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非常成功 我們還是反對燒錢式的燈會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今年的屏東燈會在各界一致好評聲中圓滿落幕,儘管空前成功,我們還是反對這種「花大錢、一次性、拋棄型、展示後即銷毀、假藝術大拜拜」的燈會活動。

去年嘉義燈會結束時,主辦單位宣告當年首創的國際性十大創新,招來多達千萬人次的觀光客,為主辦縣市帶來食宿、餐飲觀光、旅遊的收益多達幾億,本刊在七十四期(一○七年三月十九日出刊)即刊載一篇「認真思考花大錢一次性展示即銷毀的燈會效益」。

我們的看法是,風光的燈會結束後,所有的花燈,不管它是花了多少錢的製作費用,連夜銷毀,一件不留,這種「一次性、拋棄型」的大拜拜,事後沒有為台灣的公共藝術與常民文化留下什麼可資紀念與懷念的藝術,反而憑添也是破紀錄的燈會垃圾!

今年號稱花了五億元的屏東燈會,與往年稍有不同,燈會結束後,主辦單位將「巨鮪來富」主燈、海之女神、豐豬爺、恆春城門及珊瑚之心、生態之書等六座主題燈,移交地主,將會保留在大鵬灣,成為新地標,這是一種進步。

然而,試問,這些主題燈座在製作之初如果不是永久性的耐久材質,它能支撐多久的日曬雨淋?保管單位願意支付啟燈的電費支出與維修費用?是不是等熱潮過後,就悄悄的又變成一堆垃圾?主辦單位「敢」把每座巨燈的總製作費用就揭示在作品名牌下方,讓民眾去瞭解藝術與金錢之間的對價關係?

台灣燈會在大張旗鼓、大舉浪費舉辦幾年後,要開始思考永續性的轉型:

一、非主燈型的一般花燈,採用不增加環境負荷的綠色材料與工法。

二、既然花大錢輪流各地舉辦,就以永久性建築的概念製作花燈,為當地留下可以永久保存的地標型燈會藝術作品。

三、燈會既然成為台灣民俗藝術與觀光活動的重頭戲,如果那些花大錢製作的花燈有恆久的藝術價值,就找塊夠大的地方成立「燈會博物館」,收納這些被文宣包裝得如同藝術極品的花燈,供後人欣賞。

總之,燈會與花燈敢面對永久保存的檢驗,才能消除目前以辦大活動洗大錢的質疑。

當「眾人皆醉於花燈」唯獨彰化縣長王惠美獨醒,主動放棄台灣燈會明年的主辦權,王縣長異於常人的決策思考,原因不一而足,值得深思。上次在彰化鹿港舉行台灣燈會,財政已經困窘的縣府自籌新台幣六億元,結果為彰化帶來什麼?攤販經濟與無法轉換為錢潮的淺碟式人潮。【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

東港小鎮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