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正當,時機不對的罷工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華航機師罷工的訴求,比照國內外其他航空公司的工時條件來看,目的正當,應有助於飛安的提升,我們應該予以支持。但是,過年期間華航機師未經向社會大眾預告的「突襲式罷工」,導致社會大眾極大的不便,民怨沖天,甚至有人以「擄機勒贖」來加以形容,其令人嫌惡程度也不容漠視。

罷工有罷工的法定程序性限制,應先經勞資雙的調解程序,一旦調解不成,之後經會員過半數同意才能罷工;所以,若需有罷工之預告,其目的當不在於讓雇主事先知悉,而在於讓勞資雙方以外的社會大眾(勞資以外之第三人)中可能因罷工遭遇損害者,得以事先研擬因應方案而避險。目前,有「禁止罷工」與罷工中的「必要服務條款」之相關限制規定,除了教師與國防部及其所屬機關(構)、學校之勞工不得罷工之外,基本上符合法定罷工程序者均有進行罷工的權利;但是,自來水事業、電力及燃氣供應業、醫院、經營銀行間資金移轉帳務清算之金融資訊服務業與證券期貨交易、結算、保管事業及其他辦理支付系統業務事業中的工會,勞資雙方應約定「必要服務條款(罷工時不停止提供服務的範圍)」才能進行罷工。

很明顯地,「交通運輸業」並未被列入﹁必要服務條款」行業,發動「未經預告」的罷工,的確很難說是違法,可是社會大眾難以吞忍這種過年期間的滯塞窘境,找誰脫困索償?立法要求「罷工預告」的呼聲強烈,事屬必然。

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欠缺廣大社會支持的罷工從來都很難成功。不明白工會為何會選在大年初四全面性向資方開戰?工會迄今沒有向社會大眾有平息眾怒之說明,遑論致歉;為何不先採取有限度的小規模罷工,也就是先行以限時間、限路線、限航班的「有限戰爭」,再視與資方互動的情況逐步調整或擴大罷工規模?一步到位的「全面開戰」,不僅使自己所屬的公司付出巨大的損失、開春開盤股價也難看、地勤工會齟齬抵制,蒙受損害的社會大眾對航空公司信用評價必定負面,一個社會信譽掃地的企業,結果只會是勞資雙輸。

華航機師罷工的訴求儘管目的正當,有助提升飛安,華航可能迫於壓縮經營成本的考量,迄今難以滿足工會要求。值得關注的是,交通部目前站上第一線密集協調介入,而致力化解的努力甚切,應該給予肯定。但又透露管不動華航,那試問誰管得動政府直接高比例持股的華航呢?中央與地方關於「勞動條件」的「勞資爭議調處」主管機關勞動部迄今神隱,事不干己?目前政府的「失能」傾向越趨嚴重,好官我自為之的同時,而蔡英文的跛腳現象卻是日甚一日,實非國家社會之福。【臺灣公論報】(蘇嘉宏博士/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