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獵雷 慶富案考驗除弊決心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慶富造船公司旗津廠區大門口的「永續經營」標語,如今看來格外諷刺。

讓全體納稅人荷包大失血的慶富獵雷艦詐貸案,從得標、聯貸到東窗事發,僅有短短三年時間,其中不但疑點重重,利益糾葛盤根錯結,更牽涉政壇高層繪聲繪影。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後,雖宣示「興利九十九趴、除弊一趴」,但慶富案正是除弊的重中之重,近日府會已聯手展開調查,相關人等涉及不法將移送檢調偵辦。
國民黨去年九合一選舉拿回高雄市議會主導權後,議長許崑源下令組成慶富案專案調查小組,針對慶富公司資本額僅五點三億元,卻能於短期增資至五十億元,進而一口氣聯貸兩百零五億元,質疑市府佔最大股東的高雄銀行在慶富詐貸案中扮演的關鍵角色。
慶富獵雷艦聯貸履約保證金活存設定質押,包括六筆個人借款四點五億元、二筆公司借款十三億元,沒有一毛錢是自有資金,高銀對此是否事先知情?慶富聯貸履約保證金沒有其他銀行敢辦,但高銀核貸從徵信到放款只花短短四天就完成,這中間說沒有鬼實在沒人相信。
追一步追查,慶富透過集團旗下慶峯水產公司的「豐祥七七九號漁船」作為信用擔保品,成功向高銀借貸三億元,被懷疑可能也是內神通外鬼。該漁船當時船齡已二十一年,早超過鋼造漁船耐用年限十五年,根本不符鑑估資格,但高銀竟想辦法為其解套,引用該船於二○一○年漁船公證公司鑑價及兆豐產險所承保該船舶之船體險金額,且未明確將折舊列入,就據以認定其價值而逕行放款,錯估慶富償貸能力,造成日後欠款無法追回。
事後「豐祥七七九號」歷經五次流標,才勉強以一億兩千八百萬拍出,還不到借貸金額一半。而兩筆土地擔保當初二○一四年的鑑價,與目前高雄地院強制執行的鑑價,也有一段落差,恐有鑑價不實之嫌。
慶富透過政治關係打通關節,和高銀建立好交情,把高銀當成自家銀行自由提領,高銀董事會對十六點八億元是否為正常金流根本未評估風險即予放行,事發後也未進行專案查核,讓人懷疑是刻意包庇。
高銀的履約保證金是點燃慶富案的第一把火,不但讓國防部順利簽約,後來的聯貸案也才能通過,高銀慶富貸款案的最後決議者為常董會,卻沒有會議紀錄,只有經過剪輯的錄音帶,但金管會只罰高銀八百萬元,卻對常董會沒有究責,連檢察官也早早簽結高銀背信案。只能說這是一齣從上到下配合演出的荒謬劇。
慶富從一家傳統漁船建造公司起家,卻在第二代接班後完全背離理念,違反公司法及涉及虛偽增資,旗津廠區「永續經營」四個字如今看來格外諷刺。高銀身為公營銀行,卻屈從於政治壓力下,對慶富公司大開方便之門,期待韓國瑜除弊出重拳,揪出幕後黑手,不能讓甫高升華南金董座的前高銀董事長張雲鵬以一句「警覺性不足,失敗的貸款案」就搪塞卸責過去。【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韓國瑜興利之餘,不能辜負市民對於大力除弊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