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最北村莊”在“找北”中走向振興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新華社照片,在黑龍江省漠河市北極村,馬扒犁載著遊客去神州北極廣場“找北”。

新華社哈爾濱5月9日電(記者楊喆)

  在中國版圖最北端,一條黑龍江串起了黑龍江省漠河市北極鎮洛古河村、北極村、北紅村。

  “過去上山‘趕套子’的,得是好勞力才行。”在自家院子裏,70歲的北極村村民孫洪柱一邊喂著馬,一邊回憶起趕馬車上山拉木頭的日子。現在這匹馬,已經是家裏的第四代了。

  采木頭只能在冬季進行,山上搭個簡易棚子,人住在棚子裏,鋪下滿是冰雪——這是中國最北三個村莊許多“老把式”的共同記憶。

  在北紅村,沒有自來水、限時供電的日子,村民張福順記憶猶新:“全村就靠一台柴油機發電,每天只有四個多小時供電,只有過年才全天供電。”

  多少年來,“靠山吃山”是“最北村莊”人們的生活準則。隨著林區停伐,這裏的人們開始尋找轉型的路。

  綠水青山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

  大森林、大界江、大冰雪,這些當地人以前所忽略的、成為眾多遊客前來“找北”的目標。

  “頭兩代馬上山‘趕套子’,後兩代下山‘拉扒犁’。”孫洪柱說,自打村裏發展起旅遊業,“馬拉扒犁”成為許多遊客喜愛的旅遊項目,一個馬扒犁一冬的收入可達一萬元左右。早已不上山的馬,有了新用途。

  如今走在三個村莊的街頭,到處都能看到家庭旅館、農家樂等。許多像孫洪柱一樣的採伐者,成了農家樂的經營者。

  雖都處於中國最北端,但三個“最北村莊”特點不一。洛古河村,有著百年村莊的原生態景觀;北極村,是“最北”元素的集聚地;北紅村,獨具俄羅斯民族風情。

  冬季的雪圈、冬捕,夏季的遊艇、民俗表演……“最北村莊”不斷探索著更加豐富的旅遊項目,古老村落也在開放過程中與外部世界悄然“碰撞”。

  “點上些香油,湯更有滋味。”一邊說,洛古河村家庭賓館經營者于樂水向剛做好的一鍋湯裏倒上香油,端上了客人的桌。

  如今的嫺熟,來自經營路上的不斷學習總結。

  “最開始啥也不懂。”于樂水說,有南方來的客人,口味較清淡,菜怎麼做人家都說鹹,“後來我乾脆不放鹽了,人家說正好。”

  面對逐漸興起的旅遊市場,如何規範經營,贏得遊客信任?在“最北村莊”,家庭旅館協會、馬扒犁協會等村民自治的行業協會承擔起了責任。

  在洛古河村的一處廣場,停放著數台遊艇。“以前惡性競爭,市場混亂。現在有了協會,市場規範了,遊客體驗更好,村民的收入也增加了。”村遊艇協會負責人朱豔萍說。

  “最北村莊”的日新月異也在吸引著更多的人才回鄉。在北紅村,山東大學在讀博士生冉凡勝回到家鄉,開了一家賓館。

  “我從最開始的兩個炕,發展到有20多個房間了。”冉凡勝說,他計畫在畢業後先回村經營好賓館,並帶動村民一同致富。

  在北極村賓館經營者丁莉娟看來,家鄉最大的變化還是人的變化。“人們的淳樸勁兒沒變,但更有精氣神兒了。”丁莉娟說。

  這股子“精氣神兒”也在洛古河村的廣場上延續著。“我們現在跳廣場舞比人家上班都準時。”村民劉豔敏半開玩笑地說,“以前哪有這個心思,現在生活改善了,我們也想找找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