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黨最討厭的 就是乙黨的候選人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吳敦義(取自中評社)
朱立倫(取自臉書)
王金平(取自中評社)

二○二○的總統大選在春節後鳴槍起跑,首先登場的是兩黨的黨內提名,國民黨正為全民調、全黨員投票以及折衷式的「X成民調X成黨員投票」的提名方式爭論不休。

黨內提名,不是法定的選舉方式,沒有硬性的強制規定,甚至可以視情況彈性調整,因此存在各種漏洞與機巧介入,以致於不是那麼科學與精準的產生出最適當的人選。這是相對於正式投票剛性民主的柔性民主制度,無法十全十美而漏洞百出。然而,不管採取哪種方式,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挑出最強棒,贏得選舉。

先說全民調,全民調最大的致命傷,就是公開「引狼入室」,讓對手可以公然介入進行「反民調」的作票,除非設計能有效過濾假票的「排敵」機制,例如「排綠」或「排藍」,但是,這種濾網也有爭議,因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如果沒有排敵機制,全民調就往往為敵方所操弄,最近一個活生生的例證就是台中市長國民黨的初選提名。以當時的氛圍與政治實力,國民黨內兩名選將,一般的研判,包括藍、綠的內部評估,江啟臣的支持度與勝選機率大於盧秀燕。但是,因為實施全民調,泛綠支持者為了不讓江啟臣出線,讓林佳龍好選,基於本能的政治敏感度,或透過組織運作,全部統一口徑「唯一支持盧秀燕」,大舉倒票,最後盧秀燕才以極微小的差距脫穎而出,這就是全民調無法防弊而為對手逆向操控的最佳例證。

國民黨一直以來都在犯一個錯,就是「挑一個對手最喜歡的人選出馬」,這又分兩方面來說,一方面是對手認為這是比較容易擊敗的人選;另一面就是,這是一個對綠營非常友善的人選,所以當「全民調」時,他可以囊括藍綠的民意支持,可是,一旦到了真正投票時,綠營選票歸隊,集體抽腿,摔得更重。

於是,全民調就成了「挑一個對手最喜歡的人選出馬」的最佳幫手,而某些游走藍綠兩邊,討好對手的政治人物就成了全民調的寵兒。

台灣的民主政治走到今天,有一個弔詭的提名方式,就是「逆向提名法」,你不必多費事去問自己的陣營希望誰出馬?而是去問對方最怕誰出線?那個人就是你的人選。國民黨應該擺脫「挑一個對手最喜歡的人選出馬」的窠臼,認真去挑一個「對手最懼怕、最不喜歡、最討厭、最恨的人選出來」。

回首過去,環顧四週,不論何時、何地,甚麼政治鬥爭、甚麼選舉、何種場合,吳敦義都是讓民進黨最頭痛、最討厭、最懼怕、最不喜歡的對手。

吳敦義在政壇打滾多年,歷經李登輝與宋楚瑜的分裂誘惑,以及新黨、親民黨的分裂重整,但是,吳敦義始終堅守正統國民黨的立場,尤其,長期以來就旗幟鮮明的站在民進黨的對立面,絲毫不假辭色,絕無妥協和稀泥,甚至,也沒有因為一些小惠小利而跟美國眉來眼去,跑腿打雜,與中國大陸也是堅守台灣的本位主義,不亢不卑互動,如果要挑一位政壇的「台灣先生」,非吳莫屬,但是,這樣一位顧人怨的政治領袖,在全民調就吃大虧。

正因為如此,藍軍才要更珍惜這種稀有品種,否則,以後的藍軍將領將以吳為殷鑑,對敵人好一點,全民調才會高,而喪失自己的黨格與黨魂。【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