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短獨居老人與「餓」的距離 洪惠雀送餐21年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洪惠雀在廚房準備便當。

人稱「洪姐」的高雄市建軍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惠雀,與先生默默為獨居長輩送餐二十一年如一日,曾因為經費來源不穩定,不惜向銀行借款,至今仍背負債務,但兩人從來不後悔,這一切只因為曾說過的話「只要我有一口飯吃,阿公阿嬤就有一口飯吃」。
「洪姐」出生於高雄市鼓山區,富家千金的母親婚後沒有謀生能力,帶著從娘家帶過來的僅有嫁妝一小桶金飾,獨自挑起養家活口的重擔。在特殊環境下成長的洪惠雀,自幼便開始學做生意,六、七歲就跟著附近市場的小販兜售商品,四處幫忙賺錢分攤家計。
小小年紀的她,有模有樣的叫賣,讓她的生意格外好。長大後陸續做過護士及書局、禮服店員,高職畢業後被推薦到高雄樹德家商擔任家政科助教,開啟了她的「餐飲人生」。
洪惠雀二十六歲在母親安排下完成終身大事,民國八十七年開始,隨著擔任里長的丈夫一頭栽進為獨居老人送餐的工作,為了節省成本,從買菜到完成便當全都是夫妻倆親力親為。

洪惠雀親自送餐給獨居長輩。

她先就近服務左鄰右舍的長輩,後來範圍越來越大,目前已橫跨苓雅、三民、鳳山等高雄市多個行政區,每天送出超過兩百個便當。她強調,雖然過程辛苦,卻從未有放棄的念頭,因為這是對老人家的承諾,對於老人家來說,這不僅僅只是一頓飯,更是每天的期待與溫暖。
「洪姐」指出,隨著台灣社會都市化的發展,偏鄉地區青壯年人口紛紛外出打拼、自組家庭,年邁的長者往往獨留家中,並因為行動不方便或經濟困難而導致三餐不正常與營養不良。有感於此,她與丈夫便發願一同照顧這些長輩,二十多來始終如一,視長輩如自身家人般照料。
由於送餐需要人力,無力再雇人的「洪姐」,想到和高雄地檢署合作,自民國九十九年起由服社會勞動的受刑人來到建軍社區協助老人送餐工作,「洪姐」一方面要關懷長輩有沒有吃飽,一方面也要負起管理社區勞人的責任。
身為第一線機構,許多執行方面的問題,建軍社區都能第一時間回報,並積極參與地檢署舉辦的督核會議、機構聯繫會議等,並提供執行上的經驗與案例分享,對地檢署在社會勞動的執行有相當大的助益。

洪惠雀獲高雄地檢署檢察長周章欽(右)頒感謝狀。

社會勞動人之加入,不僅節省建軍社區發展協會人事成本,更使因飆車、酒駕、公共危險、詐欺等原需入監之微罪受刑人見苦知福,深深反省自身所犯錯誤,並喜樂付出勞力回饋社會,啟迪良善的內心,提供不同於監所之教化與矯正功能。其中有人在服滿社會勞動後,仍繼續留下來當志工協助送餐,時間長達好幾年。
「洪姐」說,台灣老人化已來臨,每個人除了照顧好自己,也可以伸出雙手,隨時關懷社會弱勢,在能力所及的時候,為這個社會多種一些福田,為有需要的人付出愛心。
「洪姐」說不知未來會如何?是否能繼續為阿公阿嬤製作便當?但她希望日後子孫提到她和老公時,都能感到與有榮焉,更希望將這樣的精神傳承下去。【臺灣公論報記者崔家琪/報導】

高市社會局長葉壽山(左)推崇洪惠雀善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