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給台灣上了一堂民主課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印尼人在台灣選總統,高雄的投票所設在車站附近的南華路,現場排隊人潮綿延,一直排到八德路,還驚動台灣的警察到現場維持交通秩序。

印尼於四月十七日舉行總統與國會等五項選舉的大選,由於選民多達一點九億人,被稱為是全球最大規模的總統直選及單日選舉活動。這個遠在天邊落後民主國家的選舉,本來跟台灣無關,但是,印尼為了落實「全民民主」,讓海外僑民、移工與留學生也能參與選舉,印尼政府在全球一百三十個國家設置海外投票所,在台灣也透過台北印尼獨立選舉委員會,在全台設立卅四處投票所,並提前在星期假日的四月十四日進行投票。

在台印尼籍移工約有廿六萬九千多人,是在台外籍移工人數最多的國家,除了卅四個投票所投票外,印尼駐台代表處也派人將投票箱設置在印尼漁工聚集的四個港口:基隆、宜蘭、東港和台東,方便漁工投票。印尼駐台代表蘇孟帝(Didi Sumedi)在三月時還特別致函呼籲所有聘僱印尼籍勞工的雇主,允許在台印尼勞工利用星期假日至投票所投票,「因該票對於我國未來發展意義重大」。

於是,四月十四日,印尼設在台灣的各投票所大排長龍,人滿為患,排隊人潮綿延百公尺,讓不知情的台灣人以為排隊又有什麼好處可以領?更由於為方便許多未事先登記的選民投票,特地開放在投票截止前一小時,也就是下午五時到六時之間開放投票,於是等候排隊擁擠的情況更嚴重。

高雄的投票所設在鄰近高雄車站的南華路,現場排隊人龍綿延一百多公尺,五時至少還有三百多人未投票,六時也還有一百多人在等,這是什麼情形?

看到「印尼人在台灣選總統」,你有什麼想法?台灣號稱民主國家,但是,我們的選舉方式能做到像落後國家的印尼體貼細緻到「一個也不能少」的操作嗎?那是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心思、金錢與執行力堆砌出來的「民主典範」,甚至民主最先進的美國都沒有這樣的能耐與大手筆。

台灣對於海外選民的態度,就是,回來投票也好,不回來投票也好,要投票就自己想辦法回來投。先不要說「票匭跟到僑民居住地」的緊迫盯人,以及親手投下神聖一票的「票票入匭」,不在籍的通信投票總可以做到吧!

先撇開意識形態、勝選考量與不同選區的特殊投票傾向,學學落後國家印尼「一個也不能少」的民主信念,立馬推動不在籍投票,管他或她是在偏藍的中國大陸,偏綠的日本,藍綠都有的美洲大陸或歐洲,都按戶籍給合格選民一張通信選票,讓他不必舟車勞頓就能參與選舉,落實票票等值的民主價值。

附帶提一個題外話,今年是印尼首次合併舉行總統及國會選舉,這是依二○一四年通過的釋憲案而建立的新制度,主要是為推動多黨生態,減少政治交易、維持政黨穩定結盟的結構性設計。但是,也因為總統與國會選舉首次合併舉行,選務工作加倍繁重。根據中央社駐雅加達記者的報導,全國有約廿五萬名候選人角逐國會(人民代表議會)、地方代表理事會,以及地方的省及縣市議會共約二萬個席次,其中,競逐國會五七五個席次的就有約八千人選舉須如期進行,靠的是超過六百萬名選務人員及五十萬名維安軍警,將選票送至全國八十萬個投開票所。選務人員在選前就睡眠不足,要為選舉日張羅做準備,選後又幾乎全天開票計票,一天只能休息三至四個小時。

開票作業截至四月廿三日晚間,疑因休息與睡眠時間不足,集體過勞,已有一一九名選務工作人員死亡,五四八人病倒,及十五名警察意外死亡。

選務工作人員如此重大的集體過勞殉職,被稱為「印尼史上最嚴重的選舉意外」,印尼總統佐科威稱他們是民主戰士、無名英雄。這麼重大的傷亡,也引起印尼各界針對選舉是否應該合併舉行檢討的聲浪。

這一堂課的代價真是太大了,下課!【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