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毛當令箭 令箭當雞毛的中華民國釣魚捕魚法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擔心被移送法辦,所有的垂釣者都躲起來,只剩魚竿在釣魚的示意圖。

繼政務委員張景森全力推動「全台山林解禁」著有成效之後,另一位政務委員唐鳳則接續「全台商港漁港開放釣魚解禁」,以政務委員手握跨部會「喊水會結凍」的行政資源,這個小事一樁,應該也會很快就解禁開放。台灣顯然已進入「總統院長打嘴砲、部會懼事無作為、只剩政務委員一肩挑」的「政務委員治國時代」。
說起台灣的漁業政策、漁業發展與漁業管制措施,從遠洋漁業、近海漁業、沿岸漁業到垂釣、魚叉捕魚的岸邊漁業等,就像一張腐朽不堪的破網,處處大小漏洞,吞鯨可漏,補東網,破西網,補不勝補,也無從補起。
正當北部釣客透過唐鳳力爭商港漁港開放釣魚之際,南部的恆春半島則掀起另一波的漁業革命,漁民及釣客爭取海岸邊的垂釣以及非動力型魚叉、魚槍捕魚的權利。因為最近海巡單位屢屢取締漁民以魚叉、魚槍捕魚的案例,透過無知的媒體記者恫赫,依《漁業法》要重罰3萬元,形成恐慌與肅殺之氣,屏東縣議員陳文弘受理接二連三的陳情,央請「屏東縣海洋及漁業事務管理所」邀集海巡署、漁業署、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各漁會於三月廿一日再墾管處舉辦討論會。
會中,雙方意見激烈交鋒,但是,沒有結論,也沒有人把所有問題釐清,最主要的關鍵在於,各主管單位避重就輕,規避不利於自己的法令系統,「把雞毛當令箭 又把令箭當雞毛」。
台灣是法治國家,如此攸關漁業發展與漁民權益的事務,必須依法為治,整個規範民眾垂釣與漁民以獵槍捕魚的法令系統中,最高位階的《漁業法》只有在第四十八條訂定「不得使用毒、電、炸三類方法採捕水產動植物」,母法沒有其他任何禁止規定。至於針對「沿岸12海浬禁止使用魚槍捕魚」相關行為制定的「潛水器採捕水產動物禁漁區管制措施」,是在二○一七年「預告」,但是,沒有完成公告實施,形同廢文,完全沒有任何執法意義。
在威權時代,沒有明文准許的,就是禁止事項;在民主法制時代,沒有明文禁止的事項,就是可以行之的行為。
因為「令箭」沒有規範,於是生出一些不具效力的「雞毛」,根據農委會窮盡搜羅能力找到限制相關行為的雞毛,如下:農委會的「漁船建造許可及漁業證照核發準則」、「娛樂漁業漁船專案核准搭載潛水人員審核作業規定」、體委會的「潛水活動安全注意事項」、觀光局的「水域遊憩活動管理辦法」,甚至農委會的「農授餘字第○九六一二○八六一六號函」,這些藏在天涯海角的法律陷阱,都可以拿來作為讓百姓身陷法網的「令箭」。然而這些「非漁業」的雞毛如何能管到漁民的漁業行為?雞毛治國,焉能不亂?
再來說「令箭當雞毛」,規範整個恆春半島海域成為百分之百「禁漁區」的令箭應該是《國家公園法》第十三條「國家公園區域內禁止捕捉魚類。」
儘管法有明文規定,但是,所有相關的公務人員都怠忽職守,視「令箭」為無物,大小漁船就在墾丁國家公園的海域大肆捕捉魚類,卻不見墾管處、海巡署取締。恆春半島反國家公園的先知先覺與先行者王思明力主推動「漁船捕魚後進港向執法單位自首連續違法捕魚的集體行動」,看他們怎麼辦?以凸顯在農漁牧十發發達的恆春半島設置國家公園的荒謬與錯置。
根據農委會漁業署核發屏東縣的專用漁業權,枋寮區漁會核准面積為一六○˙一二平方公里,而恆春區漁會核准的面積只有六˙七七平方公里,怎麼會差那麼多?
墾管處在其網站自問「國家公園海域內,一般民眾可以釣魚嗎?漁民可以釣魚嗎?」又自答說「經查恆春區漁會所申請之入漁權及專用漁業權等範圍均未在墾丁國家公園範圍內。故此,恆春區漁會漁民可從事漁業活動之範圍亦不可在墾丁國家公園範圍裡進行相關作業。」(參閱圖一)言下之意是「恆春區漁會沒有申請漁權,所以沒有專用漁業權」,這真是得了便宜還猛吃豆腐。不是恆春區漁會沒有申請漁權,而是國家公園海域根本不准漁會申請專用漁業權。

圖一、墾管處自問自答「國家公園海域內,漁民不可以釣魚」的網站內容。

除了因為不准申請而讓專用漁業權的面積嚴重限縮之外,而且,枋寮區漁會與琉球區漁會被核准的漁權包括「一支釣漁業」(參閱表圖二、圖三),恆春區漁會則沒有這項漁權(參閱圖四),所以恆春漁民與民眾垂釣違法、捕魚違法。

圖二、枋寮區漁會專用漁業權漁業種類及名稱、漁具種類、漁獲、漁期
圖三、琉球區漁會專用漁業權漁業種類及名稱、漁具種類、漁獲、漁期
圖四、恆春區漁會專用漁業權漁業種類及名稱、漁具種類、漁獲、漁期

圖四、恆春區漁會專用漁業權漁業種類除了「箱網養殖漁業」之外,其他一概不准,包括「一支釣漁業」也不准。屏東縣海洋及漁業事務管理所的開會通知竟然揭示「為使會議順利進行,不開放民眾漁民參加」,

再說一件題外話,屏東縣海洋及漁業事務管理所的開會通知竟然揭示「為使會議順利進行,不開放民眾漁民參加」(參閱圖五),而代表墾管處出席的地主官員,竟然不敢坐到主席台上,而是躲到維持會議秩序的警察旁邊,這是什麼公務員心態!
簡言之,一漁之不治,何以天下為?難道政府真把「漁民」當做「愚民」!
【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

圖五、屏東縣海洋及漁業事務管理所的開會通知竟然「不開放民眾漁民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