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公論報公共論壇之廿二 ──解評韓國瑜市長出國推銷農漁產品的效應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臺灣公論報公共論壇之廿二──

解評韓國瑜市長出國推銷農漁產品的效應

引言

高雄市長韓國瑜先後兩次到星馬與港澳大陸行銷農漁產品,為南台灣的農漁產品打開了銷路,同時也被批是拿到「賣台訂單」;高強度的批判反讓韓國瑜的人氣高漲;高雄需要的不僅是農漁產品的通路,還要更接地氣的投資與產業,請各位專家先進評析最近賣菜郎的出國效應。

主持人 陳宜民/立法委員

韓市長這次港澳深廈行銷高雄農漁產品,績效顯著,簽回來52億元的MOU,雖然有人評論,這只是一個小數目,但是,短期內能有如此成果,已屬不易,而且,產生巨大的外溢效應與宣傳效果,這是花多少錢都買不到的成果。但是,民進黨傾全黨之力批評,加上韓市長造訪港澳的「中聯辦」,被過分解讀,引起陸委會要發動修法增列所謂「韓國瑜條款」。

高雄的農漁產品只佔高雄經濟產值約十%,如何擴大招商引資,同步發展工商業才是重點。這一重頭戲要請經發局主動且具體推動,以澳門新方盛集團願意到高雄做重大投資,興建旗津跨海纜車為例,這是大案子,要做全盤規劃。旗津是高雄的後花園,發展潛力十足,目前雖然有舉辦「春吶音樂季」以及調降渡輪船票價格,以吸引人到旗津跨海旅遊。但是,旗津的開發格局要大,要能創造就業人口。其中一個關鍵就是旗津是否適用「離島條款」?反對者說是因為有過港隧道,所以旗津不算是「離島」。

關於農漁產品外銷,內行人都知道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流程,過程中變數太多,例如,今年只因為氣候反常,就造成產銷的市場秩序大亂,很多水果以前是年後才能採收熱賣,今年是年前就搶熟、搶收、搶賣。銷售過程中又要克服保鮮、品質、冷鏈、物流、檢疫、市場價格波動、消費者不同口味、行銷廣告等等變數,真的需要農委會以他的高度來做有效輔導,協助農民,不要把精神花在「1450」去養網軍。

至於「中聯辦事件」,據了解,韓市長臨時變更行程都有傳真給陸委會,而我方駐港澳單位的主管也都應該陪同,我記得韓市長去星馬參訪時,駐外單位的主管都全程陪同,到了港澳,卻只有接送機,不全陪。既然有敏感行程,更應該參與而了解雙方見面的會談內容再據實回報,是否台北方面有政策指示不陪同,事後才給韓市長穿小鞋。

根據現行規定,去見誰根本不重要,尤其客隨主便,若有簽訂具體協議才算違法,現場有那麼多人證,陸委會這個50萬怎麼罰?法怎麼修?我們不希望因此而修法,限制兩岸之間的城市交流。

總結韓市長此行非常成功,所產生的外溢效應,甚至擴散到屏東、全台,所創造的庶民經濟已見成效,緊接著,就是除了農漁業之外,要推動工業與商業活動的活絡,加強招商引資,全面帶動高雄經濟的蓬勃發展。

吳芳銘/高雄市政府農業局長

努力拉升價格積極把貨外銷出去

高雄市一年不含加工品的農漁產品產值大約360億至370億,目前簽的訂單一年到四年不等,加總起來接近80億左右,事實上所佔比例還是很低,一年出口到大陸的農漁產品事實上在全世界所佔產值並不高,其中有些還是彼此競爭的品項,有些品項比如梨子、葡萄,大陸本地生產的又便宜又好吃,即使開放,我們也是無法競爭。

內外銷基本上我們一開始就有在做數量的管控,因為去年八二三水災的關係,有些農產品的產期都往後遞延,比如棗子,過年前數量不多,雖然新加坡、馬來西亞、中國大陸、日本都有訂單來,但我們不敢接,害怕影響國內價格往上漲,這部分也會去顧及消費者本身對物價指數的敏感度,比較想去做的是先確保農民的收入,或者讓價格保持在往年的平均值,不要落到成本價以下。

去年到現在都是暖冬,老實講棗子的風味並沒有去年好,這和氣候變遷有關係,鳳梨在過年前的出口量足足成長八倍,芭樂和接下來的香蕉也是早熟,集貨場都爆量,台灣塞車,出去的通路也塞車,所以我們很努力在拉升價格,積極把貨外銷出去,全球各地有訂單,我們都非常歡迎。

現在全世界不管是從GATT到WTO或FTA,最困難的談判全部是在農漁產品的價格上,尤其是農產品,這部分是很難的,烏拉圭回合的談判談了多少年才轉換成WTO。我們的東西出去,當地還是有市場機制,比如中國大陸的華南、加拿大和東南亞的華人地區,燕巢芭樂雖然品質好,但要過去也有困難度,因為沒有什麼水分,市場上沒辦法接受,相對金鑽鳳梨接受度就高。

談到水果加工品,全世界都非常競爭,我們如果口味好、價格低,供貨量又穩定,那應該就有機會,金額簽下來,就有固定品項要採買,也要教育消費者怎麼吃。我們打外銷市場,也跟農委會提過,台灣做得比較少的部分是不太花廣告行銷費用,紐西蘭奇異果市佔率高,每年還是做廣告、各大賣場做促銷,介紹如何入菜、怎麼吃來行銷。所有農物種植面積的管控、如何調節,農糧政策是農糧署的責任,是農委會的責任,不是縣市政府的責任。

陳麗娜/高雄市議員

爭取國外高端市場 創造更高利潤

實地踏勘港澳的海外市場,才深刻體驗到高雄未來努力的方向,不論港澳都有消費力強又高價位的高端市場,其價差可以高達5倍到10倍,台灣的大湖草莓換算成台幣在澳門賣500元,日本的草莓可以賣到6000元,照樣供不應求。台灣的農民有尖端的農業技術與栽種能力,可以開發高價位的精緻農業,而不要陷入價格的泥巴戰中,對農民的收益幫助不大。

政府的農政單位上至農委會、中至市府農業局,下到各地農會產銷班,都要動起來,分工合作,尤其農委會要提升高度,從大數據調整產銷,提供實用的產銷資訊,具體協助農民提升品質,避開重疊性高的市場走市場區隔,塑造農產特性。例如,當農地不足時,是否可以向上發展,推廣立體農業,發揮地盡其利;又如港澳高端市場偏好有機無毒,是否輔導農民迎合市場創造本輕利厚的商機?每年高達10億的農業基金應該用在最適當的刀口上,創造永續的良性循環。中央應該少一點政治,多一點經濟,讓人民知道農產市場的特性,不要再折騰彼此。

關於所謂的「政治性採購」的說法,我要強力澄清,新加坡當地華人反映,之前市場根本看不到台灣來的水果,只有農民少量外銷,農政單位根本無作為,放棄這塊市場,現在韓市長組「高雄隊」去開發農產市場。又如澳門,台灣的農產的市佔率只有0.3%,日本佔30%。現在有人去做,就污名化為「政治性採購」,這樣公平嗎?就算是政治性訂單我們還是要。大陸港澳市場那麼大,台灣要自絕於這個市場嗎?難道跟大陸做生意,就會導致統一?台灣人要捫心自問,我們要的是什麼?要如何發揮我們的長處,讓自己更茁壯,是否跨出這一步,創造更大的優勢,政治力量的不當介入,是否反而阻礙了台灣向前的步調。

我也反對去拜訪「中聯辦」就是支持「一國兩制」的說法,這樣戴紅帽反而打擊士氣,中央要與地方同步調,不要只會扯後腿,我們還沒被對方打倒,就先被自己打倒了。

林展鴻/前民進黨高雄市黨部執行長

訂單消化分配上應消除政治疑慮

韓市長細膩的地方是這次港澳深廈行把重點放在農業沒有失焦,我覺得他是做對了,因為高雄的農業以小農為主,如果真的招商引資,對小農來講會是很大的衝擊,就農產品部分,比較適合的做法是將台灣優良或滯銷的產品想辦法推出去,基本上這個方向是正確的。

我也蠻欣賞韓市長出國前宣示「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但以結果論,看起來政治可能是凌駕於經濟,52億的訂單對其他產業或許是小數目,但對農業來說是很大的數字,但訂單前加上「政治」二字,不免讓人產生疑慮,是否訂單有附加條件?雖然過去政界講的是「為政不在多言」,但現在民智已開,疑慮如果不說清楚,韓市長辛辛苦苦爭取來的訂單,原來的美意會讓大家無法享受成果。

韓市長帶回來的52億農業訂單中,不像工業產品可以很清楚排一個生產的期程,後續52億要怎麼消化,最重要是怎麼分配,訂單不能都只給韓粉,市長應在政治部分把大家的疑慮消除,好好聚焦在52億訂單要如怎樣落實、怎樣執行。

陪不陪同韓市長見港澳官員,對當地駐外單位來說是兩難,去了被說是間諜,不去又被立法委員責怪。其實,韓市長這次出訪前宣示「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做的是蠻不錯的,52億是事實,但他為德不卒,回台後應該要再發表他的看法,強調這次出去是「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拒絕吃豆腐,應該可以解決掉大部分人的疑慮。

如果純粹是市場機制,我們對台灣農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現在擔心的是政策性的採購,如果市場機制沒問題的話,現在的蔡政府和之前的馬政府其實都可以做得很好,為什麼要等到韓市長來才做?所以這裡面一定有政治性問題卡在中間,不是這麼單純。

我們的農民這麼聰明又這麼勤奮,大陸廣大市場同文同種,飲食習慣接近,怎麼可能放棄?當然理想是「經濟一百」,但在政治部分,是不是讓非韓粉的民眾不要產生疑慮。

蘇嘉宏/輔英科技大學教授

在媒體高度關注、報導下,韓市長此行操作得非常細膩,所有的簽約都鎖定在農漁產品外銷,無任何對外招商引資的動作,以免踩到陸委會的紅線,這是正向操作。

但是,若從反向來看,也造成一些負面的遺憾,因為港澳地區一些殷實的大企業想要到高雄投資開發,希望藉韓市長此行的實地踏勘,加深彼此的了解與合作機會,準備藉此機會借力使力叩關,積極安排與當地大企業的見面會。但是,因為韓市長有所顧慮,而讓這些大企業家備嚐被冷落與邊緣化。例如,澳門新方盛集團有意投資興建旗津跨海纜車,但是,卻不得其門而入,有點「真心換絕情」的遺憾。【臺灣公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