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窯洞裏的時代光譜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康坪村窯洞民宿。受訪者供圖

新華社西安5月8日電(記者曹檳 強力靜 李華)

  30年前,陝北農民尹治軍箍了新窯,娶上了媳婦;而今,他兒子打算結婚後也住窯洞。

  尹治軍出生在延安市寶塔區馮莊鄉康坪村,在窯洞裏生活了52年,親歷了窯洞從土窯到石窯、從簡陋到現代的變遷。

  窯洞是中國西北黃土高原人類沿用千年的居所。人們利用高原厚實的黃土層和有利地形,鑿洞而居。寒來暑往,世代更迭,窯洞是黃土高坡上的中華兒女勤勞耕作、生生不息的見證者,也是延安人心目中永遠的家。

  許多重要的歷史瞬間定格在窯洞裏。上世紀30年代,美國記者愛德格·斯諾深入中國西北革命根據地,以親身見聞寫成了《西行漫記》一書,客觀報導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正是在延安的窯洞裏,他和毛澤東就中國的革命道路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

  新時代,古老的延安窯洞有了新面貌。行走在黃土高原上,新落成的窯洞錯落在溝峁之間,越來越多的農民選擇入住新型窯洞。據統計,近十年間,延安的150多萬農業人口中,有一半以上的農戶遷入石窯。

  尹治軍最早住的是土窯,當時交通不便,運費比石料還貴。他家的窯洞是用土坯和麥草黃泥漿砌成的,遇到下雨天不僅潮濕,還有垮塌的風險。他15歲時全家才搬進用雜石砌成的窯。

  幾年後,他去煤礦打工,在井下的工錢是一天9元,比務農要掙得多。

  1990年,尹治軍花9000元建起了四孔石窯,和新婚妻子搬進新居。在他看來,有了窯娶了妻才算成家立業。

  5年後,村裏的窯洞通了自來水。2016年,政府出資給窯洞通了天然氣。

  不斷改進的防潮技術,寬敞的室內空間,現代傢俱和電器,充足的採光,再加上退耕還林帶來的生態環境的改善,尹治軍發現他愈發離不開窯洞,以至於偶爾進城住樓房“都像是受罪”。

  “2013年陝北洪災許多窯洞都塌了。之後,村裏引進了一種新型的防水樹脂瓦鋪在窯頂上,再也不怕暴雨了。”尹治軍說。

  去年,他將兩孔窯洞換上鋁合金門窗後出租,每月收入租金700元。另兩孔自住的窯洞還保留著他結婚時的木質門窗。“我捨不得換,結婚時的老傢俱還留著。”

  與此同時,更多的村民在旅遊開發公司的幫助下,將閒置的窯洞包裝成特色民宿,吸引遊客體驗原汁原味的陝北農家生活。

  “現在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只有老人和一些婦女還留在村裏,所以才有窯洞閒置出來當民宿。”尹治軍說。

  康坪村支部書記馬海榮說,全村現有45孔窯洞民宿,另有25孔正在裝修。新改造的窯洞民宿保留了傳統的火炕、土灶台,同時也安裝了無線上網、有線電視等現代設施。

  “窯洞民宿越來越有名氣,節假日常常一房難求。”他說。

  有了穩定的租金收入和客源,更多村民開始投身服務業。經過培訓,有20多名村民成為民宿客房服務、導遊導購。隨之興起的大棚採摘和農家餐館也給村民們帶來豐厚的收入。

  尹治軍夫婦從事大棚種植已有十年。過去,他們需要把棚裏收穫的香瓜挑到20公里外的延安去賣。近年鎮上通了新路,絡繹不絕的遊客就能將他家的瓜果買空,僅此一項他家一年可收入10萬元。

  去年,他花15萬元給兒子買了輛車。尹治軍說,以後兒子結婚在城裏買房也可以,想回來一起住窯洞也好。

  72歲的郝生蘭早就搬進了新窯,但是每天還是會回老窯洞看看。

  村裏一些老的土窯洞還保存完好。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康坪村曾安置14名北京知青插隊落戶。郝生蘭家幾孔建在山坡上的窯洞作為當年北京知青的住所,現已改為知青舊址,供遊客學習參觀。

  這幾孔土窯還保留了當年的陳設,一張土炕,一個水缸,幾個木箱,一盞煤油燈,幾乎就是窯洞裏的全部家當。“那時條件艱苦,五六個知青擠在一個土炕上。每天早出晚歸和我們一起幹農活。”郝生蘭說。

  如今,年過古稀的郝生蘭有了一份工作,負責舊址的打掃和維護,每月有600元收入。

  馬海榮說,現在雖然很多延安人已經住進了樓房,但還是願意來農村體驗傳統的窯洞生活。目前,依託豐富的革命傳統和遺跡,以及延安幹部學院、延安大學等機構的師資力量,康坪村現已建成了紅色教育培訓基地、戶外拓展培訓基地等,並依託教育培訓帶動鄉村旅遊,多管道增加農民收入。

  他說,去年僅300多人的康坪村實現旅遊綜合收入120萬元,接待了3.2萬遊客,很多是全國黨政機關幹部、企事業單位員工和在校學生,也有不少外國遊客前來體驗窯洞這種特色民居。(參與采寫:劉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