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遊、春花與春餅──清明踏百草的民俗底蘊(下)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春遊(圖/羅思惟)

春季春菜,時令當道的生機食材

飲食攝取當季盛產的食用植物本就是時令養生的主要原則,在春季這養生原則特別的明顯。中國西南許多少數民族則有在三月三時,採集不同植物染糯米飯野餐的風俗。人們三三兩兩結伴至郊外,互贈染成春天繽紛色彩的五色飯來野餐,青年男女也趁機對歌,進行求偶的社交活動。這類活動的民俗思維在於藉著攝取春天當季菜蔬,也將春天的生命納入體內,加強了自身的生命力,藉用當代辭彙來形容,也就是一種「生機飲食」的概念。所以節日飲食常見的說法都是:吃了時令蔬果或節日特色飲食,就會無災無病,身體健壯。

植物的運用、青年男女求偶社交,一方面係屬遠古的上巳節日習俗的殘餘,另一方面,則是春季節日民俗的共同特徵。上巳的「祓禊(ㄈㄨˊㄒㄧˋ)」是在陰曆三月初三,到水濱以長流水輔以驅邪植物進行的驅邪儀式。連橫《臺灣通史》曾提到清明掃墓後,婦孺會在頭髮上簪榕枝以祓除不祥,也是上巳以驅邪植物祓災的餘緖。祓禊的目的雖是驅邪除災,但在春光明媚之時集體到水濱祓禊,就如同上述的出城掃墓一樣,在自然條件的催化下,形成了附屬於儀式的春日嬉遊風俗。《詩經》〈溱洧〉:「惟士與女,方秉蕳兮」記錄的就是這樣的場合。

而王羲之著名的〈蘭亭集序〉,其中「流觴曲水」、「天朗氣清,惠風和暢」、「遊目騁懷」、「極視聽之餘」等詞句,也都明白的顯示了在暮春祓禊的嚴肅目的外附加的嬉遊成份。春天,本就是求偶的季節,嬉遊幾乎一定會伴隨發展出青年男女社交的功能,像是唐代崔護「人面桃花相映紅」的故事,不妨視之為清明踏青求偶民俗的佐證。

春天的踏青郊遊,不只是休閒,也是順應時令的養生。根據中醫理論,春天萬物復甦,人體的陽氣能量也豐沛,此時應注意飲食運動的搭配,以保體內陽氣暢旺不絕。這些都是在節日人文倫理的詮釋之下,被長期掩蓋、但仍蘊藏於基底的自然層面。

植物染的復活節彩蛋。(圖/王貞文)

生態教育,染蛋鬥草

藉著清明踏青,人與自然的關係獲得加強。即使不是使用驅邪植物在水濱祓禊,春郊踏青也會接觸到各種植物。踏青又名「踏百草」,貌似純然賞春休閒的活動,同時也是個生態教育的好時機,長輩藉著指認植物教給晚輩植物的名稱及功能,傳承民俗植物知識。而自「踏百草」又衍生出的「鬥百草」,更是一種植物辨識的競賽。競賽的方法就是各自採集不同植物,以能辨識採集的種類較多、較珍奇者或是較堅韌為勝。在遊戲的潛移默化中,達到生態教育的目的。

春遊踏青所採集的植物,可以入藥或是入菜,或是作為節日飲食的天然染料。南北朝時的節日文獻《荊楚歲時記》記載:「古之豪家,食稱畫卵。今代猶染藍茜雜色,仍相雕鏤,遞相餉遺,或置盤俎。」直至唐宋,仍有記錄顯示寒食染蛋、雕蛋的風俗依然流行。染蛋、雕蛋,很容易讓人聯想起西方節日復活節的染蛋裝飾。東西方許多不同的文化都有相似的春季染蛋民俗,倒未必是互相影響,而可能又是春季民俗類同的思維。

基督教以春分後的第一次滿月後的第一個星期天為復活節的日期,名義上雖是慶祝耶穌復活,實質上卻是源自民間信仰中的春分習俗。在春季紀念復活與慶祝新生,還有什麼比蛋更適合用來作為春天生機的象徵呢?就連染蛋的顏色也與生命象徵有關。《荊楚歲時記》裡稱染蛋為「藍茜雜色」,即藍草染出的青藍及茜草染出的紅色。青色正是大地回春的顏色。紅色,則有基督教徒認為象徵的是基督寶血。即使不考慮宗教的寓義,血液是紅色,血液代表生命,紅色也是生命的顏色。染蛋自然也是春季「生機飲食」的一種形式。

今年清明,除了追憶先人,請記得還有寓義豐富的踏百草。當你將春遊當成親近自然的儀式,莫忘將春草攝入眼眸、春菜納入臟腑、春花裝點鬢髮。(楊玉君/中正大學中文系教授) (轉載自天下獨評)

賞花正當時(圖/羅思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