

國人對納蘭性德不是那麼熟悉,大眾接觸到納蘭性德的窗口,應是電視劇《康熙秘史》中描述納蘭性德與表妹惠兒一往情深,卻因為惠兒的出眾才貌被康熙看上,選在君王側做妃子,這段嚴重失衡的三角戀情既纏綿又悱惻。

第三幕《何處情深》的畫面。

為什麼北京市海澱區要委託北京舞蹈學院製作這部舞台劇?因為納蘭性德生於海澱,三十歲壯年而歿,安葬在北京海澱區上莊鎮永泰莊的祖塋,納蘭家族的封地就在此,清代初年永泰莊又叫納蘭村,是其故居所在。

第四幕《人在誰邊》的畫面。

因為這層特殊的地緣關係,海澱區就耗費巨資,委託北京舞蹈學院製作這部舞台劇。

海澱區位於北京郊區,之前以大學城及「中關村」的科技創新中心著稱,但是,近年推動傳統文化工作的創造性發展,該劇是海澱區致力挖掘地域特色文化,推動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重要成就。

納蘭性德拉著總導演劉震(右)接受觀眾的喝采。

看了這部有血有肉有骨又有深情的古典劇,除了讚賞精彩又賣力演出的演員之外,你第一個想探索的是這部戲的靈魂─總導演,是由享譽舞蹈界著名的青年舞蹈家、北京舞蹈學院青年舞團團長劉震擔任。

四位主要的演員。

要以抽象的舞蹈去演繹真實的人生,把「詩詞」完美嵌入「舞蹈」,是這部舞台劇高難度的挑戰,也正是它成功的地方。除了劇情編排,舞蹈的編舞設計、高難度的肢體語言之外,音樂作曲的編與樂團的奏,再把每一個音符絲絲扣入舞蹈的每一個彈指與翻滾,華美的舞台、巧思的落雪與布幔,明暗交錯閃動的五彩燈光,恢弘跌宕的音樂、著名朗誦表演藝術家陳鐸的旁白,絕倫的舞姿,內行盡管看門道,外行卻同樣陷入感動的深淵,而不僅僅只是看熱鬧。

表演後主要演員接受觀眾的簽名與合影的熱烈場面。

誠如總導演劉震的心得:「不論大小皆是精緻到無可挑剔的道具,從小處鋪排細節,從大處落筆有力,力求在每一個細微處都做到盡善盡美,以最優美、最妥帖的舞蹈語言講述貫穿納蘭性德一生的才子心、家國情。」

核心的舞蹈設計,結合了中國古典舞蹈、民族舞蹈以現代舞的語言加上些許芭蕾的元素去揮灑表現,劉震說「它並不老套,它經過多種藝術的融合,是我們的文化符號,無須刻意強調。」

最後我們要把桂冠獻給這群青年的舞蹈家:擔任主演的孫科、姚亮、胡玉婷、張珊珊以及那麼多認真賣力又精湛演出的紅花與綠葉。

這麼精彩的舞劇原本應在國家級的兩廳院演出,如今在高雄的一個社教館演出,甚至因為兩岸的政治氛圍,社教館的網站與臉書竟然連活動預告都沒有做任何的披露與宣傳,只有幸運的參與者享受了一場「滿漢全席」的舞蹈盛宴。

這種巧遇,不是《人生若只如初見》,而應該是「人生何只初相見?」大家後會有期。【圖與文: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

《人生若只如初見》主要的演員表演後與觀眾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