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两天半,在墨尔本能喝多少杯咖啡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飞机落地后,我和网上预约接机的司机会和了。一见面,她就问我在墨尔本待几天?两天半,我说。“下一站去哪里?”我愣了一下,“我回国了,没有下一站。”“你来澳大利亚只待在墨尔本?”她停下脚步仔细打量我,看我点头又问:“那需要定我的车带你去大洋路一日游吗?”我摇头,说我就是来墨尔本市区走走逛逛而已。“简直就和周末打飞的去伦敦喂鸽子的梁朝伟一样嘛!”她感叹道。

如果只有四天假期,问我最想去哪里,首选就是心心念念多年的墨尔本。把墨尔本誉为咖啡之都一点都不为过,澳洲本土的咖啡文化让火遍全球的星巴克也在这里碰了壁,听说整个城市只有八家星巴克,但每几步便有一家独立咖啡馆。在这些成百上千的咖啡馆里,不用做攻略推门走进一家,随便来一杯咖啡都不会踩雷。除了晚上关门早,我很难找不出墨尔本咖啡馆的缺点来。早上喝一杯配早午餐,上午犯困喝一杯,中午聚餐来一杯,下午茶也必须是咖啡,澳洲人对咖啡的热情就和无处不在的阳光一样。如果在澳洲只能待三天的时间,我不想去大堡礁也不想去大洋路,只想去墨尔本喝咖啡。

墨尔本不仅有圣基尔达海滩,还是澳大利亚的咖啡之都 本文图均由 莫吉托 摄

我的第一站是网红Higher Ground,要去那里吃早午餐。这家由旧工厂改造的咖啡馆空间很大,人气也很旺,工作日的下午2点,门口排着长长的队。门口摆着意式咖啡机,如果只是喝咖啡,可以就在门口买一杯。

我发现在此地,即便人多,服务员也不强迫你与他人拼桌,让人非常自在。不过也难怪网上评论里有国人很气愤,抱怨明明有空座位却不让进。排队十分钟后,我终于落座,欢快地点上了班尼迪克蛋和澳白。班尼迪克蛋的吐司部分边缘很硬,中间带点焦味的绵软部分配上蛋汁和火腿,非常好吃。澳白更不用说了,绵密的澳洲牛奶配上精选咖啡豆,完全值得我飞十个小时过来喝上一杯。

Higher Ground的本尼迪克蛋十分用心 本文图均有 莫吉托 摄

既然走到了市区,在澳大利亚的Yelp上排名第一的Patricia 是必须去打卡的,墨尔本的咖啡馆虽然多,但很多周末不开门,工作日关门也到下午四点左右,Patricia便是其中之一。走到附近时,我看到不少人往一个巷子里走,跟着人流走,果然他们都在一个小门后面排队。虽然没有招牌,我也知道自己找到了。

菜单上只有white,black和filter三种选择,即奶咖,美式和滴滤,正如咖啡店老板Bowen Holden曾说的,“顾客都想买到最好的咖啡,所以我们要做的不仅是创造出最好的咖啡,更需要具备一个非常洁净、极具条理性和一致性的体系。”我选了滴滤,咖啡上来很快,我端着杯子,倚靠在窗前喝。店里没有凳子,如果在窗外,客人可以搬些小箱子当凳子。

咖啡馆窗里窗外的趣味

听说这个不到30平米的咖啡馆每天能卖出1000多杯咖啡。我喝一杯咖啡的时间就看到川流不息的顾客,大都买了咖啡便走,真正在店里喝的客人只是少部分,我觉得1000多杯都是低估了他们的营业额。服务员递给我一杯水,我抿了一口,是甜甜的苏打水。这家甜蜜的咖啡馆小窗台上摆着黄糖自助添加,大概也是这个原因,能看到大只的蚂蚁爬在桌上,墙上,但丝毫不影响客人们喝咖啡,倒也增加了一边喝咖啡一边欣赏澳洲蚂蚁的乐趣。

St Ali也是被广为推荐的一家咖啡馆,那里的咖啡师深山晋作来自日本,最近获得了澳大利亚的咖啡拉花冠军,作为东亚面孔在澳大利亚咖啡届夺冠,因此他所在的St Ali也声名远扬,虽然离市区很远,但每天能卖出700-800杯咖啡。

St Ali店内的风格凌乱而毫不做作

这家店有一个套餐叫“Barista breakfast”,包括一杯意式浓缩,一杯卡布奇诺和一杯滴滤,是由咖啡师当天挑选的咖啡组合。端上时,咖啡师会向客人介绍每一种是用什么豆子制作而成,推荐的饮用顺序是先浓缩,然后卡布奇诺,最后才是滴滤。

St Ali曾经的主人Mark Dundon在2008年另起炉灶,开了另一间咖啡馆,Seven Seeds,以自家烘焙的咖啡豆知名。店名有个典故,据说16世纪的先知Baba Budan从也门偷偷带了七颗生咖啡豆回印度,从此咖啡被介绍到了全世界。Mark Dundon还有另一家咖啡馆,便叫作Brother Baba Budan。

即使它比较远,我还是要起个大早赶去吃早午餐。它最近在国内也非常热门,很多咖啡馆都在用他们家的豆子,品质稳定,价格合适,我选了一款烤吐司作为早餐,搭配了一杯滴滤,豆子是店员推荐的,是这批最佳的洪都拉斯。走的时候,我又买了一包。必须说,虽然Seven Seeds最近的评价有所下降,但即便是同样的豆子,后来我再去打卡Brother Baba Budan的时候,除了为它满屋顶吊着的凳子所震撼外,我还觉得这里用同款豆子做出的布满气泡的滴滤咖啡比我在Seven Seeds喝的少了很多风味,还多了些苦涩的味道。

如果不是墙上的装饰,你很容易错过Seven seeds的门脸

在墨尔本,菜单上很少有手冲的选择,除非我专门要求pour over,才会给我专门现场用被称为“手冲之王”的Hario V60滴滤杯制作咖啡。不过,我也还是没好意思在各家忙碌的咖啡馆提出要手冲的要求,而是大多选择了澳白。在逛到维多利亚市场的时候,我专门去找了Market Lane Coffee要了一杯澳白,虽然我喜欢他们家的外带杯胜过咖啡本身,但端着一杯澳白,再在市场里买上一打生蚝用柠檬淋汁吃,又是别有一番风味。我认为,墨尔本的咖啡配什么都是万能的,没有任何违和感。

这次咖啡之行最大的惊喜算是Aunty peg’s的手冲咖啡,这是我在墨尔本见过的唯一一家没有意式咖啡没有滴滤咖啡,只有手冲咖啡的咖啡馆,出品还是非常快,因为这里的咖啡师可以同时冲三杯咖啡,游刃有余,完全不逊于滴滤咖啡的上单速度。在这个澳白遍布的城市,如此忠实于手冲咖啡的咖啡馆,让人钦佩。

看来墨尔本的手冲爱好者也不少

两天半的时间很短,我没有去大洋路,没有去动物园,没有去看企鹅岛,也没有去普芬比利坐蒸汽小火车,除了在市区喝咖啡,最远的地方是去了圣基尔达海滩,捧着咖啡吹着风,找到一些躲在石头缝里的野生小企鹅,但至少,我喝过了全世界最好喝的澳白,在被工作压的透不过气的时候,还可以打开手机看看,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随时让我下班后拎着行李箱去喝几杯咖啡让自己的生活缓一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