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的冤獄!獵捕伯勞案非常上訴範本(上)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過度執法的禁獵與被踐踏的狩獵人權(4)
天大的冤獄!獵捕伯勞案非常上訴範本(上)

獵捕伯勞鳥的捕鳥神器「鳥仔踏」,全身上下不見任何「槍砲刀械」的影子。

墾丁國家公園成立前,抓伯勞鳥是恆春半島的全民運動。每年八月下旬開始吹起第一波微微的東北風的那一天,伯勞也乘風而至。現在伯勞一樣準時報到,居民的心卻大大不同,除了極少數不怕死的例外,大多數人只能忍氣吞聲的嚥口水。
記者是這樣報導的:「近幾年,每年被查獲的獵捕候鳥案約一至二件,與廿多年前一年取締數十件甚至近百件相比,件數大為減少。」
您可知道這三十年來這些上千件獵捕伯勞鳥刑案,全都是被造假冤枉的!為了替鄉親伸冤,為了不要讓林務局人員、警察、檢察官、法官、媒體人員繼續為虎作倀,筆者為坐過牢的獵鳥人準備了一份資料,要求檢察總長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打贏官司的話,就能把坐牢的損失連本帶利要回來,一天是三到五千元。
大家只要把姓名、案由「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加上這份資料作為理由填好,另外還要準備一份終審判決書影本雙掛號寄給最高檢察署(10048)臺北市中正區貴陽街一段二三五號,檢察總長收。
二十幾年前,大光有位老先生在電視鏡頭前被捕時已經是八十幾歲,他在屏東監獄服刑時是犯人中年齡最大的。有一天法務部長葉金鳳來監獄視察把他叫出來在媒體前再次羞辱他,「以後回去看電視時不要只顧看布袋戲、歌仔戲,要看政府的政令宣導。」筆者特別希望他的家人能為他提起非常上訴。
也呼籲那些前一晚就興奮趕到恆春,清晨守候在田邊扮演「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記者在旁」拍攝警察抓捕鳥人現場畫面的電子媒體,能做平衡報導,你們當年把這畫面放送到多少電視螢幕前,今天也應該由你們做相同的補償性報導。
根據統計,過去十年間,全縣觸犯《野生動物保育法》的案件為四四七件,其中恆春人獵捕伯勞的案件佔了大多數,有這麼多的人因此身陷囹圄。
於是,恆春人獵捕伯勞的行為成了院、檢、警三方面的業績提款機,定罪率百分之百,警察的筆錄、檢察官的起訴書、法官的判決,幾乎都已形成範本,抄來抄去就可以送出,輕鬆寫意。
把獵捕伯勞鳥的行為治罪是天大的冤獄,其一,這是地方流傳幾百年的通俗文化,就像原住民獲得法律允許的傳統打獵文化;其二,成千上萬過境的伯勞鳥完全無瀕臨絕種的危機,無保育的價值;其三,跟罪行較重的獵捕灰面鷲相比,恆春人獵捕伯勞鳥的捕鳥神器「鳥仔踏」,根本不是什麼「槍砲刀械」之類的凶器,那是人類以發明的智慧結晶與鳥的鬥智,根本無犯罪的嫌疑。
因此,把民眾因為捕捉伯勞鳥科以刑罰送進牢裡,是天大的冤獄,怎麼為這些冤獄者鳴冤,甚至爭取冤獄賠償,是一個社會公義的集體訴訟行為。警察的筆錄、檢察官的起訴書、法官的判決,可以抄來抄去形成範本,顯見裡面的差異性不大,為冤獄者提起非常上訴的訴狀也可以有樣學樣,抄來抄去以範本模式提供參考採用。
以下是為獵捕伯勞案申請提起非常上訴範本,鄉親們如果覺得有道理的話,請轉告受難者或是他們的家屬。

理由:

被告被訴觸犯以「不得使用之陷阱、獸鋏或特殊獵捕工具」獵捕法定之「族群量未逾越環境容許量」且名列「其他應予保育類野生動物」名錄之紅尾伯勞「壹」隻,被處以「捌個月」有期徒刑,並因此需服滿前案經假釋之殘刑。

關於「不得使用之陷阱、獸鋏或特殊獵捕工具」部分:

根據野生動物保育法(以下簡稱野保法)第三條第一款的規定,魚類屬野生動物、為本法所規範。因此野保法第十九條第一項第四款與第六款禁止使用的「架設網具」與「陷阱、獸鋏或特殊獵捕工具」亦應適用於同屬獵人的漁民。如眾所周知,漁民普遍使用各種手拋網、圍網、定置網等網具、魚叉、旗魚鏢、泥鰍籠、石滬等特殊工具捕魚,樣樣違法,但自中央到地方主管機關從來都是違法放縱不加聞問,唯獨面對獵人時則磨刀霍霍加以獵捕,充滿歧視。
人民狩獵的權利屬於生存權、是基本人權、受到憲法保障。動保法第十九條中有關毒電炸的禁令同時也出現在漁業法中,這是合理的。但這條條文中專針對陸上獵人設計的禁止使用陷阱等獵捕工具的法律明顯違憲,全國各行業中有哪個行業有禁止使用某種特殊專用工具的法律?這是違背憲法人權保障的歧視。
被告使用專門針對伯勞鳥愛好棲息於獨立枝上這特殊行為而設計的「特殊獵捕工具」「鳥仔踏」不會誤傷其他動物,是先民高度智慧的結晶,屬於地方特有的文化遺產。為什麼它會不見容於政府當局,需要特別的立法加以禁絕?這來自於一系列的黑箱作業。
威權時期為了要幫助日本企業青木建設加上兩家陪榜的國內企業壟斷恆春半島的高端旅館市場,因此把發展了上百年、住了幾萬人、百分之九十七的土地在經營農牧業、中央是蓋了幾年的核三廠的恆春半島冒充成國家公園,也就是一個禁止老百姓開發的地方。內政部接著指示觀光局來和這三家特許企業簽約,自己躲在幕後。再下來就是醜化恆春的百姓。國家機器利用媒體把這裡的百姓描繪成嗜血的野蠻人,需要用嚴刑峻法加以管教。看似文明,骨子裡卻野蠻無比的野保法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爐了,伴隨著它的是具有同樣特質的墾丁國家公園,兩者繼續其威權統治至今不止,轉眼三十年過去了。
司法院的裁判書統計顯示,自建立資料的民國八十九年到目前為止,觸犯野生動物保育法的裁判書全台三審法院共有兩千多件,但僅僅一個屏東地方法院就有四四七件,這其中絕大多數就是使用「鳥仔踏」這「陷阱」或是「特殊工具」獵捕伯勞鳥的案件。野保法第十九條第一項第四款或第六款這法條歧視獵人、剝奪人權、違背憲法,引用此法條的判決顯然違背法令,因為憲法是法令的根本。(文/王思明)(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