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昏簡揭秘西漢流行的“六博”棋怎麼下?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新華社南昌3月5日電(記者袁慧晶)
  海昏侯劉賀墓主槨室文書檔案庫曾出土5200余枚簡牘,這批簡牘的初步釋讀成果近期陸續公佈。北京大學出土文獻研究所所長朱鳳瀚說,目前已辨識出千餘枚記載“六博”棋譜的簡牘,其中記載的行棋口訣屬首次發現,為研究當時的社會風尚乃至兵制提供了很好的史料。
  “六博”是春秋戰國十分流行的一種棋類遊戲,是象棋等兵種棋盤類遊戲的鼻祖。西漢的皇帝都十分喜歡“六博”遊戲,朝廷還設有專門的官職管理博戲。而且“六博”棋的行棋之道與當時的兵制十分相似,是象徵當時戰鬥形式的一種遊戲。
  朱鳳瀚介紹說,《漢書•藝文志》中並未收錄“棋譜口訣”一類文獻。南朝齊、梁間,阮孝緒《七錄》將《大小博法》《投壺經》《擊壤經》等列入《術伎錄•雜藝部》。《隋書•經籍志》子部“兵家”類著錄有《雜博戲》《太一博法》《雙博法》《皇博法》《博塞經》《二儀十博經》等博戲類文獻6種10卷。
  此次發現的“六博”簡文有篇題,篇題之下記述形式以“青”“白”指代雙方棋子,依序落在相應行棋位置(棋道)之上,根據不同棋局走勢,後均有“青不勝”或“白不勝”的判定。簡文所記棋道名稱,可與《西京雜記》所記許博昌所傳“行棋口訣”、尹灣漢簡《博局占》、北大漢簡《六博》等以往所見“六博”類文獻基本對應。
  據《西京雜記》記載,“六博”的“行棋口訣”在當時“三輔兒童皆誦之”,可見“六博”在漢代盛行的情況,但其規則約在唐代以後失傳。漢晉墓葬中常見“六博”棋具,漢以後的墓葬則經常出土博局紋鏡、博戲俑,畫像石上也時有表現博戲的畫面。過去發現的簡牘文獻,多用“六博”占卜。
  海昏侯墓考古隊領隊楊軍在已發表的論文中寫道,現已知最早棋類專著為考古發現的敦煌寫本《碁經》。《碁經》中有“烏子征白子”等語句,其中將圍棋的“黑子”寫作“烏子”,是為避諱而改稱的。
  楊軍認為,海昏簡中的棋譜有“白詘內道青高下専白食青白”等文字,而“白食青(黑)”與敦煌寫本《碁經》中的“烏(黑)子征白子”類似,據此,簡文斷句應為“白詘內道,青高下専,白食青,白……”。前半部分“白詘內道,青高下専”不見於任何棋譜資料,但“詘”“道”“高”三字見於另一種棋類遊戲“六博”之中,據此推測其為“六博”棋譜。
  南昌漢代海昏侯墓自2011年發掘以來,已出土1萬餘件(套)珍貴文物,對研究中國漢代政治、經濟、文化具有重要意義。

新華社照片,這是國家一級文物、東漢時期的彩繪六博木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