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大於無限大的「吳朱配」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二○二○年總統大選,國、民兩黨由誰出馬?已經到了最後攤牌的時刻,民進黨在賴清德宣布參選後,形成蔡、賴對決,絕對是一齣精采好戲,結果不外蔡出、賴出或折衷妥協的「蔡賴配」。

黨內初選不同於正式大選的「你死我活」,黨內初選的機制、精神與最高境界是「正、反、合」。若「正、反對決」能產生出線者,固然是以實力勝出。反之,若「正、反對決」,僵持不下,甚至會產生分裂的後遺症時,透過折衷協調,整合「正、反」,為一股新勢力的「合」,是黨內初選的最高境界。

如果,從這個角度與制高點來看國民黨的初選,「吳朱配」將是國民黨初選最佳的結果與組合,因為團結,將生一加一大於無限大的選舉效益。

朱立倫的優勢是民調居高,但是,致命傷卻是二○一六年一手操作「換柱」後自己披掛上陣卻慘敗,「願選服輸」,屈居副手,也正好將功折罪。

吳敦義的劣勢是「民調是在低什麼?」優勢則是戰功彪炳,清廉執政而且國泰民安。擔任黨秘書長時,使國民黨於二○○八年重返執政八年;擔任行政院長長達二年半,政績頂尖卓越;二○一七年擔任國民黨主席,漂亮贏得九合一的大勝利。不論對吳的好惡,其選戰布局之巧妙與戰績卓著,都是不爭事實。但是,奇怪的是,吳敦義的所作所為,幾乎都是「船過水無痕」,不見任何肯定與感激,這就要從吳敦義的從政性格談起。

吳敦義是一位典型「特立與獨行」的政治人物,從負面而言,吳敦義在政壇打滾四十年,要參選總統時,竟然連「三呼萬歲」的班底都沒有,這是對內。更怪異的是對外關係,吳敦義一直是敵對政黨必欲去之而後快的第一號眼中釘,更是環伺台灣四周諸大強權勢力的「拒絕往來戶」。

若從正面來評價吳敦義的「特立與獨行」,那正是台灣當下所必需的。就國民黨的黨員而言,民進黨執政後,毀棄所有民主政治的遊戲規則,推動轉型正義與黨產清算,欲將國民黨置於萬劫不復的死地,國民黨員為什麼還要推選一個民進黨喜歡的總統候選人?

就中華民國的立場而言:我們為什麼要選一個美國人喜歡的總統?一個日本人喜歡的總統?一個中國大陸喜歡的總統?從頭到尾,吳敦義就不是美國人、日本人與中國大陸屬意的總統人選,這就是他彌足珍貴的「經國政策─莊敬自強、處變不驚與處驚不變。」

台灣為什麼不能選一個因為他維持台灣主體性,而讓各方都討厭,但是,只有他能讓台灣更好的總統?尤其,中美升高對抗的大格局中,台灣一定要有一個跟各強權勢力保持等距又不沾鍋的領導人,才能在這場國際強權的衝突中謀得安身立命之道,而不致淪為強權的馬前卒,犧牲人民的福祉。

現在,大家要思考的,不單單只是勝選,而是勝選之後才開始的難題─治國能力,誰登上總統大位,能有效治理這個國家?把台灣從谷底往上拉抬的政治領袖?從這個角度思考,誰能與吳敦義爭鋒?因為他才是經國先生的傳人。

朱立倫的民調、吳敦義的統治能力,又能讓韓國瑜顧好剛剛到口的高雄市,是為「吳朱配」的三贏。再說,如果民進黨最後打的牌是「蔡賴配」,國民黨也只剩「吳朱配」這手王牌了。【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