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道教科儀音樂:從道場到舞臺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新華社澳門4月12日電(記者郭鑫)

  在澳門道教協會大堂,澳門道教協會會長吳炳志拿出兩本厚厚的道教科儀音樂樂譜。

  道教是中國土生土長的宗教,但鮮有人瞭解道教科儀音樂。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澳門道教科儀音樂的代表性傳承人,吳炳志向記者講述了他的家族與這一本土古樂的不解之緣。

新華社照片,澳門道教協會會長吳炳志接受新華社專訪。新華社記者 張金加 攝

本土韻味

  “道教科儀音樂就是道教儀式中所使用的音樂。我們經常能在道場裏聽到。”吳炳志開門見山。

  澳門道教文化積澱深厚,現存的40多家廟宇中,約有八成與道教有關,比如哪吒廟、康公廟、土地廟、關帝廟、譚公廟等。澳門道教科儀音樂秉承的是道教正一派的音樂傳統,又融入了道教全真派音樂特色,同時還與廣東民間音樂近似,可謂融道教音樂和本土民樂為一體。

  由於澳門道教科儀音樂歷史傳承有序,記錄詳備,2009年被列入澳門非物質文化遺產,2011年5月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吳炳志則在2012年被評為國家級非遺的代表性傳承人。

  吳炳志說,各地道教科儀音樂使用的樂器差不多,有鼓、鑔、嗩呐等,但是每個地方的劇碼不同,且多取自當地民間音樂,具有不同特點,所以形成了道教音樂百花齊放的形態。比如上海、蘇州、四川等地都有各自的科儀音樂。但科儀音樂與民間音樂還是有所區別,音樂旋律也不同。

  吳炳志的曾祖父、祖父、父親三代都是正一派道士,吳炳志和他的孩子雖然都從事了其他職業,但家傳的道教科儀音樂傳統和技能一直延續下來。

  “家族傳承差不多有200多年的歷史,從來沒間斷過。”吳炳志說。

流傳記錄

  吳炳志家族的科儀音樂,以前大多是為漁民做道場時演出。澳門曾經是個小漁港,漁民在新船下水、結婚、求神、還願的時候,都要做道場。吳家先輩就是在道場中,把科儀音樂的技能融會貫通。

  “那時候我們家每個月都要做十多個道場,所以我爹爹很容易就學會了。”吳炳志說。

  但是到了上世紀70年代,澳門經濟開始轉型,從漁港變成服務型經濟體,漁民減少了,道場也跟著減少了。

  吳炳志說,澳門的道士從前有六七十人,到現在只剩下十多人,這讓道教科儀音樂有失傳的危險。

  由吳家流傳下來的澳門道教科儀音樂曲目很多,有500餘首,以前大多是口耳相傳,傳到吳炳志父親這一代,曾用卡式答錄機錄過音,但時間久了吳炳志覺得也不太可靠。

  從2006年開始,吳炳志有了一個計畫,就是為家族的音樂記譜。為此,他邀請武漢音樂學院的王忠人教授來到澳門。這一做就是4年,終於完成500多首音樂的記譜工作。

  “記錄的都是從我曾祖父開始留下來的經典。”吳炳志說。

新華社照片,這是澳門道教協會供奉的神像。

創新發展

  時代在變,澳門的道場文化在變,道教科儀音樂的表現形式也在變。2008年,吳炳志和王忠人開始組織澳門道樂團,把道教科儀音樂搬上舞臺。

  “以前在道場使用,現在是放到舞臺上表演,以前敲鼓、吹嗩呐、拉二胡,現在加入了揚琴、古箏、琵琶等許多種樂器。”吳炳志說,“以前做道場的人才去聽,現在放到舞臺上,什麼人都可以來聽。”

  更重要的是,他們將道教科儀的儀式、服裝等有機融合,打造成舞臺演出的形式,後臺是音樂,前臺是表演。

  道樂團成立前,科儀音樂的表演以吳炳志的家族成員為主。道樂團則把人員範圍擴大了。樂團成立時只有五六個人,現在已發展到30多人,主要招收中學生和小學生。

  “我們希望年輕人認識這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希望他們傳承澳門本土音樂。”吳炳志說。

  道樂團成立以來,除了在澳門展演外,還到過山西、陝西、江蘇、浙江、河南、湖南、吉林、福建等地演出。現在,道樂團每年去一個地方展演,不僅讓更多人瞭解澳門道教科儀音樂,還與各地道樂互相交流借鑒。

  道樂團的成員流動性比較大,年輕人有的去內地念書了,有的參加工作了,就不再有時間過來,但樂團不斷從中小學招收新人,避免人才斷層。

  吳炳志從五個方面總結道教科儀音樂的傳承,一是搶救,即記譜;二是保育,比如出版書籍和光碟;三是傳承,即招募年輕人加以訓練;四是宣傳推廣,比如道樂團在各地展演;五是持續發展和創新。

“我們曾經請芭蕾舞演員,讓他們在道教音樂伴奏下跳芭蕾舞,這就是一種創新的形式。”吳炳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