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中的私人違法取證

更多精彩內容請下載官方APP: 蘋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直接安裝(APK)
民事案件中的私人違法取證

民事程序中,當事人所提出的證據能否使法官對特定事實產生確信的心證,往往是勝敗的關鍵,至關重要,無庸置疑。而民事案件中的私人違法取證應如何評價?一直以來都爭議不斷,刑事程序有濃厚的公益性色彩,所以大多採原則上不排除證據能力的處理方法,而民事案件中的公益色彩通常要少得多,且上位法理也與刑事程序有相當的差異,顯然不適合完全比照刑事程序,但如果全面否定證據能力似乎又說不太過去,本回就針對此議題來和大家聊聊。

證據就是證據,為什麼不能用?

的確,民事訴訟的終極目的之一,就是探求事件的真實性,但依憲法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的意旨,法院應在公平且合乎法治原則下進行審判,所以在追求真實發現的同時,法院仍有就憲法規範保障權利、誠信原則、正當程序的價值等為綜合衡量的必要,否則可能有牴觸憲法23條比例原則之虞。簡言之,私人違法取證的承認與否,可說是「落實憲法價值」與「追求真實發現」的拉鋸戰。

實務見解怎麼說?

從近年來的相關判決,我們可以發現實務上傾向於一種處理方式,就是綜合比較衡量該證據的重要性、必要性、取證的樣態、侵害情節之輕重等因素來決定證據是否可以利用,也就是要視具體案例來權衡斟酌。以往法院對衡量的基準採較為嚴格的解釋,也就是於大部分的情況都否定私人違法取證的證據能力,但依近期的實務見解,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455號民事判決(節錄):「苟欲否定其證據能力,自須以該違法收集之證據,係以限制他人精神或身體自由等侵害人格權之方法、顯著違反社會道德之手段、嚴重侵害社會法益或所違背之法規旨在保護重大法益或該違背行為之態樣違反公序良俗者,始足當之。」可見實務上對於權衡基準似乎有漸漸放寬的趨勢。

實際模擬

最後我們就拿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455號民事判決所提供的基準,以幾個案例來嘗試做說明與操作:

1、竊聽竊錄而來的通訊內容:依大法官釋字604號,隱私權受到憲法保障,為了取證而進行違法竊聽,顯然是侵害了他人的隱私權,此時我們不妨將竊聽的情況再分為,將竊聽器裝在自宅或裝在別人家兩種。自宅畢竟屬於自己的活動領域,除了違法情節較低之外,對他人隱私的侵害情狀也較小,依實務見解的基準衡量下來,應該是可以認為該證據可以使用;而若是偷偷設裝置於別人家進行竊聽,此時對於隱私權侵害的嚴重程度,大家用感受的也可以知道要比前者高出許多,此時一經衡量,恐怕會得出證據不得使用的結論。

2、偷拍的照片:通姦罪常常會以配偶與他人親密的照片為證,而肖像權也是重大人格權的一種,受到憲法保障,隨意的偷拍當然很難認為是合法的,而偷拍的情況,我們也可以再分為,公共場所偷拍或於他人住宅偷拍二種。公共場所本身是人群來往之處,對於隱私的可期待度本身較低,故自公共場所偷拍而來的相片,應認為仍可作為證據使用;相反地,如果在別人家偷拍就不一樣了,侵害情節顯然較大,經衡量,該照片恐怕難逃被排除使用的命運。【臺灣公論報】(李淑欣律師事務所法務主任/連惟眾)