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掀開潘朵拉魔盒?要怎麼再封回去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此情可待成追憶」,海誓山盟的傳統婚姻制度成了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悲情。

大法官會議的《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有如開啟了一條小縫的潘朵拉魔盒,釋放出許多作怪的精靈。

我們沒有歧視同性戀,也沒有鄙視所謂的「同性婚」,大家要護衛的是傳統的倫理價值與維繫社會安定的家庭機制。我們不反對比照其他國家通過「生活伴侶法」、「共同生活法」的專法,保障同性戀者得以享有絕大部分異性婚姻的權益。但是,不能侵犯婚姻的界線,因為能夠自然生育子女的婚姻家庭,擔負著國家延續的重要角色,應得到國家的鼓勵和保障。

但是,民進黨卻想方設法、千方百計去挑戰這條底線,衝破這道防線,讓台灣陷於人倫的分崩離析與五倫徹底崩毀,深究其因,這是「一人──蔡英文;一黨──民進黨;一會──大法官會議;一院──立法院」聯手的傑作,外加藝人團體與媒體共犯結構的推波助瀾。

民進黨為什麼窮洪荒之力,不惜破壞社會安定,甚至不計民進黨支持者的反彈、反對,即使動搖黨本,也要強迫取分?外界歸因於民進黨「為了選舉考量」,這種說法正好是適得其反,失分遠大於得分。探究其核心中的核心問題,應該是民進黨大老施明德在幾年前公開的質疑:「蔡英文應公開說明她的性向」,因為這不是個人隱私的問題,而是左右國家方向與政策的根本問題。果不其然,不幸被施明德言中,同婚的激烈攻防與撕裂社會即因此而起。

有關蔡英文總統的性向問題坊間多所傳聞,然而,基於沒有證據所牽涉的法律責任以及「為君子諱」,大家就心照不宣。但是,這次同婚戰役以及把同婚化暗為明的合法化過程,已經提供了各方安全平台,可以把所有問題攤在陽光下,供大眾檢視。

民進黨之所以由核心份子力推動同婚合法化,原因之一可能是蔡英文總統以極機密的方式交代任務,另一種可能就是下面的人揣摩天心,體察上意,主動為主子分憂解套,討主子歡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未達目的,絕不停止,以致於此。

為了一人,民進黨賠盡了全黨資源,甚至台灣整個社會,人家是「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這邊卻是「以個人利益為己任,置天下死生於度外」。

再來說「一院」的立法院,這個燙手山芋在歷經大法官釋憲以及全民公投律定修法方向後,丟給立法院處理。

本來,公投以六、七百多萬票通過的第十案「民法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以及第十二案要求用「民法婚姻以外之其他形式,保障同性二人共同生活之權益」,在這兩個公投案左右開弓之下,立法的方向與途徑已經非常明確,沒有太多的旁門左道或迴旋空間,就是比照其他國家的作法,以「同性共同生活法」或「生活伴侶法」作為法案名稱,以「非婚姻」制度規範並保障同性二人共同生活的權益。

但是,民進黨不甘於同性戀無法取得「婚姻」的實質法定地位,又不敢把「同性婚姻」的名稱作為法案名稱,所以創制出一個怪胎的《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把實質的婚姻以比照《民法》的規格置入法案中,偷偷摸摸,陳倉暗渡,卻公然踐踏兩項公投決議的紅線。

公投第十二案「民法婚姻以外之其他形式」,被簡化為「另立專法」,但是,這個另立專法,不是給一本空白支票簿,任你隨喜填金額。然而,民進黨主導的立法院,卻是以複雜的立法文字夾帶實質的婚姻關係,填在空白支票上要求兌現,含混過關。

在這個立法的攻防過程中,媒體基本上沒有發揮「監視環境」與「協調反應」的功能,沒有很細膩、精準的分析這部怪法實質違反公投的地方,以至於很多不明就裡的老百姓會質疑反同團體,「你們主張的另立專法也立了」,還要反對什麼?這就是相關的宣導被隱諱,沒有很精確的兩面俱呈,最關鍵的「該項立法違反公投決議,破壞了民法婚姻的制度,將給台灣社會帶來無窮後患」,沒有一家媒體如此清晰報導反方的顧慮與意見。

媒體如此「集體寒蟬」的原因不明,或許是因為較前衛的立場,或許有其他的威迫利誘,不清楚。就連一向中立稍偏向「反同」的《聯合報》社論都說「挺/反同雙方都可以宣稱勝利。雙方各有斬獲,也將彼此的差距縮小了一大步」不知他的根據與觀察為何?還是,這只是他們報社的主觀期待?但是,卻誤導了「監視環境」與「協調反應」的真實面貌。

另外一個共犯結構就是藝人團體,本來演藝圈就較複雜,同性戀的比例較高,藝人為同行爭取相關的權益,也屬應有情誼。但是,在介入公共政策時要拿捏力道,否則,各界會認為藝人濫用社會供養他們的財力與塑造的知名度影響力,而有「教壞囝仔大勢」的反彈。

由此次演藝團體集體動員強力對抗社會主流民意毫不手軟的教訓中,台灣社會應重新檢視藝人的社會定位,就把他們隔離限縮在演藝圈,其他跟演藝無關的公共事務與公共政策不讓他們插手。

事已至此,接下來的工作更是繁雜,五月廿四開始的合法登記,以及需要修改的相關配套法令規章,都將造成後續的波動。

就法制與法治的立場而言,如果《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明顯違反兩項公投的意旨與精神,唯一能走的合法途徑就是在總統大選以公投方式提出法案複決,合法推翻此法,將之修正到合法境界。這是一大工程,很明顯的,掌握主場與內場優勢的民進黨,勢必用各種干擾手段,在選委會就封殺此一複決公投,或者趕修法將公投與大選脫勾,以降低其單獨投票通過的可能性。

以上的討論、分析與建議,無涉挺同反同,只是站在法制的立場,國家針對公共議題與公共政策有衝突時,所謂直接民主透過間接民主去踐履發生嚴重落差時,公民權益合法的反制之道。【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